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小祥子 » 资讯 » 互联网 » 正文

网络文学集团抢人造富为版权:隐性抄袭难以界定

时间:2015-06-08 编辑:佚名 来源:本站整理

原标题:网络文学集团疯狂抢人“造神”

如果说过去的10年,网络文学曾在非议中生根发芽,那么,如今已经花繁叶茂。打开2015年年度大剧和电影的清单,《何以笙箫默》《翻译官》《芈月传》《盗墓笔记》《花千骨》《明若晓溪》等均由网络小说改编而来。2015年到2016年,计划开拍或播出的由网络小说改编的影视剧将超过30部。一边是网文改编影视、游戏竞相上线,一边是大型互联网文学集团陆续成立。随着BAT(百度、阿里、腾讯)等互联网巨头将网络文学提升至战略高度,对作者和优质版权资源的抢夺将愈演愈烈。

现状

草根写手的黄金时代

网络文学网站给作者的准入门槛越来越低,网文作者可选渠道越来越多,收入分成越来越高,草根写手的黄金时代来了。

网站给网文作者涨薪

“再不写就老了!”作为资深网文粉丝和有过“挖坑不填”历史的网络写手,今年28岁的肖夏是某金融机构省级分公司副总经理,虽然事务繁忙,但近来网络文学市场的变化,又勾得他心里的作家梦蠢蠢欲动。肖夏打算重新投入网文写作中。

今年以来,网文市场最大的变化之一是网文作者涨薪。目前占据了网文市场20%以上市场份额的起点中文网,曾是中国网络作者收入及福利制度的“奠基者”。2003年起点就创造了第一套完整的电子出版微支付系统,并上架VIP付费阅读作品,上架作品最初的章节免费阅读,后续拟持续阅读需读者付费。起点确立的每千字1分到2分钱的稿费,就是文学网站给作者的分成。

2004年10月,起点中文网被收入盛大麾下,随着后续红袖添香、晋江原创网、榕树下等加入,盛大文学集团笑傲江湖十余载。除了阅读付费收入外,盛大文学设定的福利奖金制度也成了现在行业的普遍做法,包括鼓励稳定创作的根据每月更新字数确定的“全勤奖励”和“完本奖励”,还有网络小说改编成游戏、漫画或影视的版权分红等。一批签约作者还得到了最低月保障收入,还有商业意外保险和大病保险等。

今年初,盛大文学和腾讯文学合并成为阅文集团,这个占据市场份额70%的“巨无霸”近日推出了“2015作家星计划”,以改变固有的作者薪酬体制,在旗下部分网站先行实行。一个明显的变化是渠道费的减免,比如,以前起点的作品在QQ阅读等渠道存在多次分成,而现在,在各类渠道只有一次分成,也即起点与作者分成。同时,作者的分成也增加了,可以得到50%订阅收入分成。

记者从其他互联网文学集团获悉,今年以来,签约作者的收入确实有明显提高。在移动阅读应用市场份额最大的掌阅科技今年4月底刚成立掌阅文学集团,宣布今年签约入驻客户端的作者拿到的分成比例由50%提高到70%。百度文学方面告诉记者,作者的激励将从以前的单一平台销售,变成现在“全平台+第三方”推广。阿里文学总编辑周运则称,不会像以往强势平台一样绝对控制作者所有版权,阿里文学签约的版权一般仅针对电子版权,不强行控制作品其他版权。

粉丝经济和草根富豪

截至6月7日,顶尖“大神”作者“猫腻”的《择天记》还没连载完,字数已超过152万,总点击数超过2422万。《择天记》还破天荒地成为我国网络文学史上第一部还没写完就开拍电视剧的作品。读者订阅付费、实体书出版、改编版权,这成为“猫腻”现在主要的收入来源。

