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小祥子 » 编程 » 程序猿 » 正文

科技界“程序媛”的尴尬

时间:2015-04-22 编辑:佚名 来源:本站整理

(这本是Oakland举行的AlterConf上的一段演讲。本演讲只谈及了性别多样性,而且是在一系列关于种族主义、残疾、古典主义和其他主题的演讲中间进行的。)

在Always发起的广告中,当成年男性和女性被要求跑步、击打和扔东西要更“女人”一点时,他们都感到非常别扭和难受。另一方面,当年轻的女孩子们被要求“更女人一点”做这些动作时,她们看上去额外热情和活泼。当被问及“做事情的方式更女人,这对你意味着什么?”的时候,一个年轻女孩回答,“意味着做最好的自己。”

可悲的是,某些年龄段的我们会相信,如果我们的行为太女性化,那说明我们缺乏效率、别扭和不认真。那么,对于在科技行业工作的女性和非二元性别人群而言,是否也是这样呢?对于我们之中的那些软妹子程序员来说,这又意味着什么呢?

在这里,我想和大家分享我的一些经验。这些经验来源于我自己20多年作为女性程序员的生涯,也来源于我所接触到的具有相同经历的人们。我还会谈及一些可用的方法,这些方法可以帮助我们把科技行业和游戏行业变成一个不论什么样的性别特征的人都会感到舒适的地方。

“但你都不像个程序员啊”

这些年来,我所见到的对于女性化的程序员的反应包括:没有人认为我是一个程序员。

在与别人会面并谈及职业的时候,我简直数不清有多少人说我更像一个设计师、会计、市场营销人员……但就是不像一个程序员。

我曾参加了一个教学辅导的周末班,教女性们编程。我的男性助教不断地问我怎么会喜欢学编程。

显然,女性特质让你看起来像初学者。这让我很失望,因为我自8岁起就开始编程了,所以我要么就得看起来不像程序员,要么就得永远看起来像初学者。可我一直都想要成为

一名程序员。我在麻省理工学院拿到了我的本科和硕士学位。我曾在在本田的人形机器人技术司担任客座研究员,这个机构负责研究人形机器人的机器学习算法。

我并不是说这些事把我变成了一个更好的程序员,我把它们列出来是因为我敢肯定,如果我是一个白人男子,凭着我这些经历,甚至就算没这么多经历,都没有人会怀疑我的编程水平。

“这东西你可搞不懂。”

Tracy Chou是一位在Pinterest工作的工程师,她给我讲了这么个故事:几年前,她参加了一个技术会议,第一天的时候,她穿了一件漂亮的连衣裙。走了一圈,根本没有人过来跟她说话。她去找别人问关于堆栈的非常专业的问题,她原以为这些问题会表明她程序员的身份,可是她还是被晾在一边,被告知“这种复杂的东西你可搞不懂。”那天晚上回家之后,她真的很沮丧、很不安。第二天,她几乎不想去会场了。但是她还是坚持着去了,而这一天,她穿上了看起来很极客的T恤和牛仔裤,于是,她立刻获得了完全不同的待遇。人们认为她很专业,并且对于她的问题也开始不吝回答。

女性化的人,在这种情况下应该怎么做才更好呢?

假设别人和你一样专业或者比你更加专业。

如果你在会议上跟一个看起来很女性化的人交谈,你应该假定他们是这个会议所涉及领域的专家。

在你准备傲慢地向人解释一篇论文之前,请先假定这篇论文其实就是他写的。

“是我写的。”

千万别问“你跟谁一起来的?”这种问题,而是要假定他们来此完全是是出于自己的兴趣。

不要对一个人的职位和职业妄加揣测,而是应该礼貌地去问,而且得知答案后不要感到惊讶。

“拜托你别玩自己的头发了!”

我一直经历的另一种事情是:我所获得的评价都与我的性别有关。

我还记得,我曾在大学期间做项目展示。做展示的人会得到同学们的评价,同时,教授也会评出心目中的最佳项目和展示并颁奖。我展示了用于备份存储的重复数据删除算法

以及映像处理的面部识别算法,并获得了教授的嘉奖,但是我从同学们那儿获得的评价却都是这种的:

“为什么你的幻灯片是粉色的呢?可真让人分心。”

“拜托你展示的时候不要再把头发往耳后拢了。可真让人分心。”

“你读每个句子的时候末尾都会升调诶。”

