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小祥子 » 资讯 » 科技 » 正文

传闻多年的喜马拉雅雪人,它们真的存在吗?

时间:2015-07-04 编辑:佚名 来源:煎蛋网

即使你没有亲眼见过,你也能想象雪人是个什么样子。从史酷比到神秘博士,丁丁历险记,怪物公司,几十年里,“可恶的雪人”时不时出现在电影、电子游戏和电视上。

在流行文化里,雪人身形庞大,不修边幅,长着一双硕大的脚和狞恶的长牙。浑身覆被灰色或白色的皮毛。它常常被刻画为在白雪皑皑的山头孤独地游荡,是向我们暴力进化史的野蛮倒退。

除去怪谈或煞有介事的想象,神秘莫测的雪人究竟是不是真实存在呢?近几年里,现代遗传学被用在对喜马拉雅雪人的研究上。或许这个谜团最终会水落石出。


一个雪人(显然不是取自现实生活)

雪人是众多假想的“猿人”中的一种,在世界其他地方,人们所谈论的大脚怪或野人,都不在本文的讨论范围。

雪人出自民间传说。这个形象上溯邈远,是夏尔巴人传说和历史的重要部分,夏尔巴人是尼泊尔东部一支生活在平均海拔12000英尺(约4000米)的部族。

Shiva Dhakal在他夏尔巴人和雪人的民间故事一书中收集了12个传统故事,在他的故事里, 雪人是个危险分子。

比如,“雪人歼灭战”讲的就是夏尔巴人向一窝子残暴雪人寻仇的故事,他们故意在雪人面前喝酒,并极力鼓动雪人也照着做,最终雪人自相残杀。幸存下来的雪人则展开报复,它们跑到更高的山上,继续劫掠。

在另一个故事中,一个当地姑娘不幸被一个雪人奸污了,随后得了一场病。在第三个故事中,随着太阳升起,雪人生得高大壮硕,人们看到它就失去了战斗力,吓得哭爹喊娘。


巍峨孤冷的喜马拉雅山

这些故事均充斥着民间传说的一个重要目的:予以激励或道德教育。尤其是,提醒夏尔巴人不要接近那些危险的野生动物。

“或许,有关雪人的故事起的是一个警告的作用,很可能是出于道德教育,那样小孩就不会跑太远,从而处于部族的保护之下,” Dhakal说。

“有人认为雪人代表的是山地人们内心的一种恐惧,使得他们在恶劣的气候中更坚强,更无畏。”

但当西方的登山家前往喜马拉雅地区,事情愈发离奇和轰动起来。


从尼泊尔发现的疑似雪人的头皮和手掌

1921年,探险家和政治家Charles Howard-Bury带领一支探险队攀登珠峰。他发现了一些巨大的脚印,并被告知那是“密啼康密”(metoh-kangmi)留下的,意即“人熊雪人”。
当探险队返程时,一位记者采访了其中一些队员。遗憾的是,Henry Newman是个马虎眼,他将“metoh”误译为“肮脏”,并觉得加上“可恶的”来形容更恰当。

于是,一个传奇诞生了。当地有关雪人的目击耳闻陆续被西方旅游者翻译,一个奇特的形似猿人的雪人的故事由此产生。

上世纪50年代,人们对雪人的兴趣高涨,大批登山家发起寻找雪人的探险活动。

甚至连好莱坞明星James Stewart也凑了一把热闹,他在行李箱里藏了一根雪人的手指。不过在2011年,DNA检测证实那只是一根人的指头。


不丹,一只疑似雪人脚印的浇注石膏模

从那时起,脚印便纷纷在雪地、DIY风格的电影、渣像素的照片以及来自登山队的目击者的叙说中出现。众所公认的野人头骨以及骨头碎片、毛发样本均被一一发现。但一经检测,就会发现这些证据都出自其他野生动物,比如熊、羚羊、猴子等。

尽管没有任何确凿证据,人们仍然在喜马拉雅山区孜孜不倦地寻找雪人。雪人是神秘动物学的一个事例:寻找那些因为缺乏证据而不能确认存在的生物。

登山家Reinhold Messner应该是最有名的雪人猎手。上世纪80年代,他声称曾在喜马拉雅山区见到过雪人一次,并数十次返回山区以查明真相。

Messner对目击事件给出了一个简单的解释:雪人其实是一只熊。


喜马拉雅山区,亦称雪人国度

Messner辩称,雪人传说实际上是熊和夏尔巴民间故事中危险动物的结合。

“所有雪人的脚印都是熊踩出来的,”Messner说。“雪人并不荒诞,它是真实存在的。”
他非常鄙夷雪人是某种猿人的说法,而此种说法得到Howard-Bury和Newman的支持。

“人们对事实视而不见,他们热衷于疯狂的故事,”他说。“他们希望雪人就像尼安德特人那样,他们希望雪人是间于人类和猿类的混合体。”

在2014年,Messner的观点得到了一些不太可能的佐证:来自基因学。


北极熊(Ursus maritimus)是一种大型陆生掠食者

牛津大学前遗传学教授Bryan Sykes决定对一些疑似雪人进行检测。

他和他的团队分析了一些据说是雪人的不同寻常的灵长类动物的毛发样本。其中一些是Messner提供的。然后他们将“雪人”的DNA与其他动物的基因组进行对比。

该团队发现另外两组喜马拉雅地区的样本——其中一组来自印度拉达克地区,另一组来自不丹——均与一种生活在4000年前的白熊的基因吻合。

这表明喜马拉雅山区曾生活着一种尚未可知的熊类,一种古代白熊和棕熊的杂交品种。“如果这些熊广泛分布在喜马拉雅山区,那它们可能就是雪人确证的生物学基础。”团队写道。

然而,该说法很快陷入了困境。


北极熊未在喜马拉雅山区被发现

“喜马拉雅山区的北极熊听起来很酷,” 丹麦哥本哈根大学的Ross Barnett说,他与Ceiridwen Edwards共事 ,随后去了牛津大学,他决定进行复测。

