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小祥子 » 资讯 » 互联网 » 正文

业内人说:凤姐当主笔,学不会与看不懂

时间:2015-07-17 编辑:佚名 来源:DoNews

本来媒体上多一个修脚出身的专栏作家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近几年随着市场对高品质原创内容的渴求愈发强烈,媒体界自2005年后又迎来了一次巨大的门槛模糊。当年娄底聊天室一哥唐岩可以一步步成长为门户网站总编,而唐岩当年的伯乐黄章晋如今却必须加倍努力地从程序员、老师、仁波切、金融贩子甚至部队干部中间挑出有潜质的特稿作者。所以码字界多一个纽约美甲妹,有什么奇怪的呢?

我相信每个有独特生活体验和成熟知识处理方案的人,都能够在这个时代写出一篇甚至数篇叫好又叫座的文章,所谓“专栏作家”或“主笔”的身份,将越来越下放。“把知识和观点免费扔在网上赢得名气再换取媒体职位”的固有通道,一定会被“优质内容提供者实时获取相应回报“的模式取代。

唯一的疑问是,罗女士,是一位值得欣赏的专栏作家吗?

我知道,自2010年罗女士远渡美国之后,几年来通过微博点评公众事件,许多人已经对她路转粉。我也知道,随着媒体采访和其自身发声,一个天资平平弱女子逆袭命运的人物形象已经十分丰满,人们对她的认识也早已超越“知音故事会”的阶段。

但,既然凤凰新闻客户端自诩“最受高端人群欢迎的……始终坚持提供真相和启迪思考”的移动媒体。而罗女士又早就成为公众人物,如今更有了自己的媒体阵地,人们对这个商业合作褒贬一二,也是情理之中。

评价一个人的文笔,是很难的。比如罗女士之前写过很多诗,这些作品曾在网上引来截然相反的两种评论,爱之者称“无法相信看着故事会打工的农村女人会在纸上写出那样让我无法忽视的句子……可能是顾城投胎,脸着地”,贬之者称“我们这个时代,敬佩已经来的如此廉价了吗?”这就像几天来社交媒体上热议的《大圣归来》,内容产品由于其特有的主观性和先入为主因素,很难有“理中客”的评价标准。

那么除去文笔外,我们如何更客观地衡量一位非虚构写作者的水准呢?

言行。

因为没有比言行更能反映某人“三观”——内心价值取向,以及“性格”——为人处事习惯的方式了。价值取向直接决定作者解读事件的立场,性格直接决定作者自身会吸引哪类读者群体,也就是“写什么”和“谁来看”的问题。

下面我们就来分析一下罗女士的言行,看看这位曾自称“我的成功没法复制”的女性,其三观及性格究竟如何。首先是言论部分——

“若民主即会有流血,罗玉凤愿做流血第一人。”

“因为自己爱狗,就不准他人吃狗肉,这是赤裸裸的精神侵略,暴权政治,是对他人人权的践踏。”

“说说对钓鱼岛事件的看法……我认为国家事件与平民百姓无关。我们不能攻击普通日本平民。”

一位“吐槽犀利三观正”的青年意见领袖形象是不是已经跃然纸面?请继续往下读——

“温州动车事故死了35人,他们为中国的人口优化作出了杰出的贡献。所以他们的死绝对是重于泰山的,是死得光荣的。本人对此表示强烈的感谢”

“计划生育刻不容缓。即使强行堕胎也没什么……因为我们要更多的人拥有人权,所以我们需要一部分人放弃人权。”

“给人打工就必然接受剥削……有些企业基层员工月入只有几百元,总裁一般几万,一个总裁付出的劳动强度和劳动价值真的就比基层员工多一万倍?”