9点起床,吃完早餐去办公室(自己既是“猫腻”老板也是唯一的员工)“发发呆”,看看股市、上网浏览新闻、“批阅”微博和微信,吃完午饭回到办公室,下午用一到两个小时写小说,一般写四五千字,晚上回家休息、看书、看资料,他正在积极把晚上写作的习惯调到白天——这是“猫腻”一个工作日的状态。

“猫腻”在接受京华时报记者采访时感慨颇多。如果时间回到2003年,那时他还穿着“马甲”混迹各种BBS和论坛,作为一名文学爱好者,他因苦于彼时网络小说数量不多和更新速度慢,于是自己动笔开始写作,同时苦哈哈地打工。自2005年尝试在文学网站上写连载小说后,粉丝口口传播的力量之大让“猫腻”始料不及,他的小说点击屡屡破千万,并在2007年向影视公司卖出了第一个版权《朱雀记》,如今财务自由对他而言已经不是梦。根据2014年的网络作家榜,当年“猫腻”的版税已经达到1700万元。

“猫腻”喜欢看读者的书评,他的粉丝建立了不少QQ群,若某天临时“断更”,他会在微博、微信上向读者“请假”,还会根据读者的提问定期统一答疑,但又经常会和读者“斗智斗勇”。“读者不喜欢某些情节,就会大骂,但是越骂我越逆反,偏偏要写。有时写着写着,读者竟然把后面的情节猜出来了,我就得冥思苦想更牛的情节,让读者叫好会让我很有成就感。”“猫腻”说。

肖夏向记者坦言,文学网站出台的不少福利奖励本质就是粉丝经济。像“月票奖励”是读者给作者投的“月票”越多,在月票排行榜上就越高,“月票需要花钱购买。事实上,‘大神’与粉丝之间的‘月票大战’屡见不鲜,单笔‘月票’中一人出资逾10万也不新鲜。此外还有‘道具打赏’”。肖夏透露,几年前金融系统的某前同行兼职写作,第一本网络小说走红后,在第二本刚上架时,竟得到一女粉丝一次性打赏几十万元,此后他毅然决然辞职当全职作者,目前每年版权收入就达数百万元。

“造神”运动如火如荼

“如果按照3分钱每千字的标准付给网站,读者看1万字才花3毛钱,持续看到一定程度之后还可以打折。”肖夏认为,在这种情况下,文学网站靠打价格战吸引读者远不如自己培养或挖来一批“大神”级作者有竞争力。2014年吴文辉团队“出走”盛大文学、来到腾讯文学成立创世中文网时,曾以3000元/千字的高稿酬从老东家挖来了“白金”作者“猫腻”。阿里文学也宣布将以千字100-1000元的价格与“大神”级的作者合作,言下之意“挖人”之战不可避免。

目前中国网络作者有数百万人,按收入和粉丝数可分为5级。最低级是普通写手,也被称为“扑街”作者,他们的读者量不大,并且作品不常得到推荐,不少人签约上架后半途而废,有玩票性质,年收入上千元已实属不错;再往上是年收入10万元以上、粉丝10万人以上的“小神”,这些是文学网站的基石;年收入50万元、粉丝数十万的“中神”在全国有几百人;而“大神”的年收入则超百万,粉丝也超百万;最顶尖的网络作者被称为“白金作者”、“至高神”等,这样的作者凤毛麟角。在2014年的网络作家榜中,版税收入前三名是唐家三少、辰东和天蚕土豆,版税收入分别为5000万、2800万和2550万。如果算上订阅收入和作者福利,这样的超级大神或有二三十人。

值得注意的是,在上述榜单中,年收入突破千万的顶尖“大神”有7位来自“腾讯系”的阅文集团。目前,阅文集团针对不同等级的作者提出了不同的培养策略。对于“猫腻”这样的顶尖大神,阅文启动了“作品制作人”制度,专门配备一支专属团队,包括作者、编辑、运营、商务团队等角色。而最新推出的“星计划”则主要对“中神”“小神”进行差异化扶持。

