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小祥子 » 资讯 » 互联网 » 正文

50家网站停售彩票 850亿元大蛋糕霉变

时间:2015-03-08 编辑:佚名 来源:互联网

3月1日,徐博最担心的事终于还是发生了。徐博是北京德赢创智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执行副总裁,也是该公司的股东之一。2014年起,他和合伙人将公司旗下的网站改组为彩票代售网站,而此前,该网站做的是体坛资讯。

“我感到很沮丧,也莫名其妙。网络彩票说停就这么停了,一切来得太突然。”在2015年前后,徐博曾打算大展宏图,针对网络彩票网站的一系列不足做出改进,但3月1日的变故让他措手不及。

“虽然我们的网站在网彩队伍中算是一名新兵,但平均一个月也能有五六百万的销售额,现在全停了。”徐博不知道网彩停售是暂时性的,还是永久性的,“消息很多,各种说法都有,不过始终没有一个官方说法。”

不仅仅是徐博的公司,淘宝、微信的彩票频道也停了,据不完全统计,3月1日后,有近50家网站停售彩票。2014年,互联网彩票的销售额达850亿元,彩票网站的总佣金或超90亿元。蛋糕在一夜之间发霉。  

叫停 

 点开手机上的支付宝APP,进入以前的彩票频道,所有售卖全部停了,支付宝官方在手机页面上留了一行小字:“因彩票合作商家暂停销售,钱包彩票服务同步暂停。”支付宝没有给出恢复的时间。

1月15日,财政部、民政部和国家体育总局联合下发《关于开展擅自利用互联网销售彩票行为自查自纠工作有关问题的通知》,部分省级彩票管理中心从2月25日起暂停接受互联网彩票销售订单。各省市相关部门还被进一步要求于3月1日前提交关于自查自纠工作的正式报告。从2月28日起,淘宝、微信彩票、爱彩网、中国足彩网等近50家停止了网络售彩。

经济观察报在采访中获悉,本次对互联网彩票动真格的整顿,缘于国家审计署在去年进行的一次彩票资金审计。2014年11月中旬,国家审计署18个特派办全体出动,分别对全国共计18个省份开展彩票资金审计工作,发现部分体彩销售中心“违规通过互联网销售体育彩票”。

在徐博看来,此次停售,是从省级彩票中心下手整顿,虽然国家并未宣布暂停销售网络彩票,但因为切断了彩票中心与网站的合作,使得停售成为可能。在谈到有无正式官方文件下达时,徐博说没有。

徐博网站的部分彩种是通过和山东烟台一家彩票出票点合作完成的,“他们山东的彩票销售,有一个微信群,山东省体彩中心的一个工作人员也在群里,就在群里说了一句话,说3月1日,网络彩票要停售了。所以,烟台方面就停掉了我们的代售权限。”徐博还表示,山东省体彩中心的文件并没有下达烟台市体彩中心。

至于国家为何要整顿网彩,河南财经学院彩票研究所的一次调查或许可以管窥端倪。研究所所长冯百鸣在2014年曾做过一次调查,调研了68家网彩网站,发现有很大比例的网站收到注册用户的买单后,并不出票,而是利用更专业的博彩知识,放弃“很大概率上中不了奖”的“无脑投注”,也就是说,部分网站在收到彩民的真金白银后,并没有去彩票中心的端口实际购买,如果彩票未中奖,这笔钱就直接落入了网站的账户。

比如说,在英超联赛中,有彩民用重金买了女王巡游者公园队3:0曼城队的比分,但囿于两队实力的悬殊,这样的下单中奖几率几乎等于不可能。部分网站就“赌”了一把,并不为彩民代购真正的彩票,而将这笔钱直接纳入囊中。当然,部分小网站还存在开私庄的情形。 

 另一方面,省级彩票中心和网站之间的利益也存在糊涂帐。一般而言,一个传统实体投注站只能拿到总销售额不超过8%的发行收益(这还不算人力成本、房租、水电费等开支),但一些网站和彩票中心谈判时,却能拿到12%的发行返点,一天卖出去2000万元,就近乎入账250万元左右。 

 有了网彩后,各地彩票销售业的平衡被彻底打破。“这是网彩的特殊性所决定的,”徐博也承认,以自己的合作方烟台市为例,“烟台市是山东的一个地级市,囿于人口数量、消费水平,一年的彩票销售就那么多,但和异地的网站合作后,销售额就能大幅增长。”公益资金的利益格局因网彩的出现,平衡被彻底打破。

