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  类型  漂亮  注资  CN  提交  属性  订单

您所在的位置:小祥子 » 资讯 » 互联网 » 正文

专车新规或将落地:Uber迎来政策危机

时间:2015-07-19 编辑:佚名 来源:DoNews

近期,被称为专车新规的《网络预约出租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以下简称《办法》)在网上流传。据媒体报道,《办法》公布时间在即,而《办法》中,国家将对各种专车平台的资质、服务器、支付协议等做出详细规定。

虽然监管部门旋即辟谣“网上披露内容并不准确”,但在业内人士看来,这都只是细节和时间问题,专车新规这把大闸即将落下。也有消息人士透露,相关规定可能会于近几个月内下发,对ICP和外资身份限制会有明确的规定。

而纵观《办法》内容,专车新规似乎更是用来拷打专车行业,而整个行业的未来也因为此《办法》的内容,变得更加坎坷。

专车列入出租汽车管理体系

据了解,《办法》中,“专车”被定义为网络预约出租汽车,并列入了出租汽车管理法规框架体系内。其要求,现有以及未来的“专车”经营者,要“根据经营区域向相应的设区的市级或者县级道路运输管理机构提出申请”。

申请条件有5条,分别是:具备企业法人资格;在服务所在地具有固定的营业场所和相应服务机构及服务能力;具备开展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的互联网平台和与拟开展业务相适应的信息数据交互及处理能力,并尤其指出,服务器需要设置在中国大陆境内;平台数据库应当接入服务所在地道路运输管理机构出租企业监管平台;以及应与银行、非银行支付机构签订提供支付结算服务的协议来使用电子支付。

除此以外,除了出租车管理与相关规定以外,《办法》还对在预约租车过程中还会产生网上支付、电话通信、个人信息录入等多方面行为做了一系列规定。

除了需要提供电子支付使用的支付结算协议以外,涉及电信业务的还要通过通信主管部门的有关规定。其中也特别指出,“外商投资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涉及经营增值电信业务的,应当符合《外商投资电信企业管理规定》,取得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在个人信息录入方面,《办法》要求任何业务相关的数据和信息必须在中国大陆境内存储、传输和管理,尤其不能跨境传输和使用,也不得违规采集、利用和泄露乘客个人敏感信息。

补贴遭监管

“补贴”一直是各大专车公司市场扩张的手段,不过这个手段也将在政府的监管之下。

《办法》中要求出租汽车经营者不得有为了排挤竞争对手或者独占市场,以低于成本的价格倾销,扰乱正常市场秩序。此外还要求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者在实行市场推广和促销奖励时,必须提前10日将奖励和促销方案向社会公告,否则最严重将停业整顿或吊销营业执照。

从打车软件、专车软件,再到拼车软件,方便出行的各家软件公司正渐渐成为人们生活的一部分。而为了争夺市场份额,各大公司也是铆足了劲儿,纷纷推出“补贴”进入烧钱大战。不过,高额补贴也逐渐催生出了灰色职业:刷单。

而与当年打车软件渐入江湖时期不同,经过一年多的发展,刷单已经逐渐成为各家出行软件无法摆脱的“慢性病”。

据《中国经营报》记者调查发现,为了方便刷单,刷单者与司机组建了无数微信群和QQ群方便交易。随着双方需求的扩大,刷单软件、刷单手机甚至刷单账号都在网上大肆叫卖,从软件、硬件,再到平台和人员,刷单显然已经成为一个产业链条,来服务想偷懒的司机,从中获利。受到滴快推出快车、顺风车等业务的影响,为了扩张市场,滴快曾下十亿重金补贴市场。而补贴力度的提高,也催生了刷单产业链,不少司机甚至单靠通过职业刷单人赚钱。而刷单在Uber平台上尤其猖獗。

易观国际分析师张旭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实际上不低于成本价格倾销以及提前公布促销奖励等对于专车服务提供商来说都不是太大的问题。其认为,虽然滴快经常有免费坐车的机会,但滴快也仅是周末的一个免起步价10元的活动,平均一人实际上每日只可以享受一到两次而已,从程度来说并不算是倾销。因此,补贴还能持续下去。

