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小祥子 » 资讯 » 科技 » 正文

天体运动主义者们一丝不挂的生活

时间:2015-07-02 编辑:佚名 来源:煎蛋网


绝大多数人在公众场合裸体会感到不自在,但这对于某些人来说却是一种生活方式。美国作家Haskell Smith克服了各种困难,整整一年都沉浸在天体运动的世界里。

“如果来到机场,就不要拿炸弹开玩笑。在和天(裸)体运动者相处时候,就不要拿乳房开玩笑。上帝保佑,你千万不能勃起,否则你可能会被要求离开,”Haskell Smith说到。

这些是他访问了众多世界各地的裸体度假村后总结出的经验。

他的第一站是加利福尼亚沙漠之中的棕榈泉度假村。“当时我吓坏了。我在酒店房间里的时候非常犹豫非常焦虑,在全身涂上厚厚的防晒霜之后,我走到了泳池,灯塔上的光源照得我全身发亮。游泳池的那些人全都看着我,很快他们双手遮脸。”

“我想当时真是难为情,‘嘿,等等,我比你们要年轻20岁,’然后我低头一看...我明白了,我的天。”


狗要牵绳,人要脱衣

在那次防晒霜失礼事件之后,他又走访了欧洲的数家裸体度假村。位于法国南部的阿德格角(Cap d'Agde)非常有名,一旦你进入这个“裸镇”的地盘,根本不用担心狗仔队和好奇的路人。

“那里人人都裸体,但是很奇怪,那里竟然还有一个干洗店,我不知道他们的生意从何而来。你可以赤裸裸地去杂货店购物,清晨赤裸裸地吃着羊角面包喝着咖啡,这是如此怪异,又是如此有趣。你还可以赤裸裸到酒行,这些都是完全OK的。”

有19位来自欧洲各地的天体运动主义者在奥地利阿尔卑斯山徒步旅行了一周,是令人惊讶而又愉快的。

“空气很干净,因为海拔高度的原因,你会感觉很累,但你不会流汗,所以不会感到不舒服,因为皮肤是神奇的恒温器。”

但当天气变冷,风大下雪的时候,他只能穿上些衣服,但团队中的其他成员仍然坚持裸体。他回忆起一对英格兰夫妇,他们喜欢走小路,“看,池塘结冰了。”

如果有“纺织品”(指穿衣服的人)与他们相遇,大部分人会微笑和大笑,并端起他们的相机。

“但有一天,我们遇到了一群基督教徒步旅行者,他们的领队让他的队员们把头转过去,不想看见我们,真让人不可理喻。后来当我们被湖边野餐的时候,我们再次相遇,他们为我们做了祷告。”

尽管社会对天体运动逐渐宽松,但Haskell Smith进入天体运动场合脱衣服的时候总是有些紧张。

“这些担忧来自你自己的脑海。天体运动者真的不在乎。你所看到裸体几乎都是电视广告中的演员和模特儿,我们都被洗脑了,认为裸体应该这种样子。”

“裸体者其实和其他人没有差别,所以要接受自己的身体和别人的身体。我们的社会需要各种形式的宽容,这是一个好的开端,”

他见过社会上形形色色的裸体者,从医生到消防员,从大学教授到办公室工作人员。

裸体礼仪

  • 毛巾很重要,既实用又卫生
  • 不要盯着看,这是不礼貌的
  • 抛媚眼和性暗示极可能导致被驱逐
  • 摄影是不受欢迎的,除非对方许可,所以收起你的相机
  • 隐私保护很重要,自我介绍的时候许多裸体者只告诉你名字,而不会报全名。
  • “很多的裸体度假村成立于50年代和60年代,设施已经老化,现在这些基本上成了裸体者退休中心。但是新一代年轻的天体主义者喜欢去海滩,喜欢野营。几乎所有天体运动者都这样,因为他们喜欢裸体游泳。一旦你尝试裸体游泳,你会发现这种感觉非常棒,你会爱上裸体烧烤和裸体徒步旅行的。”

    为了在巴哈马群岛清澈透明的海水中裸泳,是他终于说服了他的妻子跟随2000位其他天体主义者乘坐加勒比邮轮一同前往。

    “大多数都是成双结对而来的,无论是同性恋还是异性恋。但如果你是单身,那么这些裸体夫妇会把你当作怪人。所以我把我夫人也带上了,也许是因为她有吸引力,突然间我们成了派对的主角。”

    “对我来说,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有一个晚上我去迪斯科,看到有位70多岁的女性,穿着透明的法式女仆服。她步入舞池开始跳舞。我心想:“这是我见过的恐怖的事情,也是我见过的最励志的故事。我希望等我老了也会有这种勇气。”

    Haskell Smith决定调查天体运动这种亚文化现象 -- “他们是如何克服心理障碍而裸体生活的?”。

    但一年就足够了。他与妻子到加勒比海美丽荒凉的海滩上,他们去裸体游泳。“我是想组织一场上百人的裸体烧烤活动,但没有那么多人,”他说到。

    他得出一个结论:天体运动绝对与性无关。另一方面,这并不意味着不会发生恋情。

    “人类社会不能阻止天体运动。有时我发现我会盯着人们思考,你会看到奇怪的手术疤痕,可以想象出他们的病史。”

    “看到形形色色毫无掩饰的人,的确很有趣。”

    [人一 via bbc]

    关键词:运动
    本类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