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小祥子 » 资讯 » 互联网 » 正文

听听FM :传统电台对抗死亡杀手的首席剑客

时间:2015-07-30 编辑:佚名 来源:DoNews

互联网正在颠覆传统媒体,平媒已经江河日下,广播电台也在劫难逃。

近几年4G普及、网络资费的降低以及智能硬件、移动互联、车联网的发展,已经给网络电台的兴起创造了完备的条件。人们将不只通过收音机、汽车来收听传统电台的广播节目,还可以通过智能手机等移动智能设备,随时随地的收听网络电台的节目。对于传统广播电台来说,网络电台注定是来结束他们多年来无忧无虑的安逸生活的杀手,传统广播电台将要失去的不仅是高高在上的“贵族”的地位,甚至会象某些纸媒一样,将会失去作为大众媒体存在的空间。

听听FM,一个被推上战场的剑客

“现在,我国汽车的保有量约为1.4亿辆,每年新增约2000万辆,随着车联网的发展,车载智能终端将会成为网络电台的入口。然而,汽车只是海量智能终端发展的一个缩影,目前中国智能手机的用户达到8亿,我们预计未来单一网络电台的用户数量会达到4~5亿人,而现在的用户规模还不到成熟阶段的10%。”听听FM CEO梁春元在接受采访时表示。

在利好市场面前,以创新著称江湖的互联网创业团队自是不甘落于人后。从2010年开始,网络电台就登上新媒体舞台。一时间,蜻蜓FM、考拉FM、喜马拉雅FM等网络电台打破一切规则野蛮生长,他们纷纷推出苹果和安卓系统的手机客户端,从手机上抢夺广播电台的听众。2014年开始,他们开始生产销售收听网络电台的车载硬件,进军广播电台赖以生存的汽车听众市场,这把刀子直接捅进了广播电台的心脏。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这是一场不见流血的杀戮,而且被杀者还没有感觉到疼痛。

借用哈姆雷特的著名台词,“生存,还是死亡,这是一个问题。”但是,对于北京广播电台来说,这不是一个问题。虽然网络电台已经是竞争的红海了,每天都在上演的纸媒关门的悲剧,告诉广播电台的从业者,面对蜻蜓、喜马拉雅等笑面杀手已经捅进身体的利刃,唯有自我革命才能自救,唯有下海一搏才有生机。2014年北京电台投资创办了听听FM,准备在网络电台市场与掘墓者们正面一搏。被推上决斗场的剑客--听听FM,能抵挡得住众多杀手的围剿吗?

杀手之间无底线厮杀

“其实,眼下,多数广播电台的日子过得不错,年收益4、5亿元没问题。但是,广播电台内部大多数人都意识到5~8年后,传统广播电台的听众、市场必然会被网络电台抢走。”梁春元谈道。“传统广播通过无线电波传播,因此承载内容量、覆盖地区都有限,除了开车人群外,主要收听人群偏老龄化,另外单向传播的收听方式让听众被动收听,而且互动性差。但网络电台却解决了这些问题,不仅收听方式多样——可以通过智能设备随时随地收听,内容丰富海量,也可选互动,很多没有经历过收音机时代的85后、90后、00后逐渐成为网络电台的忠实听众。”

“网络电台虽然大势已趋,但现在只是刚刚起步,目前正是各家积累用户、培养市场的阶段,行业的商业模式还未形成,产品和技术不能形壁垒,唯一可形成竞争力的是内容。”梁春元认为,“网络电台的发展几乎遵循着与网络视频相同的轨迹。”那就是内容、版权之争。

2015年,几家先发的网络电台厮杀几乎到了白热化的状态。今年4月中旬,先是考拉FM声称蜻蜓FM盗版其独家音频节目。接着,荔枝FM与多听FM因盗版被苹果市场强制下架,两者的矛头也同时指向喜马拉雅FM,并公开宣称,“被下架是由喜马拉雅FM恶性竞争导致”。同时,喜马拉雅FM在4月17日宣布:“拥有大量独家排他正版授权,合作伙伴不必担心侵权。”到6月,喜马拉雅也抱怨说,因为同行在苹果商店恶意为喜马拉雅应用刷榜,被苹果惩罚性的下架,到记者发稿时为止,仍未上架。

就在混战未分胜负之际,国家监管发声,7月8日,国家版权局下发通知,要求网络音乐服务商停止未经授权传播音乐作品的行为,并于7月31日前必须将未经授权传播的音乐作品全部下线。虽然这个通知针对的是音乐平台,网络电台行业同样存在着这个问题。蜻蜓FM和喜马拉雅都号称可以收听3000多家广播电台的直播节目,但是到目前为止没有一家广播电台给过他们正式授权。

杀手的野蛮生长

蜻蜓和喜马拉雅心里很清楚,他们侵犯了广播电台的版权,但他们仍然拿着各个电台在他们平台上的收听率数字,在与某些收听调查公司合作,用这些数据服务于某些广告代理机构,甚至用这些数据拿来作为与广播电台谈判的筹码。这种网络电台无秩序的野蛮生长的状况,反映了中国互联网企业成长的一种模式。

