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小祥子 » 资讯 » 互联网 » 正文

太空互联网军备赛打响 不止是上网这么简单

时间:2015-08-16 编辑:佚名 来源:DoNews

本周,三星表示,希望发射4600颗微型卫星,为用户提供低成本的互联网接入。太空互联网,这项听起来很科幻,但已经处在实施中的计划,再一次走到我们面前。

把时间拨回到2015年6月28日凌晨。麦克·萨福彦(Mike Safyan)和星球试验室(Planet Labs)的9名同事聚在旧金山办公室里吃早餐,那天是星期天,所以公司没有开门。

但是这个周末的早晨对于萨福彦和他的同事们来说却非常重要,因此他们都没有留在家中。星球试验室创立5年有余,主要生产小型绕地卫星。飞往国际空间站的SpaceX无人太空飞船上搭载了公司的8只小型卫星。

如果一切按计划顺利进行的话,这些卫星将在1个月内并入公司的绕地卫星群之中。现在这个绕地卫星群已经有36只卫星在运作了。

餐厅的大屏幕电视被打开了,萨福彦在跟一些新来的员工聊过去发射卫星的事情。萨福彦在加入星球试验室之前曾是NASA的一名航天工程师。倒计时开始了。

当地时间7点23分,点火两分钟之后,不详的情况发生了。屏幕上到处都是浓烟。出状况了。Falcon 9号火箭在佛罗里达州卡纳维拉尔角的NASA肯尼迪航天中心上空爆炸了,爆炸后的碎屑落入了大西洋。

餐厅里一片死寂,所有人都惊呆了。

萨福彦说:“这是一种无声的冲击,这是一个难以置信的时刻,然后大家的心情直线下落。大家彼此面面相觑,都意识到这是千真万确的,发射失败了。”

遇到各种艰难险阻对于新兴公司来说是很正常的,尤其是科技初创公司。但是太空事业的快速发展和高度神秘说明公司遇到的困难只会更大一些。

要想成功地发射一枚火箭,那么火箭首先必须达到10倍音速的速度而不破裂,然后宇宙飞船还要飞行两天才能抵达国际空间站。

SpaceX的创始人埃隆·马斯克(Elon Musk)当时表示,火箭爆炸是由一个结构上的故障引起的,但是相关的调查还是进行之中。

如果发射成功的话,宇宙飞船抵达距离地球250英里的国际空间站之后,宇航员就会从飞船上取走卫星并将它们送入轨道,然后地面上的系统就会开始与卫星建立联系并判断它们是否完好以及是否工作正常。

星球试验室的目标非常远大。公司的目标是最终在轨道上放置足够多的小型卫星来拍摄整个地球每天的更新视图。

比较棘手的问题是,发射经常被推迟,有时还是灾难性的。就在最近一次发射失败的8个月以前,Orbital Sciences的一艘飞船就曾在发射后不久而起火,摧毁了星球试验室的26只卫星。

马斯克说,Falcon 9火箭的下一次发射要在几个月后才能进行,推迟发射将造成数亿美元的损失。

太空大战烽火燃起

尽管灾难降临,但是很多人依旧保持着乐观。想想能够看到地球每一个角落的实时画面所带来的好处,人们没有理由不保持乐观。这意味着人们将在气候变化监测、航线监测和部署救援任务等方面做得更好。

星球试验室的三位联合创始人都是NASA的前雇员,其中一位名叫罗比·辛格乐(Robbie Schingler)的创始人称:“它可以让人们更深入地了解哪里出现了问题并在这些问题发展成灾难之前采取行动进行化解。”

对冲基金经理、环保人士、政府机构和房地产开发商都非常看好和垂涎这一计划的潜在应用前景。

硅谷的风险投资家们对此下了重注,据市场研究机构CB Insights称,他们今年在与太空有关的公司身上投入了17亿美元。即便去掉SpaceX筹集的10亿美元投资,这个市场今年吸引到的投资总额仍然是过去3年吸引到的投资额总和的两倍多。星球试验室在今年4月完成了一轮融资,规模为1.18亿美元。

