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JBlog  reg  字体  正则  运行  aspcms  空白  下载

您所在的位置:小祥子 » 资讯 » 互联网 » 正文

含着“金汤匙”出生的作业盒子,怎么淌过公立校

时间:2015-07-17 编辑:佚名 来源:DoNews

多知网7月17日消息,上周,作业盒子宣布获得好未来领投的1000万美元投资,除了被投资策略逐渐明朗的好未来看中以外,成为奶茶妹妹的“处女投”项目也吸引了不少眼球。

其实,相比多数出师未捷身先死的K12领域项目,作业盒子可谓是“含着金汤匙出生”,公司尚未成立就拿到联想之星天使轮融资,而后又被好未来“相中”,连在话题风暴中心的刘强东与奶茶妹妹,也在此次的投资中插了一脚。那么,作业盒子究竟因何屡屡被看中?多知网采访了作业盒子的创始团队,从他们的陈述中,似乎找到了一些答案。

作业大数据=平台,作业盒子的发展思路

作业盒子为老师提供智能出题、批改、数据回收、分析的服务,学生使用作业盒子做作业和提交作业以收集学生的学习行为数据,并根据学习行为数据、利用机器学习技术为学生提供个性化学习方案。最终,作业盒子想做的是完全接管作业场景。

对于再次创业为何选择K12领域,以作业为切入点,作业盒子创始人、CEO刘夜表示,创业之初,曾经考虑过在互联网医疗、金融和教育这三个方向。不久,在教育信息化领域有20年经验的贾晓明加入团队,才让整个团队最终定下了方向。在去年4月份初步确定想法到7月拿到天使投资的那段时间里,三位创始人与一百多位老师做了访谈以及调研。

图中从左至右分别为:作业盒子COO王克、CEO刘夜、CMO贾晓明

刘夜认为,学生90%时间都用在听课和作业这两个场景中,当时市面上的APP都是在课外完成,但是真正支配学生学习时间和内容的还是老师。因此,只有解决了老师的痛点,才能从上游改变老师对学生时间和场景的支配,在听课和作业这两个场景中,作业是比较容易接管的,另外,作业也有天然的大数据的特性。

作业数据是K12阶段中能够采集到的最为连续、而且密度最高的数据,基于大数据,不仅能够对学生做作业的学习行为数据进行采集和整理,还能对老师出题的行为进行监测,老师出题的这部分数据反向作用于题库,最终系统可以分辨出哪些是高频题,哪些是低频题。

另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移动终端的普及,经过调研,他们发现,移动终端在K12学生中的的普及率已经比较高,一线城市100%,二三线城市也能达到80%到90%。

最初,团队先做好了作业盒子的产品,在产品形态层面,作业盒子已经支持绝大部分题型,只有语文等科目的复杂主观题等部分题型需要通过拍照的形式来完成。之后,作业盒子又花了半年时间、以理科科目为切入点来做题库建设。现在,作业盒子可以支持中学全科。

刘夜表示,拿到投资后,作业盒子将在首先在数学单科上做重点突破,在现有的章节概念往下细分知识点、考点,并进一步完善数学题库建设,最后做到在每个细分知识点下有几十到上百道题目供老师使用。

目前,老师通过作业盒子的PC或移动端对需要出的题目进行点选或拍照,并设置交作业时间发布后,加入同一个虚拟班级的同学就能够收到作业。学生提交作业后,客观题由系统直接判分,主观题目则由老师批改并为学生提交分数等信息,老师通过点选的方式,可以对每道题进行点评,老师在批改的过程中还可以加入语音气泡的评语或指导。

刘夜说,下一步,还可能加入录屏功能,老师对学生的错题进行讲解后,系统自动记录解题过程和笔迹以及录音。这些UGC内容还将被保存在平台上,供学生们反复使用。

老师完成对作业的批改后,即可以得到学生在知识点的分组、分类下的学情分析并进行及时干预,学生自己也能通过APP上的分析数据及时掌握自己对于知识点的掌握情况。

作业盒子希望以这样的方式对学习的效率进行提升,让学生做较少的题目能够取得更高的分数。

现在,作业盒子的知识点是分到章节和小节,接下来,作业盒子还会将每道题根据能力属性、考察知识点等打上标签。下一步,作业盒子打算运用机器学习的技术,为学生推送个性化的题目。

最终,作业盒子在获得了大量学生学习行为数据后,将尝试连接各种教育资源,走向平台化。

打破公立校魔咒,团队是重要的一环

当然,要想接管作业场景,公立校的门槛是必须要跨越的。对此,作业盒子似乎已经有了思路,创始人兼CEO刘夜有多年互联网技术和产品经验,此前曾创立规模过千万的因脉科技;CMO贾晓明20年教育领域市场经验,此前11年在英特尔任中国大区教育行业负责人,主要负责市场推广;而负责运营的COO王克在十几年中教育领域和互联网领域的跨界经历则成为团队进一步融合的桥梁。

贾晓明对于学校推广深谙其道,他坦言,自上而下的推广在实际的操作中很困难。从2000年开始,国家开始推进教育信息化,但是,这些项目通常是政府主导的、以自上而下的方式来推动,这样做的优点是力度大,但是缺点也很明显,产品不好用通常得不到老师的认同和使用。”政府一推就推得很大系统、大平台,越大越重,“大”的问题就是很难推。

根据以往经验,作业盒子则避开了这些问题,而是采取主推老师渠道的方式。“只有产品解决了老师的痛点,才能在老师中间产生口碑传播,从而达到以点带面的传播效果。”

王克把他们的业务比作正餐,“只有正餐吃好了,下一步才是是否加餐的问题,现在很多学生的问题就在于,加餐和零食吃得太多,耽误了正餐。”作业盒子正是希望用技术的手段,来做好“正餐”。

作业盒子的“配餐”业务,也在按部就班的开展中。从最开始的两个学校试点开始,逐渐扩展到北京东城,哈尔滨南岗,沈阳和平区,山西太原,石家庄,上海,天津等地的上千所学校。在过去的30天内,作业盒子的用户增速在50%以上。贾晓明说,到今年秋季开学计划扩展到包括新疆建设兵团在内的32个省或自治区,用户数百万以上。

现在,作业盒子覆盖了8个教材版本,这八个版本基本构成了全国中学教材的主流版本,覆盖率在90%以上。

虽然K12领域已经逐渐有准寡头的出现,但是,有越来越多的公司都盯上了这块大蛋糕。虽然各大公司已经在寻求各种各样的方式进入公立校,但就实际情况而言,大多数公司尚在探索阶段,而且在K12的中学阶段,以学校和老师为主推对象的公司还寥寥无几。

相比以互联网的方式自然增长,推学校渠道的另一个好处是用户的活跃度有保证,这也可以为接下来学生流量变现提供可靠的来源。那么,看到公立校推广难点并调整战略,直击老师痛点的作业盒子,将如何淌过公立校这条大河?

关键词:

相关文章

本类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