“90后”作者“乱”是2014年网络作家榜前十的新晋作者,也是阅文集团未来“造神”的标杆。他的新书《全职法师》拟发布之际,阅文就已为他度身定制了完整的运作方案,包括新书发布会及后继宣传,号称宣传运作媲美好莱坞明星IP(IntellectualProperty,知识产权、全版权)的开发。2013年“乱”的网络电子竞技小说《英雄联盟之谁与争锋》开始连载,一年内光是版税就收获了1300万元。“我的月薪大部分由订阅分成构成,外加一些奖励。当然,还有版权费用也是一大块。”“乱”告诉京华时报记者。

据了解,阅文还将成立“大神”俱乐部,“大神”们享受最高等级的推广运营待遇,如作品改编优先投资、有机会成为投资项目的合伙人、明星化包装宣传等。

掌阅文学负责人游亭则向记者表示,掌阅文学的目标是在三年内培养出10位年收入超500万元的作者、50位年收入超100万元的作者、100位年收入超50万元的作者。

深度

“造神”背后的IP之争

为了把草根作者推上“神坛”,各大互联网公司竞相成立文学集团,依靠旗下多个网站进行“军团式”作战。这背后,互联网巨头们打的是“泛娱乐”的主意。

优质IP价值水涨船高

根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的报告,2014年全年我国网络文学用户规模为4.12亿,年增长率为5.5%。网民网络文学使用率为45.8%,远高于网络音乐、网络视频、网络游戏等应用,预计在2015年,网络文学整体市场规模将突破70亿元。

2014年11月成立的百度文学,旗下原创平台以“纵横中文网”为核心,分发平台拥有“百度书城”APP和页面站,以及“熊猫看书”等平台。

“腾讯系”的阅文集团从今年3月起整合了腾讯文学旗下的QQ阅读、创世中文网、云起书院,以及盛大文学旗下的起点中文网、潇湘书院、红袖添香、小说阅读网和盛大文学旗下出版机构中智博文、华文天下等文学品牌,同时依托腾讯的社交资源进行统一的管理和运营。

今年4月宣布成立的阿里文学集团则启动整合UC书城、书旗小说、淘宝阅读等入口资源,阿里系的新浪微博、天下书盟等版权资源,以及阿里妈妈、阿里影业和九游等平台资源。

掌阅文学也与兄弟公司趣阅、红薯网等联合作战,发力原创网络文学。

互联网巨头纷纷集结军团作战,背后最直接的驱动力是优质IP。这两年,IP概念的提出,让网络文学从原有的单一付费阅读模式升级成为产业化运营,一个优质的IP要得到全面有效的开发,需要动用诸多资源。在阅文集团副总裁罗立看来,一个优质的文学IP最重要的标准是高质量的故事文本,然后要有足够的影响力,还要有良好的改编空间和可操作性。

百度文学相关负责人透露,该平台上《终极教师》的IP已经售出了游戏、影视、漫画改编,影视预计投资不少于2000万元,第一季已经在网络播出,第二季在筹拍中。版权方面作者的收入形式分为分成和买断,其中又有全版权买断和买断价分成等多种形式,总体来说作者的收入跟作品的销售成绩是成正比的。

统计显示,以玄幻、仙侠题材的IP为例,优质IP改编的游戏下载转化率是无IP游戏的2.4倍。公开资料表明,2014年网络小说改编成手游时,“大神”级作者作品手游版权可高达8位数,去年网络小说《不败王座》《我欲封天》分别以810万元、655万元授权手游改编,而在此之前《我欲封天》要改变网页游戏时,就已经收获上百万元。

在影视界,优质IP无疑已成为香饽饽,截至2014年底,114部网络小说被购买影视版权,其中,90部计划拍成电视剧,24部计划拍成电影,电视剧单集制作成本最高可达500万元。在国内方兴未艾的动漫领域,优质IP更是炙手可热,《择天记》就以5000万元的高价授权动漫开发。