以及其他的关于我外形和外表的评价。

我去年的时候曾在Rubyconf大会上遇到了Liz Rush,她是一个刚从Ada Developers Academy毕业的程序员。在过去的一年中,当她与另外一个Ada Academy的毕业生一起做关于公民数据标记的演讲时,她谈到,她最常得到的评论是类似于“衣服很漂亮”和“打扮得很美”这样的,而不是关于她演讲实际内容的。有个人在她演讲之后打算问她一个技术问题,可是随即就改变了主意,他说:“还是让您的项目伙伴帮我解答吧,我觉得她应该能回答的更好些。”Liz的项目伙伴虽然是女性,但看起来却很汉子,而Liz却是个不折不扣的软妹子。这些经历让Liz做出了一年内都不再任何会议上演讲的决定,她只愿意以女性为中心的会议和性别多样化的会议上发言。

我们可以做得更好。

要想使科技行业中的女性和非二元性别人们感到自己受尊重,我们可以做到这些:

以理取人,而不是以貌取人

在听讲座的时候,如果你觉得自己分心了,请先问一下自己,你真的是因为演讲者女性化的表现而分心的吗?

问一下自己:“如果上面是一个白人男性,我也会给出跟现在一样的评价吗?”

“这样做够职业吗?”

在科技行业,女性和非二元性别人群还存在一个科技行业中其他人所没有的纠结:去参加面试或者讲座,决定穿什么的时候,她们心中都会有一个代表“时尚”的小人和一个代表“职业”的小人在打架,这简直像走钢丝一样纠结。

我曾见过一些女性在做人生第一次技术方面的演讲之前发推特问:“在这种场合穿连衣裙会有问题吗?”这些女性担心,如果她们穿连衣裙去参加,她们会被轻视或得到不公

正的评价。好多互联网咨询专栏都说过:“女人啊,专心做你的演讲吧,别搞别的花样了!穿的整洁就好,别太花哨。”

我曾见过一些女性担心,如果她们梳妆打扮,那就违背了女权主义的原则,我甚至见过一些女权主义者辱骂那些她们认为太女性化的女人。

如果人们能够认同“只要是自己决定的,女人可以是任何样子”,那绝对是一种进步。这种思想打击了性别歧视,而这种性别歧视恰恰号称自己是反性别歧视的。不过,在反

对传统性别歧视方面,我们倒是进展不多。“女性特质跟男子气概一样有价值”这种观点比“只要是自己决定的,女人可以是任何样子”的观点更难被人们理解。

让我们以“强势女性人格”为例。在电影中,这样的人比比皆是。但是,提及这些人你会想到她们的什么特点呢?无非是:大喊大叫,过分自信,飙摩托车,也许还擅长武术

。没错,这样的女人听起来不是什么好人。但我们从来没有想过,有可能正是女性化、善解人意和关心他人这些“强势女性人格”的人也具有的特质拯救了世界。

我们也应在这个问题上更进一步:如果某个女人生来就具有果敢的个性,那没问题,她尽可以表现自己,我们也应该为此高兴而不是苛责,但同样,如果某个女人更多地通过

爱心和鼓励来领导别人,我们也应该认同她们。

我们应当充分尊重个性,让每个人都有按不同方式表达自己的自由。我们应当认识到女性特质的价值,并且认同每一个拥有这种特质的人。

这才是程序该有的样子

有一次,一个曾经的工作伙伴告诉我说:“你穿牛仔裤和T恤会更好看些。为什么要穿连衣裙呢?为什么要化妆呢?你根本不需要用化妆来给我留下好印象啊。”那一刻,我领悟了很多东西。我这才明白,很多人以为我们这样的人表现得有女人味只是为了给男人留下好印象。但我百分之百地确定,我当时一点都不是为了他才打扮的,我根本不在乎我的工作伙伴是否喜欢我的衣服和妆容。我是为自己而活。我直到那时才明白,我要对男性统治地位说不,我要为自己而穿好看的衣服。

所以我才说:如果你觉得自己虽然能做到这些,但并不是完全想去做出改变,那完全没有问题,因为自我关怀是一切行动的基础。但是,如果你打算做出什么改变的话,我鼓励你去穿自己想穿的衣服。把自己打扮得华丽而有女人味吧!不管你是游戏玩家、程序员,还是游戏设计,都不用顾忌。因为,你所做的这些恰恰能帮助人们改变对于程序员、玩家和游戏开发者的刻板印象。做最真实的自己,世界会因我们而更精彩。

感谢AlterConf,是它给了我一个安全的地方来谈论这些问题,同时感谢Tracy Chou和Liz Rush允许我分享他们的故事。
原文:https://medium.com/@sailorhg/coding-like-a-girl-595b90791cce

关键词:
本类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