不得不说,罗女士拥有一个认知极为混乱的头脑。在她眼中,“人权”是个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战斗武器,只负责用来反对不认可她价值观的人,却不能保护她所不认可的人;读完她有关狗肉节的讨论,看上去她似乎已经明白群己权界论的精髓,但一转眼,她却又支持公权力剥夺生命权和生育权这种最基本的私权;对于基础的经济运行规律,罗女士也是一塌糊涂,她一边唱衰“马列、毛概、全民所有制”,另一边却支持通过民主化运动结束“剥削”。

这种六脉神剑一样的价值体系,可能在某些话题上灵光一闪,却无法长期出产质量稳定观点明晰的内容。不知道,这位仇视市场经济、支持计划生育、通识教育缺乏的媒体主笔,能为当代读者带来怎样的“启迪思考”?

再来观其行。

如果说哪条价值观是罗女士一直以来坚守和秉持的,可能就是“穷下中农、忆苦思甜”。在网上热传的“凤姐励志微博系列”中,内容多为“没人会记得08年在上海街头无助哭泣的小女孩、我的父母在我七岁时离婚、我读师范时每月生活费150块、我常常活在被饿死的恐惧中……”

穷,成为了罗女士现实生活和网络言论的主旋律,也是罗女士过去几十年人生的缩影,可以毫不偏颇地认为,穷,已经融入了罗女士的性格。

美国哈佛大学终身教授穆来纳森主导了一项研究,研究目标为资源稀缺状况下人的思维方式。结论是:穷人有一个明显的思维特质,即注意力被稀缺资源过分占据,引起认知和判断力的全面下降。

事实上,贫穷的确在很大程度上限制了人的视野,长期处于这种状态的人,可能会变得过于崇尚实用主义。而罗女士便是不折不扣的实用主义者(或称机会主义者),无所不用其极。

罗女士成名,源于2010年2月初播放的江苏卫视情感访谈栏目《人间》。在这期名为《我要嫁白马王子》的节目中,罗玉凤的男友小吴向节目组求助,称女朋友嫌自己条件不好要分手,节目组还安排了“闺蜜”雪莲和“新男友”小志出场。就在这期节目中,罗玉凤依靠一些出格言论引发全国关注。

对于罗女士来说,这是她个人“中国梦”甚至未来“美国梦”的起点。然而这场节目,却是场彻头彻尾的骗局。因为所谓男友小吴、闺蜜雪莲和新男友小志,都是群众演员。现场所有令人瞠目的情感纠葛,都是照本宣科。罗女士本人在随后参加某视频网站采访时,承认了此事。

随后,国家广电总局下发通知要求对“相亲类节目泛滥、造假、低俗”等倾向着手整改,“凤姐”因此登上了焦点访谈,再一次成为社会热点。以上,是罗女士第一次成功“空手套白狼”。

在与商业公司继续合作策划了几个案子后,罗女士便迎来了人生中最大的转折点。

2010年11月,罗女士以旅游签证赴美,据说签证是通过香港一个艺术人才访美项目办理下来的。赴美理由是参加美国中文电视台的面试,应聘记者职位。然而,刚到美国,罗女士便发了一条微博称“我出国就没有打算回去”。

现在还可以在网上看到罗女士面试的视频——正在面试的罗玉凤向面试官自我介绍说是“现在中国目前最红的网络红人”,美国中文电视台新闻部主任张碔则评价她“思路特别清晰”,并形容她认真地一个音节一个音节地念着英文新闻稿的行为“胆子蛮大的”。

然而,在第一轮面试通过的情况下,罗女士突然连发微博痛斥电视台,表示自己找工作受骗,“如果钱花光工作找不到我就去美国中文电视台门口自杀”。对了,死,也是罗女士经常提及的一个关键词,从自己被饿死到被砍死,不一而足。

随后电视台方面于12月5日发表声明称,不再给予罗女士第二次面试机会,罗女士则称电视台利用自己炒作。

但这都是小小插曲,仅仅6天后,经“中国民主党”领导人社交媒体显示,罗女士已经火线加入了该政治团体的美东党部,并在纽约街头为国内某维权人士的遭遇拉横幅抗议。但在那之前和之后,罗女士却几乎没有表达过类似的言论,也没有表现出与该政治团体相符的政治诉求。

关键词:
本类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