平台生意经“泛娱乐”

在IP概念火了以后,“泛娱乐”一词也随处可见。互联网文学集团玩的就是“泛娱乐”生意。

腾讯互动娱乐是腾讯旗下最赚钱的业务板块,在2012年就提出了“泛娱乐”的概念。在今年3月30日的“UP2015腾讯互娱年度发布会”上,腾讯互娱旗下的游戏、动漫、文学、影视四大业务板块首度集体亮相。由于文学处于整个泛内容产业的上游,未来阅文将在开放合作的基础上,打通产业链,深入IP开发制作过程,实现IP价值在出版、影视、游戏、动漫、音乐、周边等各产业领域的充分开发。“从目前来看,原创文学一个顶级IP的直接价值,基本都在1000万元以上,而它所创造的上下游产值,则数以亿计。”罗立透露,这样的成绩,TOP10的网络作家基本都能达到。

对于阿里文学版权衍生渠道的开发,阿里移动事业群总裁俞永福介绍,在影视改编支持上,阿里文学可与阿里影业、光线传媒、华谊兄弟等公司达成合作关系,游戏改编资源则可依靠手机网游联运平台九游等。他强调,阿里文学将在内容合作上采取开放的策略,不强调绝对控制版权,提倡版权共享,不要求掌控IP产业链的所有环节,愿意拿出资源与合作伙伴共享收益。

去年年底百度文学集团成立时就宣布,将把“粉丝经济”和“泛娱乐化”作为战略。百度副总裁张东晨指出,一部网络文学作品的粉丝,同作品本身一样,有很大的可挖掘空间,因为他们是游戏改编的潜在玩家,也是影视改编的潜在票房。据介绍,依托百度文学平台后台及第三方销售数据,如用户画像、用户对作品的讨论、用户在某一作品的停留时间,以及作品对应贴吧的粉丝数量级活跃度、百度指数及风云榜排名等,就可以对网络小说IP的价值及开发潜力进行评估。

据了解,不少游戏公司也在砸巨资采购IP并筹谋多次开发。巨人方面目前就已经储备了超过40个IP,根据计划,如果上线后玩家反映良好,未来还会继续改编成为电影作品和其它更多周边产品。

冷思考

狂热的另一面

在网络文学狂欢的盛宴之下,盗版和抄袭的阴霾仍在中国网文市场上空萦绕。一夜成名励志故事的另一面,仍有更多草根作者在生存线上苦苦挣扎。逆袭像梦,或许还需要时间,或许遥不可及。

盗版成行业噩梦

“据不完全统计,阅文集团去年因盗版侵权造成的损失是我们营收的8-10倍。”罗立透露。

肖夏透露,从网文付费阅读推出至今,盗版现象依然层出不穷,由于在技术上不能复制粘贴,网上存在大量“手打党”,他们付费阅读后,将书中内容逐字打出来。曾有一段时间,“手打党”可能被某些非法网站雇佣,在网上低价出售电子版,或以此增加自己网站的点击量,吸引广告主。随着国家对这种非法谋利现象进行打击,现在越来越多的“手打党”其实是热心网友和某些热门小说的铁杆粉丝,自己先进行正版阅读,之后再免费分享以惠及更多网友,这样的非法连载帖至今依然散落在不少论坛中。

知名IT与知识产权律师赵占领告诉记者,网络版权盗版分为两种形式,一种是网站自身明知侵权而非法转载,这涉及直接侵权。另一种是网络平台只是作为网络服务提供者(如论坛、贴吧、APP的应用商店)。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规定的“避风港规则”,网络服务提供者如果只提供信息储存空间,不制作内容,这种情况下,它如果被告侵权,有删除侵权内容的义务。至于“手打党”们,根据我国《著作权法》规定,未经著作权人许可,复制发行其文字作品就算侵权,而把作品编辑加工后,经过复制向公众发行的行为也属侵权行为。