从目前来看,谷歌和Facebook都在努力实现自己的设想。在过去的一年里,这两家公司制定了让互联网覆盖全球的计划。今年,斯里兰卡政府宣布与谷歌达成协议,通过高空气球向这个岛国提供WiFi。Facebook则公布了无人机Aquila,该无人机能从平流层发送互联网信号。

谷歌的Project Loon和Facebook的Internet.org都试图解决同一个问题:互联网通过智能手机和可穿戴设备进入了人们的日常生活,变得越来越重要,但是全球仍有三分之二的人口不能连上互联网。这两家公司希望为未接入互联网的人口提供廉价上网方式,热气球和无人机成为了这两家公司的选择。

这听起来有点像科幻电影中发生的事情,但是,偏远农村和世界上的遥远角落能用上廉价互联网的时代已经离我们不远了。斯里兰卡外交部长在一份声明中称,“再过几个月,我们将能准确无误地说:斯里兰卡,已覆盖。”无论是通过气球还是通过无人机,在不远的将来,不管你在地球的哪一个角落,你都能用谷歌进行搜索,或者收到Facebook的通知。

硅谷风投公司Lux Capital的联合创始人彼得·赫伯特(Peter Hebert)表示:“将会有很多公司在这项基础性技术的支持下被建立起来。这是一个将要延续几十年的巨大浪潮。”

除了星球试验室之外,Lux还投资了研究太空无线频谱应用技术的Kymeta和软件初创公司Orbital Insights,后者同时还得到了谷歌风投的支持。

马斯克更疯狂 私企也要搞“太空竞赛”

这个产业的转折点是2012年。当时,SpaceX Dragon成为访问国际空间站的第一艘商业宇宙飞船,激发了钟爱企业家的科幻小说的无限想象。

太空科学家们开始成群结队地离开NASA,寻求各种机会在这些宇宙飞船上面上建功立业的机会。如果SpaceX承担起为国际空间站运输补给的任务的话,那么它的这些火箭同时能够将哪些东西送入太空呢?

这个问题应该这样来看:SpaceX和第一档次的宇宙飞船公司,比如Orbital Sciences以及俄罗斯的一批开发商,已经为构建未来的互联网铺平了道路。

就像电脑为很大一批软件公司以及数十款云应用依托的Amazon Web Services的发展铺平了道路一样,私人宇宙飞船就是培养这些前所未有的新公司的基础设施。亚马逊创始人贝索斯甚至还开办了他自己的太空公司Blue Origin。这家公司已经在4月份成功地完成了首次测试。

再加上云计算的快速增长、大数据分析的出现、移动设备电子元件价格的迅速下滑和编程社区的繁荣发展,太空与人们之间的距离迅速被拉近了。

SpaceX的网站上的资料显示,2016年发射一次Falcon 9火箭的成本大概是6120万美元。有望在今明两年起飞的Falcon Heavy火箭将成为世界上最强大的运营级火箭。它的发射成本约为9000万美元,还不到市面上同等级火箭发射成本的三分之一。

发射成本的下降导致了发射频率的上升,这样开发商就能不断地测试和改进他们的产品。星球试验室将这个过程称作是“灵活的航空”。

太空互联网 你以为真是上网那么简单吗?

Orbital Insights的创始人、首席执行官詹姆斯·克劳福德表示,随着象星球试验室这样的卫星厂商将越来越多的小型卫星送入轨道并且不断提升成像质量,各种全新的商业机会将渐渐显现。例如,他已经开始设法去评估中国的建设速度和全球油轮上储存的原油数量,而这只是一个开端而已。

克劳福德说:“你能够马上开到每一块土地并了解其产量,或者马上看到每一片森林中的每一棵树并了解到砍伐的进度。”

全球森林看护(GFW)是世界资源学会下属的一个项目,它迫切地想要把这项技术投入实际应用。自从去年设立以来,GFW就一直在使用政府卫星提供的图像来提高森林的能见度,以及帮助全世界各国了解乱砍滥伐的问题及其成因。

该组织的主席克里斯托·戴维斯(Crystal Davis)表示,GFW正在测试Orbital Insights的深度习得技术,并且预计最终将获得星球试验室的图片资源。

