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小祥子 » 资讯 » 互联网 » 正文

互联网不温和,中国电影怎么办?

时间:2015-07-14 编辑:佚名 来源:DoNews

相比于《小时代4》与《栀子花开》这两部拥有巨量粉丝拥趸并且做足宣传营销的青春片,完全没有明星也没有做什么地面宣传的《西游记之大圣归来》才是刚刚过去这个周末讨论热度非常高的一部片子。被挤压到只占10%左右排片的《大圣归来》,首映周末就斩获过亿票房,像台风“灿鸿”一般席卷而来,一扫国产动画口碑差票房低的阴霾。有业者惊呼:难道国产电影的复兴将从动画片开启?

中国还没有形成电影工业

事实上,围绕中国电影产业体系薄弱的探讨,正随着电影产业近10年来的“野蛮生长”势头而甚嚣尘上。“大家都觉得现在中国电影票房很高,大片很多,但中国电影实际上是没有电影工业的。”这是冯小刚最近参加一个选秀节目时发出的感慨。

中国电影产业增长

据统计,2014年全国电影总票房290亿,比上年增长33%,其中票房过亿的有66部,累计票房249亿。同时中国的银幕数仍然在以平均每天15块的速度增长,年底大约能达到24000块,整个中国电影市场可以说正处于爆发式增长期。但与此同时,中国电影产业的薄弱之处也暴露无遗:在总票房中,近一半的收入被国外大片卷走;与拥有40000块银幕但人口数量少得多的美国相比,中国银幕拥有量还处于较低水平。无怪乎冯小刚呼吁:“我希望国内电影工业能够迅速崛起,和现在电影票房的成长相匹配。”

前不久的上海电影节上,自称以“不温和”的姿态进入电影业的游族网络、族影业董事长林奇,就高举出“上海电影复兴”的大旗,认为互联网正将传统电影工业全面升级为现代化电影产业。其新聘任的首席产品官、著名导演高群书则放话:“今天讲上海电影复兴,是客气。上海电影复兴其实是拯救中国电影,主题就是拯救和建设!”

那么,林奇所指的现代化的电影产业应该是怎样的呢?目前业界普遍认为,电影产业是一个庞大的系统工程,从纵向来看,包含前期策划、拍摄到后期制作、发行、放映等诸多阶段,由很多分支创意部门,包括文学、美术、化妆、摄影等通力合作完成,需要应用大量的技术创新和创意设计。从横向来看,电影除了能在电影院、电视台、DVD和互联网等平台上放映外,还能被改编成电视剧、书籍、音乐原声带,电影中的人物形象或故事元素也能被用来生产玩具、游戏、主题公园等衍生品,从而实现更多的版权收益。

从这个角度看,中国电影跟电影工业的差距主要在人才培养、剧本产出、经纪体系和大数据挖掘四个方面。票房主要靠几位名导演和名演员支撑;几乎没有以此为生的专业的剧本撰写人,导致电影剧本粗糙、内容枯竭;缺少所谓的“攒局人”作为专业的创意管理者,同时又是人才的经纪人;与电影观众远离,缺少与粉丝的互动。中国电影业的薄弱之处不必一一枚举,仅仅凭借一条,就可以说中国电影还没有形成工业:到目前为止,中国还没有拍出过哪怕一部像样一点的科幻片。

正如林奇在上海电影节上表示的,我们对中国科幻片的印象,“还停留在《霹雳贝贝》的阶段”。从这个角度看,拿下中国有史以来最受期待的科幻大IP《三体》、立志拍出中国式科幻大片的游族,无疑将给中国电影产业带来一场“不温和”的革命。

互联网力量“不温和”的进入

几乎每一次重要的电影运动,都来自于技术革命:电影的诞生,无声到有声,黑白到彩色,35毫米到70毫米,普通银幕到宽银幕,单声道到立体声、环绕声,特技的电脑化、数字化以至近年来兴起的3D电影和IMAX电影。如今,这场技术革命源于互联网的力量。

回过头来再看《大圣归来》,这部动画电影固然质量堪称上乘,但是如果没有网上那么多“自来水”(意为粉丝自称为“自发组成的自费水军”)极力推荐的口碑传播,相信其票房也很难迅速达到破亿的量级。互联网+电影带来的如暴风骤雨般立竿见影的市场反响,从中可见一斑。

大圣归来

“不温和”的互联网力量正以风卷残云之势席卷整个影视行业,百度、阿里巴巴、腾讯3家国内互联网巨头通过一系列产业并购和投资进军影视产业,以BAT为代表的互联网企业已涉足网络文学、数字音乐、电影电视、手游、视频领域的方方面面,贯通资金、内容制作、演艺明星、宣传推广、发行销售、衍生产品等各个环节。据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统计,2014年拥有互联网背景影片的年度票房收入超过60亿元,占到中国内地总票房的五分之一。以快速迭代、极致、用户体验为核心要素的互联网的思维,正在从追求极致用户体验和大数据挖掘两个维度,毫不留情地颠覆传统电影产业。