以新浪网为代表的门户网站,他们在15年前开始的成长壮大正是这种无秩序的野蛮生长的成功案例。新浪、搜狐、网易等当年以零成本或低成本从报纸杂志媒体获得了内容,形成了海量的内容分发平台,纸媒几乎是用输血的形式,输出自己的血,养大了新浪网们。当新浪网们成长为影响舆论、影响广告主、影响读者的巨人时,连各级政府的官员都要惧其七分的时候,中国的纸媒发现自己已经快要死了。今天的蜻蜓、喜马拉雅们正是要重演这一出吸血模式,期待广播电台也会象纸媒一样任其宰割。

有纸媒的前车之鉴,广播电台不会束手就擒,蜻蜓和喜马拉雅们心里也清楚,这种免费的大餐还能吃多久,他们不知道。他们宣称要做原创内容,同时严防竞争对手使用自己的内容,出现问题后,并没有走法律渠道维护权益,而是去苹果应用商店告状,让苹果商店将侵权对手的应用从商店里下架,以此作为对侵权者的惩罚和报复。然而这种侵权行为在所有的网络电台都大量存在,蜻蜓和喜马拉雅使用广播电台的节目就是一个非常明确的侵权行为。A告B,B就再告A。苹果商店每天疲于应付这种投诉和下架、上架处理,而且这场丑剧连苹果都觉得太丢人,于七月中旬约谈中国市场上所有网络电台开发者,要求不要再搞恶性竞争,同时点名批评某些开发者为了提高下载量、或为打击对手,在苹果商店采用的各种作弊手段。

梁春元表示,版权纠纷究其原因还是因为优质的内容太缺乏,而购买版权则需要付出高额的成本。“对于商业网站来说,靠自己的力量生产原创内容这条路基本走不通。原创节目的不仅成本很高,而且需要专业的团队,而对海量的内容需求,内容完全靠原创是行不通的。”

这就给像听听FM这种有传统广播电台支撑的平台提供了更大机会。由于隶属北京广播电台,听听FM在内容方面可以直接使用北京广播电台的内容,同时由于传统广播电台之间存在着天然的盟友关系,电台之间可以通过内容合作,取得版权授权。

带枷锁的剑客信心满满

梁春元说:“如果说纸媒与门户网站经历的是一场遭遇战,纸媒的失败还可以以没有经验作为挡剑牌的话,广播电台今天已经很明白的看到了未来5年将要面临的危机,在这场已经看见刀刃搏命中,广播电台如果不能奋起反击,找到突围之路的话,他们的死亡就没有任何可以让人怜惜的借口了。广播电台在这个时候应该团结起来,首先保护好自己的版权,迟缓蜻蜓、喜马拉雅们刀落的速度;其次应该抱团共同发展,为自己赢喘息的机会;第三应该坚决投入网络电台市场,为未来挣得一席之地。”

听听FM就是北京电台应战的决心,除了拥有北京电台提供的资源优势外,这个团队还是一个拥有丰富互联网经验的专业团队。听听FM也是一个音频内容聚合、分发平台,海量节目内容既有广播电台的节目,也有网络主播的自媒体节目。为了吸引更多的网络主播,听听FM举办了“大主播”网络电台主播大赛,以更接地气的大赛形式挖掘更多新鲜声音与优质内容。

与市场上其他网络电台不一样的是,听听FM并没有把自己定位于一个单纯的网络电台,梁春元说:“我们还为传统电台的转型提供技术支持与服务,这与掠夺式发展的商业公司不一样,传统电台在向互联网市场转身的同时,最缺乏的是技术支持与服务,听听FM研发了一些技术与产品是可以直接帮助到广播电台的网络化建设的,这些是竞争对手不具备的。这些技术和产品可以免费提供给各地电台使用,面对未来的挑战和机遇,北京电台愿意和兄弟台一起在市场中共同成长。”

梁春元说,虽然听听FM上线时间比竞争对手晚了三年,但是他们有信心赶上并超越目前的领先者。梁春元说:“目前网络电台市场仍处在一个发展初期,现在的市场规模不到成熟阶段的10%。中国的广播听众规模近7亿,而通过网络收听电台节目的用户仍有待开发和培养。现在的市场竞争就象一场马拉松的长跑,起跑领先不算优势,如果进入中程的阶段还能领先的话,那才是优势。网络电台在内容制作、版权、政府管理等各方面的影响因素还未完全显现出来,尤其是未来政府可能会就音频内容服务出台相关的管理规定,这些不确定性的因素会对未来的市场走向有很大的决定性的影响。我相信,以听听FM的资源优势和专业的运营能力,我们一定能后来居上,为传统电台在网络电台市场挣得一席之地。”

但是,他也提到传统广播电台转型网络电台也面临很多挑战。首先摆在眼前的就是传统广播电台的地区性竞争需要向全国性竞争转变。例如,北京广播电台在北京地区的收听率为70%,如果做网络电台,网络无边界,竞争将变为全国性、多元化。同时,一大批传统广播电台主持人如何实现自我突破,摆脱原有体制的条框限制,更多的融合网络传播特点,制作出更个性化、有质量的节目也是当下最紧要解决的问题。

关键词:
本类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