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小祥子 » 资讯 » 互联网 » 正文

VC合伙人自立门户 新基金重设利益分配模式

时间:2015-08-18 编辑:佚名 来源:DoNews

江旋

一只名为FreeS的新基金开张50天后,它的创始人和团队选择集体出街见客。地点选择北京的一个老四合院里,据说是摄政王多尔衮府邸的一部分。新的风投基金如此高调亮相的并不多,只因FreeS的一位联合创始人,李丰。

“我好像是最后一个知道我要离职创业的。”8月初,李丰在朋友圈发了一大段话介绍刚刚被浙报传媒公告曝光的“孚睿基金”(后改成峰瑞资本)时,说了这么一句话。

这无疑引爆了大众的好奇心。身为IDG原合伙人的李丰和IDG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挑战“全民VC”

“从6月20日左右开始,我们就完全独立开始做新基金。之前双方尽了非常大的努力,希望这个新基金能够留在内部创新平台。”李丰开门见山地说。从去年年底开始萌生想法,一直到6月初,双方仍然对于内部创业有过讨论,但最终的结果是李丰离开工作了7年的IDG。

“我们要做的事情从逻辑上有非常大的改变,对IDG原有机制也有很大的挑战。”李丰解释道。

对于一只早期基金来说,高收益和高风险是并存的。一家基金管理公司的收益来源于两个方面:一是管理费,无论投出去的钱有无回报,出资人(LP)都需要支付基金管理者(GP)2%的管理费;二是基金收益分成(carry),项目获利之后,LP和GP通常在溢价回报部分按照8:2的比例分成。这就意味着,无论有没有帮LP赚到钱,GP是旱涝保收的。

李丰认为这并不是一个合理的机制。“最努力的时候没有赚到最多钱,在赚到最多钱的时候,未必是我最努力的时候。”

他在FreeS里对管理费进行对赌,称只有回报率达到3倍或以上时,才收2%的管理费;而回报率超过3倍或以上,将收取25%或30%的carry。同时,carry在公司内部的分配有所调整,内部人员推荐投资后,获得该项目8%的carry,且carry的分配不限于基金内部,外部人员推荐投资成功后,将获得5%;同时,如果你给予了被投创业公司帮助,也将获得分红。此外,将LP的门槛降至100万元人民币。

简单算笔账,如果一个人给李丰推荐了一个项目,成功投资1000万,之后如果项目从1000万变成3000万,相当于这个人就能拿到2000万×5%=100万。

李丰将这件事定义为“全民VC”。他是一个善于制造概念的投资人,一直被业界津津乐道的是,投资90后、90后创业者,这些概念几乎成为此前其身上的标配。

不过,对于IDG来说,这些概念最终还是要变成真金白银。

老VC面临新问题

除了李丰之外,曾经投了Evernote、Trulia、Coursehero等项目的另外一位IDG原投资合伙人林中华也成为FreeS的合伙人。两人的出走,至少在TMT领域,对IDG的投资是有影响的。

这是老VC遇到的新情况。除了李丰和林中华,君联资本原董事总经理刘二海离职创立愉悦资本;经纬创投原中国投资董事胡海清和陌陌高管郑毅成立浅石创投等,自立门户在VC界已经成为一股大潮。

不过,老VC面临的新情况还不止这些,还包括互联网技术对投资行业的渗透。

源码资本合伙人曹毅说,自己现在在一款融资平台APP上看的项目已经占到全部项目的20%~30%。曹毅对本报记者表示,在互联网平台上找项目,更加需要投资人短时间内做出正确判断,而且可以让投资人把更多的时间放在研究分析上。互联网技术一定会对整个融资的环境,包括机构的投资方式带来革命性的变化。

这也是峰瑞资本下一步准备突破的方向。本报记者还获悉,截至目前,峰瑞资本共管理着1只早期基金和3只专项基金。其中,早期基金为“1.5亿美元+超10亿元人民币”的双币种基金,已获得20亿元的意向认购,目前投资了21家企业,其中的6家企业已经或正在进行新一轮融资;3只专项基金规模均超过10亿元,其中1只基金主要用于对Uber全球的投资,对于Uber的投资也将保证新基金的一部分稳定收益。

关键词:
本类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