Sykes和他的团队把他们所有的DNA数据都上传到一个叫做基因银行的公共数据库,“很容易就下载下来了,” Barnett说。

他们发现一个重大的错误。“它们并不与他们所说的更新世的白熊完全匹配,” Barnett说。“倒是与现代北极熊匹配,并且实际匹配度微乎其微。”

这是一个不那么令人振奋的解释。与其说白熊的隐秘种群生活在喜马拉雅山区,Barnett和Edwards反倒认为是因为毛发的DNA遭到了破坏。

毛发是远古DNA的很好来源,因为角蛋白阻止了水的侵害,但它却可以降解。


白熊强大得足以称其为雪人

“我觉得我很失望,”Barnett说。“这些出人意料的发现是大家都想听到的。事实上,我们对推翻证据有一点悲伤,但在最后,这对于搞清真相是非常重要的。”

华盛顿史密森学会的Eliécer Gutiérrez和劳伦斯市堪萨斯大学的Ronald Pine重复进行了该项研究。通过对比基因序列,他们发现“毫无理由相信”两组“雪人”样本是来自除棕熊以外的其他任何物种。

Sykes和他的团队发表了一项声明以承认他们的错误,但他们指出“关于那些喜马拉雅雪人的样本明显不是来自一种迄今未知的灵长类动物的结论是依然成立的。”换句话说,那些样本一点都不像是来自猿人。

不过,有关类猿生物生活在山区的观点相比数十年前更为可信了。我们现在知道原始人类的种群在很长一段时期被忽视了。


霍比特人头骨(弗洛里斯人,左)和正常人类头骨

以丹尼索瓦人为例,他们是一支已经灭绝的人种,从西伯利亚一个山洞少量支离破碎的残骸得知其存在。残骸只在2008年被发现,基因分析也表明他们生存了成百上千年,大约在40000年前才灭绝。

另一个已消失的人种生存了更久时间,矮小的“霍比特人”或许生活在距今12000年的印度尼西亚。这表明或有其他种群有待发现。

2004年,Henry Gee在《自然》杂志上写道,随着霍比特人的发现,“弗洛里斯人生活年代如此之近,在地质条件上,提高了其他一些传说的可能性,雪人这样的类人生物,或是基于繁复伪证中的分毫真理。

按照这个逻辑,事情是很明朗的。但问题是,仍然没有有力的证据,并且如果未知猿人的种群确实存在,那我们总该要看到确凿的东西。


棕熊(Ursus arctos)在亚洲诸多地区都能见到其身影

如果你深入它们的栖息地,灵长类动物和其他大型动物是很难被错过的,就算它们不常见。“当你要寻找稀有的灵长类动物,比如倭黑猩猩和红毛猩猩,是很容易发现其存在证据的。” Barnett说。

“理论上喜马拉雅地区是有大型猿类种群存在的,”诺克斯维尔的田纳西大学的Vladimir Dinets说,他曾在喜马拉雅地区工作。

“但是这些地方生活着大量的人群,因此当地所有比老鼠大的哺乳动物经常遭到各种方式的捕杀。”他说。

动物们可能需要到很远的地方才找得到足够的食物,这使得它们尽力保持隐蔽。


即使日本猕猴(Macaca fuscata)也需要保持暖和

气候也是一个因素。灵长类动物可能需要与喜马拉雅地区的恶劣天气作斗争。

“即使它们像日本猕猴一样耐寒,一种众所周知的耐寒灵长类动物,寒冬来临的时候它们也不得不退回到 亚热带森林里。” Dinets说。

再者,这将必然意味着发现。“森林只剩了肤寸之地,” Dinets说,“很久以前,它们绝大多数都因为农业而被迫离开。”

雪人仍然固执地拒绝现身。


有没有可能棕熊就是真实生活中的雪人?

2011年,一支由俄罗斯人领导的考察协会声称找到了野人存在的铁证,还包括一张床。
然而,出生在俄罗斯的Dinets说这只是一个并没有什么实质证据的噱头,反而,这是门外汉的惯用伎俩。

“20多年来,前往山区寻找雪人的夏季旅行时城市精英们热衷的消遣方式,” Dinets说。

“唯一的结果是,塔吉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山区的每一个村庄都有一个指定的‘雪人目击者’,他的工作就是同来访者讲述雪人的传说,带领他们前往更偏僻的村庄,那些地方据说是目击事件的发生地,也需要他们花费更多的钱得以生存。”


棕熊可以两足站立,距猜测雪人也可以

总的来说,喜马拉雅地区没有未知灵长类存在的确凿证据,并且有大量理由怀疑它并不存在。

看来北极熊在喜马拉雅地区存在的证据也不是那么有力。熊只或许涉及传说,但它们很可能是棕熊,一种在亚洲任何地方都很常见的物种。

Dinets相信,许多有关雪人传说的可能解释是类似棕熊的误会,并结合了人们讲述神秘动物的传说的癖好。

可能这并不意味着探寻会终止。“事实上,不管什么证据能不阻止人们寻找雪人,”Barnett说。只要我们喜欢传说和虚构的故事,我们就不会忘记雪人。

[放学回家 via BBC]

关键词:
本类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