不过,一位不愿具名的专车企业人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如果此《办法》为最终办法的话,会对专车行业造成一定的影响,“不少消费者是因为有补贴才会做专车和快车,补贴的多寡关系到消费者的积极性”。

倒逼专车合法化

《办法》的出台,似乎让如今的专车行业的未来更加灰暗。有业内人士指出,将专车、快车列入出租汽车管理法规框架体系内,会使得提供“专车”的平台企业、车辆和驾驶员都需要申请准入许可。

据一位不愿具名的企业人士透露,暂行办法目前的确有,但是还没有定下来,现在还在做内部研讨,不过已经基本成型了。不过,几个行业内比较关心的点,比如资质审核问题,以及专车的定义,是否应该将专车纳入出租车行列,还是单列出来,目前还在讨论之中。交通部的讨论基本上是内部的,会邀请出租车公司、出租车司机和专家。

互联网律师赵占领表示,按照《办法》来看,将网络约租车纳入出租车管理范围内,需要企业申请资质,而车辆来源的资质申请依旧是难题。

赵占领分析,专车平台除了用私家车做车辆来源以外,还可以通过两种方式:一种是通过租赁公司车辆运营,一种是自己买车。但租赁公司也不愿放过专车行业这个肥肉,神州租车、一嗨租车纷纷跳入专车这个“浑水”之中,希望能分一杯羹,而另一种模式,即买车。但是买车资产模式太重,而且受到租赁牌照的限制,并不现实。“相当于两条路都行不通,只有走私家车的方式了”。

而私家车“租赁化”操作,即将私家车并入租赁公司名下,车主以劳务派遣的名义被分到自己的车,是目前各大专车平台为了躲避“严禁私家车进入汽车运营行业”的办法,事实上,大部分用户已经享受到共享经济的果实,出行打专车已经逐步成为用户的习惯。

Uber的政策危机

在专车行业迎来政策危机的同时,其中危机最大的当属Uber。

不难看出,《办法》对网络租车平台的服务器有强制要求,必须设置在中国大陆境内,而且也特别指出,外商投资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涉及经营增值电信业务的,应当符合《外商投资电信企业管理规定》,取得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而Uber似乎都不具备上述条件。

根据记者在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网站上查询得知,Uber在国内的运营公司为御驾(上海)网络技术服务有限公司,属于外国法人独资。法定代表人为Uber的全球运营总监Ryan Allan Graves,股东方为Uber International Holding B.V.。上述企业人士表示,Uber的服务器均设置在美国。

“服务器必须在国内的话,Uber的业务调整会比较大。”上述企业人士表示,Uber在中国的订单量已经占到了其全球市场的近五成,调整服务器势必会影响业务。

即便不谈专车新规,在华经营的外国互联网公司也逃不开ICP许可证(中国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这一基本底线。根据相关规定,ICP牌照只能由中资公司持有,外资在没有得到许可的前提下,不允许经营包括ICP在内的电信业务。如果是合资公司申请ICP牌照,外资必须也是从事相关互联网业务的公司。

而虽然Uber已在国内成立实体御驾(上海)网络技术服务有限公司,但Uber中国实际控制人仍旧是Uber美国,只要Uber的美国总部还是Uber中国的单一第一大股东,无疑进一步加大了Uber在华开展业务的难度。

此外,服务器和数据的要求也极为严格,目前国内法律规定,境外互联网公司不能获取境内的数据,但因为服务器不允许向境外传输,这就意味着Uber美国无法实时介入“御驾”的实际运营当中,也就无法参与到Uber中国运营方面的任何决策。

消息称,Uber在中国的实体公司“御驾”至今仍未在国内取得ICP牌照,也并未进行备案。ICP牌照办理至少需要半年甚至更长时间,在专车市场竞争异常激烈的环境下,留给Uber的时间并不是很多。

对于解决方式,记者致电Uber的相关负责人。而截至截稿时间,上述负责人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关键词:危机
本类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