您所在的位置:小祥子 » 编程 » 程序猿 » 正文

双目失明的他,如何一步步成为谷歌资深工程师

时间:2015-05-06 编辑:佚名 来源:本站整理


问题:视障工程师如何编程?

看到这个问题,许多人可能会问,盲人看不到电脑屏幕,他们不可能编程,更不可能成为工程师。然而,在许多大型的互联网技术公司里,我们看到了不少盲人工程师的身影。前不久,有网友在国外社交问答平台 Quora 上提出了同样的问题,小编今天就带各位看一看这些牛人是如何成为工程师的。

Google 的盲人科学家、资深工程师 T.V.Raman 博士,在可访问性 (accessibility ) 问题上的造诣首屈一指,开发出了数款具有开创性的可访问技术,让视觉和听觉受损人士能够更方便地访问和浏览互联网。

Tony Li:

上世纪九十年代,我曾有幸与一位盲人程序设计师一同共事,他为思科的 IOS(思科公司为其网络设备开发的操作维护系统,不同于苹果的 ios)编写帧中继(Frame Relay)代码。他的盲文终端上连接有标准键盘,终端自带 RS-232 接口和 80×24 的缓冲区,这样他可以全屏滚动浏览文档。特有的垂直滚动技术,每行字符逐一对应一段盲文,使用起来非常方便快捷。

当有其他视障人士想了解他从事的工作时,他电脑上附带的视频监视器(大部分时间是关着的)能够记录下他的工作内容。

他是个非常棒的开发者,总能出色的完成工作。尽管事实上碍于老式行编辑器,他的效率被迫有点低。他的记忆力出奇地惊人,还能玩转 GUI 界面。可能唯一没有做太好的事情就是印刷了。很显然,把 whitespace 语言做的精准无误不是件易事。

Parham Doustdar:

我是一个盲人 PHP 开发工程师。我编程的方式,可以说,和你们在其他答案里看到不一样。在我继续回答之前,我想先和你们聊聊我自己。

我先天性失明。但在我看来,眼睛好坏并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我从未觉得自己有观察障碍。这样无意中让很多事情变得更容易。

我习惯用 IDE。大多数盲人朋友并不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 IDE 并不能完全适配我们常用的屏幕阅读器。有个关乎竞争的问题是,人们通常太注意多数而忽略少数。举例来说,全套 Jetbrains(捷克一家软件开发公司)IDE 就不太好弄到。

我个人用的是基于 Eclipse 平台的 Zend Studio,是你们大多数人知道并且使用过的 IDE 开发环境。

Eclipse 属于那种经常给你惊喜的程序之一。也许整体看来不是很完美,但我 80% 的情况下我都能淡然接受并且肯定。因为已经失去过一部分,所以学会了珍惜已经拥有的这样一来,我不需要记忆很多方法签名,绞尽脑汁考虑文案和其他事情,大脑得以解放去思考其他更重要的事情。

我不用盲文键盘。因为它只有 6 个键,你必须同时按下才能输入一个完整的字符,比普通键盘字字逐一输入实在慢太多了。我也不用盲文显示器;我只用一个屏幕阅读器,设置每分钟 420 个字,比盲文显示器的阅读速度快。

我认为最重要的事情是,你必须拥有自己的核心竞争力。当你失明了,相比这世上的大多数人你失去了一种重要的感官。但这也不是多大的事儿,就像我前面提到的「多数和少数」的问题一样;既然已经属于少数,很多事情你就必须找到不止一种解决方案来面对,虽然这些事情在大多数看来非常轻而易举。我相信,盲人一定具备其他正常人没有的能量:你慢慢学会即兴发挥,学着自我提高,把握能够把握的每一天,不让自己失业潦倒。


Siphiwe Gwebu:

2004 年左右,我与一位盲人程序员大卫一同工作,初相识便发现他卓尔不群,后来知道他是某个乐队的成员之一,会玩儿好几种乐器(包括钢琴和吉他),自己写歌自己唱,还兼任工作室的工程师。

除了连接在他电脑上的盲人打印机,文本读取软件,关于大卫能说的还有很多:

惊人的记忆力。在我认识他后不久,有一次我俩要去参加一个在约翰内斯堡市中心举办的会议(距离我们在兰德堡的办公地有 17 公里)。约翰内斯堡是个非常繁忙的城市,并且单行道特别多。我开车,他坐副驾驶为我指路,我们想走一条最快的路。大卫对约翰内斯堡很熟悉,所以从离开兰德堡起,他就给我指路,一直到会议中心地下停车场的入口。也许这不是什么超级了不起的事儿,但我对他佩服的五体投地。

明确的自我认知:我们快迟到了,所以得抓紧时间赶到会议现场。下车后,我下意识地抓住他的手想要带着他走。他礼貌地示意我不需要并且让我像平常那样自己一个人走。到接待处(每人都要在这里签到)后,我想我接下来应该塞一只笔到大卫的右手,引导他在签名处的虚线上签字。但大卫又是很有礼貌的让我帮他把左手放在虚线旁边,自己完成剩下的工作。

我明白我的回答或许有点跑题,并不是你们想找的像托尼描述的那种回答,大卫是一个高级程序员,他不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残障者。我们一同在银行工作,他作为高级开发员之一被分配参与到各种项目中。跟他在一起,你从来不会觉得要像给小孩戴手套似的处处呵护他——他是个坚强的男人。他充分了解自己,更重要的是(对我而言),他真的是个特好的人,尤其对晚辈很有耐心,他富有幽默感,独立而自强。

他留给我的印象是:比大多数看得见的人更健全。一个在短时间内教会我很多的人。

文章来源:Quora

关键词:
本类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