业内人士指出,传统电影的商业模式已落后了,未来电影公司的机会是基于IP的用户运营模式。具体来说,电影公司的着眼点首先考虑的是用户,而不是以前的导演、艺术家。用户喜欢看什么,喜欢谁来导、谁来演,你就提供这样的需求。例如游族正在拍摄制作的《三体》电影,以IP为中心提升粉丝参与度,依托互联网与大量粉丝沟通、交互创作,共同参与生产、设计、制造的整个过程,影片的灵魂人物、女一号“叶文洁”,就是通过互联网大数据挖掘分析,在几经斟酌、接触过几乎所有国内一线女星之后,最终选择张静初出演,绝大多数的影迷对这一人物的选角给予了赞赏,调查显示满意率达到了78%。

阿里娱乐宝第一期在今年3月发行,总规模7200万元,有接近30万用户参与抢购,支持了4部电影的融资需求。而6月13日公布的娱乐宝二期,总规模9200万元,在14日凌晨2时就被抢购一空,接近16万人购买,共支持五部电影的融资需求。这是传统电影公司无法想象的。

行业龙头万达院线用了10年时间投入100亿元建影院,去年占到了全国电影票房收入的20%,达到31.6亿元。不过,其票房很快会被像格瓦拉这样的在线票务公司超越。成立不到5年的格瓦拉去年电影票销售额近10亿元,已经超过了绝大多数院线。

这些案例都有力地证明了互联网的“颠覆者”形象。

可以预见不久的将来,一部由互联网企业出品的文化产品或将这样产生:选择其旗下文学网站的优秀作品进行改编;通过其旗下众筹计划完成项目融资;利用其后台大数据进行剧本创作和主创人员选择;由其旗下影视公司完成拍摄制作;通过其旗下各平台和渠道进行宣发营销;电影上线,电视节目、电视剧登陆荧屏,电影票线上销售;影视剧网络上线;衍生品开发;通过其旗下音乐和手游平台发行原声音乐和主题游戏……

陈可辛曾经感叹“互联网是电影的未来”,“互联网进入到电影行业,已经不是简单的资本进入,而是将电影当做整个基于互联网的泛娱乐生态的一部分”。游族董事长林奇则表示,互联网的加入推动影视产业快速升级,从利润结构、人才结构到业务模式,都将发生巨变。未来六年影视行业有望如游戏一般,从300亿规模扩容至千亿规模。

传统影业是打工还是自我救赎?

“鸡蛋如果从外部被打破,就是别人的盘中餐;如果从内部被打破,就是孵化出来的新生命。”

面对互联网力量“不温和”的进入,传统电影公司怎么看?是像博纳影业董事长于冬说的那样,“未来,电影公司就是为BAT打工!”还是用更加积极的态度拥抱这样“不温和”的互联网,展开一场轰轰烈烈的自我变革呢?

互联网不温和进入电影行业

互联网评论员刘兴亮认为,这一轮变革并非一个阵营与另一个阵营的较量,而是不同领域进一步深度融合。“以前,小说是小说,影视是影视,游戏是游戏。但是现在越来越多的渗透融合,边界越来越模糊,正在形成围绕以IP(知识产权)为核心的品牌概念。”

这样一场革命已经初现端倪,中国电影产业的格局正在发生剧变。做电影的公司已经不只有中影、华谊、博纳、星美、光线、小马奔腾,后起的万达迅速跟上来,从互联网公司阿里巴巴、腾讯、百度、游族、乐视雄起,还有一些小公司因一两个项目大赚而冒头的,比如摩天轮、儒意欣欣。

早在2012年,华谊就开始试水电影衍生模式,并将其看作是有力的业绩增长点。随即,华谊兄弟通过“内容+渠道+衍生品”战略稳步推进产业布局,陆续介入电影院、音乐、游戏、主题公园、演艺活动等多个领域。在版权开发如网游、网络文学、动漫改编权等,以及签约艺人相关衍生品开发,则与腾讯达成合作,共同打造双方IP权限流转通道。博纳影业则以华尔街倡导的专业主义为准则,在牢牢巩固博纳在电影发行领域的地位,增加电影院线收入之后,才逐步发力影视衍生品领域。从去年6月份开始,光线传媒开始积极谋划衍生产业布局,打造“游戏+影视”的战略方向,并宣布启动“中国电影世界”项目,加入实景娱乐的市场竞争。2014年全年,万达院线一方面将旗下的影视内容制作业务与优势资源进行融合,同时与上游研发公司合作,包括梦工厂等,借助卖品、衍生品等挖掘会员经济,开展主题性的体验式消费。

把观众变成用户,是电影产业完成互联网改造的一个核心。和过去大批煤老板、房地产商投资影视产业不同,互联网将会是更深层次地介入、改变甚至颠覆行业模式和游戏规则。阿里巴巴、腾讯面对传统电影公司“为BAT打工”的说法如此回应:“我们不做内容,我们为电影嫁接互联网思维,创造新的商业模式。”在林奇看来,传统影视产业未能与其他领域展开有效融合,行业利润过度依赖票房收入,单一的商业模式极大限制了IP培养与品牌打造。而互联网的介入,从本质上打破了跨界联动的壁垒。面对互联网“不温和”的进入,其实于冬们不必高呼“狼来了”,更早些理解和接受互联网的冲击,早做布局的话,一样能在风口上飞起来。

关键词:互联网 中国 电影
本类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