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ta  奇酷  首页  换行  朝鲜  P2P  模糊  58

您所在的位置:小祥子 » 资讯 » 互联网 » 正文

华谊分拆新媒体和互联网娱乐 拟独立上市

时间:2015-07-06 编辑:佚名 来源:DoNews

腾讯科技讯(刘亚澜)日前,华谊兄弟董事、副总、华谊创新娱乐公司董事长CEO胡明在参加2015MIIC大会上首次透露,华谊将分拆新媒体和互联网娱乐业务,并成立独立的互联网娱乐公司,并且计划独立上市。

她在演讲中提到,华谊兄弟2009年第一批在创业板上市,上市之后,一直从两个思路来做运营和战略规划,一方面把专业内容做的更好,做的更极致,另外一方面,也在努力想怎么样应对或者怎么顺应现在互联网的潮流。

华谊兄弟宣布分拆自己的新媒体板块最核心的原因是组织和企业基因不同,“在互联网创新过程中最痛苦的是这个组织,我们把新媒体板块分拆出来,是希望能够打造基于互联网基因的娱乐公司。”胡明说。

她认为,互联网基因的娱乐公司就是粉丝经济,粉丝经济的核心逻辑不是如何培养一个超红的演员或者培养一个超大导演,而是如何让用户参与,怎么样让用户成为创作的一部分,粉丝经济的核心就是今天粉丝不是价值链上最后一环,不是消费环节或者观看环节。

以下为胡明演讲实录:

其实从今天的主题来看,大家可以看到现在真的是“互联网+”一统江湖的时代,十年以前我们就开始焦虑,比如互联网上用户创作的内容会不会代替专业导演、会不会代替专业的演员?我们带着这些焦虑、带着这些恐慌,华谊兄弟在2009年第一批在创业板上市,上市之后,我们一直从两个思路来做我们的运营和战略规划,一方面把专业内容做的更好,做的更极致,另外一方面,我们也在努力想怎么样应对或者怎么顺应现在互联网的潮流。

2011年,华谊兄弟引进腾讯做为股东,这个想法特别朴素。在电影行业,我们自己非常自信,那时候我们就想将来会颠覆娱乐行业、颠覆电影行业的一定是来自电影行业之外的,这时候我们想到了这些大的互联网公司,我们希望他们能够成为我们的股东,即便被互联网所颠覆,我们也希望颠覆者是我们的股东。我们能够时时刻刻看到颠覆者的举措,我们努力的顺应这个趋势,跟他们有更多的协同。

2012年、2013年,我们努力向互动娱乐形式转型,因为电影是一部影片,和观众之间发生了单向的情感交流,而互动娱乐跟用户有更多的交流,用户也有更多的参与。我们自己也觉得游戏公司的管理方式,跟电影公司非常像,都是有一个制作人、众多产品,我们感觉自己可以管理游戏公司。

2013年的时候,我们收购了广州银汉科技,包括2012年中国第一家上市的手机游戏公司也在这一年上市,华谊兄弟是他的第二大股东,我们一脚踏进了互联网娱乐行业,开始进行互动娱乐业务。2014年的时候,突然感觉光做游戏不够,2014年,我们合并了卖座网,是在线票务平台,我们同时投资了技术公司,为中国60%影院提供放映技术和放映系统公司,华谊兄弟把自己11个业务板块整合为3大业务板块,影视娱乐品牌授权、实景娱乐以及互联网娱乐。

过去十年也好,五年也好,我们一直都在努力的顺应互联网娱乐的趋势,我们一直在焦虑中度过,在焦虑当中,我们有很多收获,我们也在想娱乐公司的价值到底是什么?娱乐公司是不是只有成为“BAT”的附属产品或者成为互联网的附属?娱乐公司到底有没有自己独立存在的价值?这是一直困扰我们的问题。

正好在去年下半年的时候,我们内部在做很多娱乐公司独立存在价值思考的时候,我们得到了很多启发,其中一个启发再次从前副董事长马云老师那边来的,讨论定向增发的时候,马云老师讲的一句话特别启发我们,他说:“现在淘宝才是最大娱乐,每天晚上几百万人在网上购物,这就是最大的娱乐”。我刚开始觉得他这句话是给淘宝打广告,反过来想,可能娱乐公司的价值也在这里,因为娱乐是离快乐最近的,用户购物也好,用手机也好,开车也好,吃饭也好,除了满足基础性、功能性的需求之外,用户一定希望消费就是快乐,消费的目的是为了追究幸福,娱乐公司能不能在用户追求幸福的过程当中为他们提供更多的情感的东西、精神的东西,能够帮助他们找到更多的幸福的感觉,我觉得这才是娱乐公司真正的价值。