目标是从利用在一年时间里获得的图片来分析乱砍滥伐情况转向根据实时图片数据来预测和改变乱砍滥伐的行为。企业们也想了解隐藏在它们产品背后的供应链以及它们对环境的影响。

例如,棕榈油是冰激凌的一种重要成分。在马来西亚和印尼等国家,人们将森林砍伐殆尽,转去种植棕榈树。

戴维斯说:“当联合利华利用棕榈油来生产Ben Jerry的冰激凌时,它们必须能够始终跟踪棕榈油的供应,一直到种植环节。向联合利华这样的企业有很强的实力向供应商施压。”

种植园主们也需要抢先行动。卫星图像一直是农业中的一种工具,但是现有的卫星图像比较有限,而且有些陈旧。

全球性农产品经销商Wilbur-Ellis与星球试验室在今年2月签订了一份协议,内容是帮助农民更准确地管理他们的产量。星球试验室的小型卫星群建成之后,Wilbur-Ellis就能每天发出最新的卫星图片,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一个月才更新2到4次。

Wilbur-Ellis的副总裁迈克·威尔伯(Mike Wilbur)表示:“如果一名农学家可以看到一天前拍摄的卫星图片,那么他还是能够有所作为。”

威尔伯预计,在2016年种植期来临之前,星球试验室的小型卫星群中将有足够的卫星来为客户提供一整套全新的工具。

这对于陆地上的应用固然不错,但是对水域的作用呢?毕竟,地球上大约四分之三的地方都被水覆盖着。

天气模型分析、航线跟踪和非法捕鱼都是一家名为Spire Global的初创公司想要解决的问题,它拥有数量众多的海事卫星。

创立于2012年的Spire比Planet Labs还要年轻一些,到目前为止它总共才部署了4颗卫星。但它最近从Promus Ventures和Bessemer Venture Partners等投资者那里筹集到4000万美元的资金,这样它就可以在今年下半年将20颗卫星送入轨道,预计到2017年底的时候,这一数据将增加到100颗。

Spire的首席运营官克里斯·维克(Chris Wake)称:“当我想到穿越大洋的轮船时,我所掌握的关于这艘轮船以及它上面装载的价值数十亿美元的货物的数据肯定没有走乡串镇的UPS卡车的数据多。我们专注于海运,因此我们可以开始对全球海洋进行实时跟踪了。”

宇航员吐槽:国际空间站网速类似拨号上网

国际空间站是一个技术奇迹,帮助人们更好地了解宇宙。然而,尽管国际空间站自身技术先进,但一位著名宇航员透露,国际空间站上的互联网接入非常落后。

美国宇航员斯科特·凯利(Scott Kelly)在接受美国CNBC财经电视台采访时表示:“这一互联网连接介于老式拨号上网以及当前的高速互联网服务之间,这并不理想,而工作情况也很不稳定。”

现年51岁的凯利目前正在执行一项任务,在太空停留近1年时间。这是美国人在太空停留时间最长的记录。他将于2016年3月与俄罗斯宇航员米哈伊尔·科尔宁科(Mikhail Kornienko)一同返回地面。

在太空的342天中,凯利将参与行为健康、视觉损伤,以及身体活动能力等方面的研究。然而,他无法用上快速可靠的网络服务。

他表示:“某些时候你需要有耐心。当我们有通信覆盖时,我们就可以访问网络,但我们并非总是有网络。或许,每小时有约45到50分钟,我们可以访问地面上的互联网。”

美国宇航局(NASA)表示,互联网连接的断续是由于,空间站距离某些地面站的距离在不断改变。NASA一名发言人表示:“国际空间站需要与地面通信才能上网。由于国际空间站与地面站之间的相对位置变化,有时这些通信会中断。”

NASA还谈到了,为何太空中的互联网只能提供拨号上网时代的网速。“在一定程度上,网速较慢是由于,国际空间站需要额外的安全措施,确保国际空间站上可查看的互联网数据安全而完整。”不过随着太空互联网计划的不断实施,宇航员或许能最先享受到这一科技成果。(林靖东、李玮、翼飞编译,孙实整理)

关键词:互联网 简单
本类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