黯淡 

 在网彩停售后,中金公司第一时间发布研究报告,基于政策的不确定性,建议投资者短期内回避互联网彩票概念股。

不仅仅是彩票销售大幅下挫,相关的上市公司的股价也应声下跌。 

 此次整顿事件处于风口浪尖的500彩票网是一家美国上市公司,股价受此影响直接跌幅近80%,在此前一次的整顿中,500彩票网自2012年3月起主动停售彩票长达近一年时间,直到取得财政部试点的互联网体彩销售资质之后,11月起才恢复销售,但之后再没有销售过福彩。 

 3月1日,500彩票网也一度停止出票,但中断了几个小时后,又一切依旧。目前,其网站上的确仍有部分彩种处于停售状态。根据其公告显示目前在售的彩票“计划通过地面投注站完成互联网彩票的投注订单。”在经历了初期近80%的股价跌幅之后,近一周以来500彩票网连续四天涨幅都在10%左右。“行业内的上市公司肯定对于销售收入、数量、费用披露得很清晰,但更多的未上市公司,不仅没有资质,也根本无法被监管。”一位业内人士告诉经济观察报,即便如淘宝和腾讯这样的平台,彩票销售在其整体收入中占比甚微,也不会披露详细数据。

受此前网站销售或被叫停的消息影响,国内A股上市公司中的安妮股份(002235)、姚记扑克(002605)、高鸿股份(000851)等,都有一定程度的小跌。与这些上市公司的民企、国企性质无关。“禁止互联网彩票销售是不可能的,趋势是不可逆的,尤其是经过2014年世界杯之后已经把这个行业做大了、做热了,所以还是希望国家能疏导这个行业的发展。”上述业内人士如是说,“混乱正是因为市场发展很快,监管却是滞后的状态,希望这次政府层面能拿出梳理更清晰的销售体系法规。” 

 因2014年世界杯之故,网彩全面井喷,成为越来越多彩民生活中的一个娱乐项目。网彩叫停后,彩票业的销售也全面下挫,首当其中的是双色球。网彩停售的第一天,双色球销量首次跌破4亿元,此前一期的总销量仅为2.97亿元。体彩大乐透的销量则跌至1.45亿元,跌幅超过25%。

在网彩停售后,经济观察报记者走访了北京、上海、南京、杭州等多地的彩票投注站,或是因为春节的缘故,实体彩票店近乎于门可罗雀,并没有因网彩的停售而出现“东方不亮西方亮”的情形。偶尔零星出现的彩民也多为中老年人,他们下注的金额有的只是2元。

据新浪网的一次网络调查显示,大多数网民表示,如果网彩停售了,就不玩彩票了,而不会去实体店购买。 

 外流 

 南京某文化类公司总经理李某,是一位资深球迷,几乎每天必“赌”,他平时的下注网站是500彩票。但在500彩票出“问题”的当天,他转向了“外围”。

所谓“外围”,即境外赌博网站,以足彩为例,同样是A队对B队的比赛,若A队胜,国内合法足彩的赔率是2.5,但境外的赌博网站开出的赔率则是3。也就是说,同样是1万元资金下注A队胜,在国内的合法彩票中,只能赢到2.5万元,但在境外赌博网站,则能赢回3万元。

李某是90后,他的心态是,“买球已经成了我生活的一部分,无论输赢,我都喜欢看球,每天都要看,不买一点球,看比赛时就不刺激。买球时有很多讲究,胜负的水位是浮动的,是变化的,有时候还要结合海外博彩公司,如威廉希尔等的赔率来判断,其间会有很多庄家诱盘的情况,在比赛前最后半个小时才能稳定下来,这是我买球的重要参考。我不可能在比赛开始前半个小时还开车出门去实体店购买彩票,这样就来不及守在电视机前看开球了,如果错过了开场闪电进球怎么办?” 

 李某还表示,他一天会买很多场球,“如果第一场输了,我可能今天就不买了,但如果赢钱了,我可能还会用赢到的利润去买第二场,我不至于为了买球,一天往实体店跑好几次吧?”

囿于警力,警方不可能监控每一笔国内公民的资金流出,当下警方打击的重点只是在境内开设服务器聚赌的违法犯罪行为。

徐博在等待,等待网彩的复苏,否则,他重金投资的网站极有可能将功亏一篑,因政策的突发性而死于“黎明之前”。 

 在博文中,陆慧明引用了一首歌词:“岁月辽阔,咫尺终究是在天涯,剪不断,这无休的牵挂。”这句歌词表达了陆慧明对网彩停售的寄思。

关键词:网站
本类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