娱乐+异军突起

今天这个时代,作为一家娱乐公司,我们非常幸运,因为今天中国的经济体已经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我觉得中国的消费者不会仅仅满足于我们去买一些世界名牌的东西,或者是我们比日本、欧洲、美国的消费者更有钱、消费能力更强,我觉得今天的消费者一定不会满足于这样一个状态,今天中国的消费者一定希望他们的消费,是带着中国文化传承的,反应了我们的价值观和我们的情感,只有这样的服务和这样的消费方式才能打动新一代的消费者。在今天,其实娱乐不是任何人的附属品,今天这个时代,已经是一个“娱乐+”的时代。

找到这样一个方向,和这样一个逻辑之后,华谊自己会想我们怎么样顺应这样一个趋势。今年伦敦商学院,和加拿大一个商学院,联合把华谊兄弟案例写到他们商学院案例库,当时他们的院长做访谈的时候问我一个问题,他说,这个问题是最关键的,“你作为企业的管理者,到底什么事情会让你晚上睡不着觉?”

这个问题不光让我晚上睡不着觉,我白天也很纠结,也是我时时刻刻都在思考的问题,就是今天我们要不断思考用户未来的娱乐方式是什么?

有了手机时代,有了可穿戴时代,有了用户积极参与的时代,用户到底是要什么样的娱乐方式,到底什么样的产品,什么样的电影作品,或者什么样的创作人员,能够承载未来的娱乐方式?另外,怎么样能够打造出这样的人才,一定跟过去做大电影的方式非常不一样,解决这两个问题的过程中,我们逐渐找到了答案。

在这个时代,我们到底该怎么做呢?就是用“娱乐+传统产业”的方式。在6月份的时候,我们做了两件事:

第一件事情,我们成立了专门打造“娱乐+生态圈”产业投资基金,叫“孚惠资本”。

为什么要拆分新媒体板块?

我觉得“+”是一个特别神奇的符号,代表着跟其他产业的融合和跟其它产业的连接,我们会用资本方式家里“娱乐+”生态圈。另外一个方面,我认为也是更为重要的,华谊兄弟宣布分拆自己的新媒体板块,为什么要分拆呢?最核心的是组织和企业基因不同,在互联网创新过程中最痛苦的是这个组织,我们把新媒体板块分拆出来,是希望能够打造基于互联网基因的娱乐公司。

华谊兄弟1994年成立,20年来我们自己给自己的定位是一直致力于“制造触动人心的力量”,我们把它具体化、产品化,我们希望做最大的电影,能够做最红的明星,能够做最牛的导演,这是产品化的方式。20年来,我们也相信我们是一个给艺术家服务的服务型公司。为了培养一个大的导演,为了培养一个大的明星,我们会做五年甚至更长期的规划,正是由于这么多年以来,我们跟各个成功的艺术家长期的、稳定的合作关系,华谊兄弟才成为今天在整个电影和娱乐领域最有竞争力的领导者。

互联网基因的娱乐公司是什么?其实就是粉丝经济,粉丝经济的核心逻辑不是如何培养一个超红的演员或者培养一个超大导演,而是如何让用户参与,怎么样让用户成为创作的一部分,粉丝经济的核心就是今天粉丝不是价值链上最后一环,不是消费环节或者观看环节。我很赞同一个说法,他们是创造者,他们也是消费者,这是我们的核心理念和价值观,今天的用户和粉丝更多的希望他们是生产或者创作的一部分,他们也是明星成长经历的一部分。今天华谊兄弟作为非常有进取心的娱乐公司,我们做超大电影、超红明星原有业务的同时,我们会分拆出来一个基于互联网基因的娱乐公司,希望能够跟我们的粉丝一起成长,进入到下一个娱乐时代,我们相信这个时代是更加幸福的“娱乐+”时代。

关键词:互联网 独立 上市
本类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