赵占领分析,网络盗版现象屡禁不止,主要是侵权成本低、维权成本高。司法实践中,网络小说等文字作品盗版的侵权赔偿标准一般是30-100元/千字,也就是说,100万字的作品被盗版,最多能索赔10万元。而根据去年国家版权局和发改委发布的《使用文字作品支付报酬办法》,原创作品奖励和索赔标准提高为每千字80-300元,但依然不够高,并且作为部门发布的规章没有强制约束力。

隐性抄袭难以界定

“还有抄袭的问题。”肖夏吐槽,由于“扑街”作者的读者不多,他们的故事题材或人物关系有时会成为其他草根作者或各级“大小神”作者“模仿”、“借鉴”的对象。还有的作者把不同小说元素拼拼凑凑写成自己的作品。此外,“各种题材如穿越、宫斗、官场等,历史就在那里,同一段历史故事描写类似,也很难判定是否抄袭,因为历史和人物关系就摆在那里。”肖夏说。

知识产权法律服务平台“知果果”CEO刘思思告诉记者,“比起非法转载,更难防范的是被抄袭、被剽窃。”刘思思表示,一部几十万字的长篇作品中,有某一段落描写与他人作品相似是否算做抄袭呢?这个在我国现行著作权法中并没有明确规定出侵权的界定范围。目前业内对抄袭或剽窃的界定还是要根据两部作品中故事主情节、人物设定、故事走向等进行综合判定。

记者采访获悉,目前网络文学集团均成立了专门的法务团队协助平台和作者进行维权,但是广大作者,特别是草根作者维权意识并不够强。

“造富梦”不易实现

作为一位曾经的“扑街”作者,肖夏回忆起曾经的全职写文经历,因为不想写没有营养、随便胡思乱想的“小白文”,每天都在冥思苦想和看资料。小说上架后,为了拿到一个月几百块钱的全勤奖,又受不了读者催促,生生把自己整出了肩周炎。收入无保障,码字太辛苦,推荐力度不够,没有足够的粉丝支持,最后肖夏终于“弃坑”。肖夏坦言,像他这样的草根写手,其实多得数不过来,全职写作实现财务自由只是一个梦。

“进来的多,做得好的少之又少。”“猫腻”坦言,网络文学行业准入门槛低但并不是没有门槛,大多数的写手充其量只是文学爱好者。“写商业小说是技术活,需要有讲故事的天赋,如果这方面欠缺,就应该更勤奋,花更多时间学习。”“猫腻”说,其实网络文学市场跟别的行业规律都是一样的,进来晚的人肯定要比早进入者加倍努力。

“只要是大量阅读网文并且真心喜欢网文的人都可以写网络小说,会有不风光的也正常,总有一些作者会中途放弃或者懒散散漫。”“乱”也表示。

创新还待平台机制变革

有读者曾担忧,由于创造营收等业绩压力,内容平台方的签约运营策略也日益功利化,由于追求“爽点”,现在网络小说的写作就成了一种“数据库写作”,在那些“萌元素”和“爽元素”的数据库里,挑出一部分元素,做各种排列组合,但在作品深度和创新上并没有突破。

对此,掌阅科技CEO成湘均表示,他已经发现这个问题。希望掌阅文学能成为创作者的一块净土,因为掌阅有5亿的付费用户,日活跃用户1500万人,日付费用户高达百万级别。掌阅文学跟竞争对手的区别是,不太鼓励作者进行快速的创作,在一定的频率内即可。

对于功利化因素造成网络文学精品比例不高情况的担忧,阅文集团高级副总裁、总编辑林庭锋表示,“在最新的‘作家星计划’里,在稿酬大幅升级的同时,阅文也对全勤奖、勤奋写作奖等作家福利进行调整,字数要求全面降低。”

关键词:集团 抄袭
本类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