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小祥子 » 资讯 » 互联网 » 正文

BAT鏖战网络文学市场:后来者阿里有哪些攻击武器?

时间:2015-05-27 编辑:佚名 来源:本站整理

DoNews 5月27日特稿(记者 向密)伴随阿里巴巴的进场,BAT(百度、腾讯、阿里)三大互联网巨头在网络文学领域拉开了一场新的争夺战。

但是,面对已经布局多时的百度和腾讯,刚成立不久的阿里文学如襁褓中的婴儿。如何在已经丧失先发优势的情况下对标甚至赶超百度、腾讯,成为外界对阿里文学最关注的问题。

在阿里文学2015战略发布会上,成立仅一个月的阿里文学对外披露了其推进策略:以移动阅读为突破口,布局网络文学,并打造开放的版权战略,与合作方共享版权。

阿里文学的机会

对于后入场的阿里文学而言,网络文学市场还存在哪些尚待被挖掘和深耕的机会,也许从阿里文学总编辑周运对于网络文学新旧模式上的总结可以看出一些端倪。

“移动互联网的到来让PC互联网时代任何行业的领先者优势都不再那么明显,网络文学也是如此。”周运表示,旧网络文学模式是基于PC站阅读模式起家的,而现在则是属于移动阅读的时代。

“但是,移动阅读发展到今天,也有其自身的缺陷。”周运认为,文学阅读从PC时代过渡到移动时代后,面临的是更封闭的环境。从好的方面看,增强了用户在某一产品下的阅读黏性;从坏的方面看,也提升了用户转移的门槛,让强产品下的内容垄断成为一种可能。

周运还指出,随着移动阅读的兴起,网文界马太效应越发严重,处于金字塔顶端的大神级作者以老面孔居多,更多底层作者的收入却十分微薄,也难有机会晋升到知名作者行列。“此外,近年来获得影视、游戏改编的作品,一般以几年前的老作品居多,优秀新作品已属凤毛麟角。”

周运认为,在旧网络文学模式下,作品的前期曝光主要依靠PC网站的推荐位和各种排行榜,但是有效曝光位毕竟属于少数,且很容易被人工操控。而移动终端受困于屏幕限制,平台推荐资源更加稀缺,推荐规则也很难透明,同样给暗箱操作提供了便利条件。一些急功近利的作者也利用各种手段,通过刷点击和刷榜等作弊手段,抢夺平台的曝光机会。作者公平竞争的环境很难保障,优秀作品的遴选机制自然也出了问题。

另一方面,由于创造营收等业绩压力,内容平台方的签约运营策略也日益功利化,那些在移动端大火的作品类型,会持续得到比过去PC网文时代更强的曝光机会,部分编辑也在有意识引导作者模仿当红热门作品进行创作,最后造成网络文学作品日趋情节模式化,内容单质量持续下降。

此外,在旧网络文学模式中,由于一些平台方居于强势地位,很多作者在版权衍生利益的分配上并没有话语权,大部分收入没有真正落入作者的口袋中。强势平台习惯绝对控制作者所有版权。

具体思路

针对上述网络文学旧模式存在的问题,阿里文学在业务发展上提出了几大具体思路:

一方面,针对作者和作品进行个性化运营,并考虑在未来进行去编辑中心化的运营尝试。阿里文学将在阿里大数据支持下,根据作品风格特质进行大数据分析,直接推送给同类偏好的用户。甚至未来给予读者更多的自主选择权进行定制化阅读。

同时,阿里文学推出了版权合作政策,愿意将作品的出版、动漫改编、游戏改编、影视改编的版权利润全部让给合作方。

“阿里文学签约的版权一般仅针对电子版权,不强行控制作品其他版权。如非作者自愿,且阿里文学支付作者满意的对价,我们不会与作者签署委托创作、版权转让、绑定人身的长约等不平等合约”,周运表示。

其次,在网络文学IP的衍生渠道方面,在影视改编支持上,阿里文学可与阿里影业、光线传媒、华谊兄弟等公司达成深度合作关系,游戏改编资源则包括国内第二大的手机网游联运平台九游等。

另外,在流量入口上,阿里旗下UC书城、书旗小说、淘宝阅读等都将为文学业务提供入口资源支持。

除此之外,阿里文学还与新浪阅读、塔读文学和长江传媒达成战略合作,其中新浪阅读旗下拥有微博有书,是新浪微博基于好友关系、用户兴趣图谱等多维度的立体个性化推荐图书评价和推荐平台;塔读文学是国内无线阅读服务商之一,签约作家超过两千名;湖北长江传媒数字出版有限公司是国内最早的专业数字出版公司之一。

“文学作品的网上连载发布仅仅是一个起点,文学平台明白自身的局限和边界,不搞一家独大,邀请更多其他文化产业领域的合作伙伴入局,努力探索网络文学旧有的按字卖钱模式外的新商业模式,并最终能够形成新的开放式的商业生态,才是令网络文学产业持续健康走下去的长久之计。”周运表示。

如何与竞争者对标

数据显示,2014年全年,我国网络文学用户规模为4.12亿,年增长率为5.5%。网民网络文学使用率为45.8%,远高于网络音乐、网络视频、网络游戏等应用。

另外,根据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数字出版司披露的数据,2013年网络文学收入规模达到46.3亿元,预计2015年网络文学整体市场规模将突破70亿元。

这样巨大的市场,自然吸引了BAT的强势入局,在玩法上也存在着一些差异。然而,在周运眼中,腾讯和百度在文学领域的思路依然是比较传统的玩法。

“首先要控制版权。我在控制版权基础上控制版权衍生产业链,这里面版权主要指的网络作家的网络作品。然后不停衍生,最后能够控制整个产业链,这是传统的打法。”

周运认为,与腾讯、百度相比,阿里最大的不同在于版权合作、版权开放。“我们不要求去强行把跟作者签约的版权,一定要把所有版权控制在自己手里,完全可以邀请一些合作伙伴一起作这个事。为了扶持行业发展,我们也愿意把前期利润让出来,给到合作伙伴,给到作者。”

在谈到阿里文学推进将面临的难点时,周运指出,在网络文学市场尤其是内容产业上,行业已经出现了垄断,如何去破除垄断,如何通过更开档的态度去消除垄断带来的影响,是最大的难点。

“业内已经出现了一个很庞大的巨无霸,无论做任何事情其实绕不开这个巨无霸,不管做什么动作也必然会受到对方的干扰,可能不光是阿里面临的问题,也是百度面临的问题,也是像塔读这些公司都会面临这个问题。”

周运称,唯一可以解决这个难题的办法是将剩下的一些资源聚合起来,一起去做这个事情,而不是沿用老的思维继续玩封闭,照搬别人的成功经验。“如果人家已经形成了垄断优势,如果再去学人家的垄断策略,一定会死的。”(完)

关键词:阿里
本类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