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小祥子 » 资讯 » 互联网 » 正文

Google+失败解读:只是华丽地复刻Facebook

时间:2015-08-05 编辑:佚名 来源:DoNews

腾讯数码讯(编译:Hamish)打造一个社交网络是一场搏上一切的赌博。这是谷歌社交网络Google+的初衷,也是这个社交网络的首席架构师维克·冈多特拉(Vic Gundotra)在公司高层会议上反复强调的一个理念。

据内部员工透露,冈多特拉充满个人魅力,在“政治上嗅觉灵敏”,他最终说服了谷歌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拉里·佩奇(Larry Page)发展Google+。

一名谷歌的前高管表示:“冈多特拉一直不停地在佩奇耳边念叨‘Facebook正在杀死我们,Facebook正在杀死我们’。我可以很确定地说他吓到了佩奇,之后Google+就诞生了。”

当时是2010年,谷歌看上去完全没有处在风险之中:它是搜索引擎领域的霸主,正在通过Android成为智能手机行业的重要参与者,在为用户提供世界地图的同时汇编了数千万本图书,而且无人驾驶汽车项目也刚刚启动。

但是,谷歌在社交网络上一直没有获得成功:这家公司早在2004年就推出了Orkut,但是很快被Facebook超过;2005年发布的RSS阅读工具Reader在2013年关闭;Wave的通信功能非常让人头疼;由于存在严重的隐私问题,建立在Gmail上的Buzz也迅速失败。

与之相对,Facebook在谷歌不断的摸索过程中越来越强、越来越有影响力。2010年时Facebook的市值就已经达到了140亿美元,接近5亿的用户在上面使用真实的姓名、生日、照片,他们在上面建立起了关系网,分享自己的信息流。虽然谷歌的市值超过2000亿美元,但是它缺乏这些数据。更糟糕的是,Facebook还从谷歌不断地挖人。

保罗·亚当斯(Paul Adams)是曾是Google+体验团队的一名员工,他协助团队提出了“圈子”的概念,但是他最后选择去了Facebook,他说:“Google Buzz的影响是负面的。我们会不停地想我们错在哪里,我们应该怎么做。Facebook是一个现实的威胁。”

Google+的崛起和衰落

谷歌曾在全公司范围内推动Google+的发展,但是现在看来这家公司正在悄然放弃这个社交网络。

上周距离谷歌提出要“修复”在线分享功能已经过去了四年零一个月,该公司宣布不再要求用户使用Google+账户登陆YouTube等在内的谷歌服务。这是谷歌迄今为止释放出的最强烈的讯号,它放弃了此前吸引所有人去使用谷歌社交网络的战略。

今年早些时候,谷歌将Google+一些最热门的功能(如Photos和Hangouts)进行分拆,将剩余业务进行“转型”,探索能吸引主流用户的核心社交体验。Google+在发布伊始曾满怀雄心壮志,但是由于对用户没有明确的目标,这个社交网络的愿景正在萎缩,谷歌正试图寻找目标。

即便Google+已经沦为了科技行业的笑柄,但是它所涉及的问题相当严肃。近几个月,Mashable对数十名谷歌内部人士和分析师进行了采访,他们普遍表示2010年至2011年时谷歌过于担心Facebook会抢走用户、员工和广告主。谷歌试图更快地接受移动技术,但是与新兴创业公司的竞争中方法混乱。

谷歌在发布Google+的时候没有明确区分它与Facebook的不同。Google+有着富有魅力的领导者,但是他缺乏远见。这个社交网络忽略了对用户的吸引力,只是不断地往产品中添加对用户并无太大帮助的功能。

Google+的“慢性死亡”揭示了大型科技公司在面临威胁时进行自我创新方面存在的不足。Google+项目催生出许多具有创新性的服务,统一的用户帐号也给谷歌带来了许多帮助。不过在社交网络领域,Google+从未能够与竞争对手分庭抗礼。Facebook的规模比以往任何时候更大,用户数达到14亿,市值突破了谷歌的一半。Facebook仍在继续吸引谷歌员工。此外,Facebook和Twitter正在撼动谷歌在显示广告领域的地位。

谷歌前产品经理普尼特·苏尼(Punit Soni)表示:“Google+打造了一个无缝连接的身份系统和社交圈,用户可以通过统一的账号去进行登录,谷歌知道你的身份。”现在苏尼是Flipkart的首席产品官。

他同时指出:“Google+并没有给谷歌带来一个内容消费平台。”而这正是Facebook的优势所在。

谷歌法律总顾问肯特·沃克(Kent Walker)的说法更为直白,他在今年3月商界与反垄断监管部门的会议上表示,Google+是公司“许多令人痛苦的、不成功的产品里的一部分”。

“百日行军”

Google+深深地带有科技公司的烙印:它有内部代号Emerald Sea,有百日发布倒计时时间表,有一个专门的秘密研发基地(CEO也搬到了那里),有完整的公关传播方案。

对于Google+的发布,冈多特拉在2011年接受《连线》采访时曾表示:“我们正在用前所未有的程度和规模将谷歌转型为社交平台,这个项目的人员投入比以往任何一个项目都要多。”

冈多特拉拒绝对本文做出评论,谷歌方面也拒绝就此置评。

一名前Google+项目成员在谈及项目最初几个月的推进速度和工作“强度”时表示:“这绝对有点疯。在冈多特拉的理念中,获得成功的最佳方式是速度。他对行动有偏爱,但是可能需要做更多有关策略方面的工作。”

