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小祥子 » 资讯 » 科技 » 正文

冻雕术:把脂肪冻成一坨屎拉掉

时间:2015-06-29 编辑:佚名 来源:煎蛋网


“眼看脂肪融化掉!” “20天掉20斤!” “穿回高中年代的牛仔裤!”

减肥产业吹捧着种种不靠谱的速成术:保证能阻碍碳水化合物吸收的草本药丸、束身带、腹肌刺激器、“塑形”器、皮肤贴片、减肥茶、“激动人心的医学突破”、高价的黄油咖啡,全都是“该电视广告真实有效”。想靠投机取巧变瘦结果就是登上上当受骗直通车。

当我听说一种整形术能一下午就把你的脂肪冻掉时,我还以为不过是充斥响亮口号和万能药的饱和市场里又一个无耻骗子。甚至连他们的名字都听上去就是骗人的:冻雕?术。

冻雕术听着像是Margaret Atwood吃多了替代脂肪做噩梦幻觉里的东西。你进去后医生会把你的“患处”赘肉用两块冷冻板夹住,用凝胶垫包裹该处以防?7°C的冷冻板在逐步降低脂肪细胞温度时造成皮肤损伤。脂肪细胞比皮肤细胞更快冻结,热电致冷被调控在足够冻死脂肪,但不至于导致冻疮的程度。一个小时的疗程后,冻肉通常会被按摩一番,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冷冻过程杀死脂肪细胞后,它们被白细胞攻击,转变成甘油三酯并被肝脏代谢排除。一些医生会澄清说病人的脂肪是通过尿液而不是拉屎排出,不过一样都是代谢产物,不是么。

不开刀、不出血、不用病假,只用消耗和洗趟牙差不多的时间就能让身体大幅度逼近如今的刻意审美标准。脂肪细胞一旦被杀死就会“从身体中自然地排出”,其实就是拉代谢产物的文雅说法。速成术!不用节食!不用锻炼!当屎一样拉掉!

我懂的,这一切听上去就像是陶宏开教授会热烈赞同的那种绝望的救命稻草式伪科学。但这种疗法基于正经的研究,已被FDA批准并在全美的整容院里实施。

冻雕术的起缘故事和其工作原理一样怪异。这个创意是由皮肤科医生和研究者Rox Anderson大夫和Dieter Manstein大夫提出的(冻雕相关人员都必会提及两人是哈弗的)。两人通过观察小孩吮吸雪糕导致雪糕戳脸处长出酒窝的现象,发现脂肪能被冻掉。这种冷冻导致的酒窝称为“雪糕脂膜炎”,这名字听上去就假得吓人,但却的确是公认的医学病症。

冻雕术背后的医疗设备公司Zeltiq通过在尤卡坦黑猪身上试验Anderson和Manstein大夫的假说,建立了一种疗法来激发“细胞受控死亡”,使脂肪细胞里的脂类结晶而保持其他身体组织完好。

为了得到把赘肉拉进马桶的特权代价不会便宜,但人们乐意把脂肪当屎拉。美国皮肤外科学会最近的调研表示这已是最常见的塑身疗法。自从2010年Zeltiq自创的赘肉坏死疗法登场以来,医生们已经实行了150万次疗程,每疗程费用$400到$1,800不等。

“我们有17台治疗机,已经做了超过一万五千次治疗,”加州南部滨海整形的医学主任Grant Stevens大夫说。这还只是一家诊所,就排出这么多人油。

Flash" allowscriptaccess="always" allowfullscreen="true" wmode="opaque" width="600" height="400"/>

人类尝试创造不开刀排脂设备已经几十年,这种执念也不是最近才有。震动甩脂带早在1850年就已出现,在60年代开始流行,广告有时会宣称他们通过抖动身体,松动脂肪细胞来“定点减脂"。腹肌调理带是它们的现代祖先,FDA只批准它用于肌肉萎缩的复健,但它经常也被当作健身工具行销。新器具和疗法不时涌现,比如来自捷克的塑身疗法Vanquish,使用“组织深部加热”定位和杀死脂肪细胞,可算是某种逆向冻雕术。

用冷冻杀死细胞的想法显然不是冻雕首创的。医生在身体局部施加极度低温的冷冻治疗是一种癌症疗法。在肿瘤和癌前增生上浇液氮是治疗体内和体表肿瘤的常见手段。

尽管冻雕术的古怪性令医生们存疑,它更多地属于一种已被接受想法的新奇和特定应用。

“一开始其实我是拒绝的。整形外科里未经证实的说法汗牛充栋,所以我自然不肯相信看上去美好得不切实际的东西,”土狼屯市的整形诊所创始人Frank Lista大夫说。“尽管不是减脂的灵丹妙药,这无疑是非常有意思的技术。”该整形诊所目前把自己列为土狼屯的“首席冻雕中心”。

以下是关于冻雕不得不说的故事时间

冻雕术广告做得好,但很多从业医生很快会指出它不适合全身减重。你能把脂肪冻死排出,但只能一次一咪咪地进行,只能在规定部位、规定体型的人身上进行双规,注意事项很多。

由于每次冻死的脂肪数量很少,不要指望肉眼可见的体重变化,病人也只能预期冷冻部位20%至25%的“永久性脂肪减少”。这意味着就算它完全像宣传得一样有效,治疗结果也仅是微妙的体型变化。效果通常需要数周至数月才会显现。麻省综合医院的一份研究指出病人平均减掉大约40毫升的脂肪。一斤脂肪约为500毫升,那么40毫升只有一咪咪那么多。

“我坚持不弃疗去了多次,相对减脂量他的价格相当土壕,”冻雕病人Sherrie Barrick说。“总体减重会是更好的选择。不过我还是比较满意疗效,因为我现在胖得比以前好看了。”

作为比较,人们每天一般拉屎一到四斤不等,所以一次正常拉屎导致的减重就比一次冻雕疗程要多得多。这治疗真是一次昂贵的屎遁。


而且,恶~~~~~~~~~~~它看上去是这样

根据整形手术网上社区RealSelf,冻雕术好评度平庸,支持率为63%而且很多人声称在他们身上疗效不显著。另外有人报告有痛苦的增生等症状,只能通过手术去除。

一些整形业者不提供冻雕术,理由是相比传统吸脂术疗效不明显而且缺乏长期效果的研究。其他医生则质疑Zeltiq公司本身。一些临床医生批评Zeltiq在它的机器上安装名为coolConnect的软件直接收集病人数据。Zeltiq辩解说这些是总体数据而且不含病人身份,符合行业规范,但是机器不经过医生自行收集信息难以得到从业者认同。

然则我在RealSelf社区上亲自交谈过的每个人都表示他们对疗程总体满意,例如其中一位来自内华达地区起先不确信是否管用的母亲Airene Haze。尽管有着种种限制,而且听上去就显荒谬,人们还是不愿意就此弃疗。

冻雕术兜售着无痛塑身的梦想,利用医疗科技在字面意义上把问题拉掉。对Zeltiq以及整个减重行业表示愤世嫉俗很容易而且应当,但在这个例子里,点错科技树还是管用的,你真能把肥肉冻成屎拉掉。

[王丢兜 via gizmodo]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