对于其他部门而言,谷歌在Google+上的做法也完全偏离了自己此前的行事方式。谷歌的大部分项目都是从较小的规模起步,通过自身的有机增长来获得规模和影响力。Google+之前的社交产品Google Buzz只有十几名员工,而Google+团队则突破了千人。这个项目从谷歌各部分抽调了人才,一名其他团队的工程师回忆:“当时我们都很好奇我们的工程师都去哪了。”

谷歌对公司内部复杂的视频会议系统进行改革,强迫员工使用Google+里的Hangouts视频聊天功能进行替代。据一名员工表示,这一功能“并不怎么样”。谷歌将员工奖金与Google+的成败挂钩,保密性、特殊的待遇以及CEO本人的关注度都导致员工对这个项目存在“疏离感”。

正式版的2011年6月28日推出,当时这个社交网络为用户提供了一些创新的功能:对联系人进行分组,通过“圈子”来实现分享内容的订制;用于视频群聊的Hangouts;集成了强大照片编辑功能的Photos。但是,媒体、用户和一些谷歌员工都认为Google+看上去与Facebook过于类似,或者说就是在Facebook的基础上加入了Twitter元素。

一名谷歌前员工回忆起了他在初次见到Google+时的感觉:“在Google+发布时我们就认为这看上去就像是Facebook,这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虽然有着这样那样的宣传,但是这最终只是一款很普通的产品。”

“并没有真正运转起来”

虽然听起来有些“事后诸葛亮”的味道,但是许多Google+团队的员工表示,这个社交网络的数据从一开始就不太理想。

由于谷歌的用户基数庞大,Google+在初期很快就吸引了数百万的用户。但一名前员工表示:“如果你看看用户数据,你就会很清楚地发现用户没有发布内容和重复登录,他们没有真正地接触产品。产品发布6个月之后一种看法在蔓延,那就是Google+未能真正运转起来。”

有人认为,由于Google+自上而下的推动模式,加上领导层对于这款产品不容有失的态度,导致了这些令人失望的数据没有及时被摆在台面上讨论。

这名前员工表示:“许多人认为,我们只要找到‘爆点’功能就能推动整个项目的起飞。”因此在过去几年中谷歌对Hangouts视频功能进行了改进,同时为用户提供了功能更加强大的照片编辑和搜索功能,但是这都没有起到效果。

多名谷歌员工和分析师表示,Google+原本可以通过各种方式脱颖而出,例如更加专注于移动端和消息应用,毕竟当时Facebook尚未关注这两块领域。相对于统一的社交网络,各个独立的社交应用更有获得成功的可能。遗憾的是,这不是谷歌的最初愿景,即在Facebook的领域打败Facebook。

对此,亚当斯表示:“很多人忽略了Facebook存在的网络效应。例如,这里有一间挺一般的俱乐部,你在隔壁建了一个更好的俱乐部,虽然这个俱乐部看上去更加豪华气派,但是谁会想要离开原来的呢?人们不需要另一个版本的Facebook。”

谷歌RSS阅读器的创始人克里斯·维瑟雷尔(Chris Wetherell)是公司内部最早开始探索社交产品的员工,他认为Google+的失败与一些基础性问题有关。“问题并不在于谷歌为何没能取得类似Twitter和Facebook那样的成功,而在于一家错的公司在错的时间去做了这件事。”

对Google+的拆解和重建

2014年初,即在Google+推出不到3年之后,这个部门搬迁到了谷歌园区里距离佩奇较远的一个区域,同时冈多特拉也于2014年从谷歌离职,寻求“新的机会”。

谷歌员工对于冈多特拉“主政”下的社交网络业务持两极分化的看法,由于Google+项目牵扯到了其他项目的传统领域,这引发了其他项目的不满。与佩奇的密切关系为他带来了庇护,但是由于Google+表现不佳,这样的庇护并没有存在多久。

离职一年多之后,冈多特拉还未宣布职业生涯的下一站。两名前同事表示,冈多特拉当前还处在旅行和放松的阶段,他此前的一名助理表示:“他还很年轻,应该不会现在就退休。他还可以去做一些别的事情。”

曾协助冈多特拉发布Google+的大卫·贝斯布利斯(David Besbris)接替了他的位置。贝斯布利斯在上任时表示:“谷歌将长期致力于社交网络”,不过在发布这一言论仅仅6个月之后,他的位置就被谷歌资深高管布拉德利·霍洛维茨(Bradley Horowitz)取代。

谷歌在任命霍洛维茨的同时,还将社交业务更名为“Google Photos和Streams”。上周,霍洛维茨在博客上将谷歌社交业务分解成“Streams、Photos和分享”。通过这样的重新定位,谷歌可以将“Streams”,也就是社交网络信息流功能的失败与其他功能的成功区分开来。

霍洛维茨称:“我认为目前是时候进行‘转型’了,或者更准确地说,是时候讨论已进行了一段时间的转型。Google+可以专注于去做目前做得不错的领域:帮助全球数百万用户通过他们感兴趣的东西联系在一起。不能实现这种目的的某些产品功能将被关闭。”

换句话说,如果能吸引用户的使用,Google+将从Facebook复制品转向更类似Pinterest的一款产品。与此同时,谷歌正在加大对独立社交产品的资源投入,例如Google Photos就已经获得了大量好评。

调查分析机构Gartner的互联网行业分析师布莱恩·布劳(Brian Blau)也表示:“我并不认为目前一款纯粹的社交网络对谷歌很重要,拥有一款能够连接到社交网络的产品则才是真正重要。”

业内人士认为,谷歌并不需彻底抛弃Google+品牌。而在几年之后,谷歌的“春季大扫除”名单中我们很可能会看到“Streams”的名字。

来源:Mashable

关键词:
本类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