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小祥子 » 资讯 » 科技 » 正文

猪比我们想象的更诡异

时间:2015-06-28 编辑:佚名 来源:煎蛋网


你造吗?在西部时代人们曾经像牛仔赶牛一样赶过猪?他们把大群的猪穿过荒野赶着去屠场。而且,猪每年都会攻击和杀死人类,包括一个被拖拉机卡住的倒霉男人。我们和猪之间有非常奇怪的关系。Mark Essig的新书《低等野兽——卑贱的猪从猪嘴到尾巴的历史》讲述了你想知道的猪的迷人历史。你会知道你和猪有多相似,以及其他所有你不知道你想知道的事情。

《低等野兽》开头我们看到一章讲述猪的进化,活脱脱就是经典的超级恶棍独白——“我们并不那么截然不同,你们和我们。”Essig展示了在特化动物的世界里,猪和人如何跟随相同的路径变成了杂食专家。当然我们外表不同,但从嘴到菊之间的那些东西基本一样。人和猪都进化成食用坚果、根、肉、脂肪、糖、水果,和下脚料。

这意味着对两个物种来说,它们的牙齿擅长从撕到嚼得所有任务,内脏擅长降解材料,结肠吸收任何食物里的所有水分。(而且任何干过养猪的人都知道猪和人的代谢产物看上去都一样。)

我们的外表也不是那么的不同。猪鼻看上去蠢钝无用,却既有指尖的敏感又有脚底的强度。就像双手一样它能捡起和操控它遇到的东西——如果你吃的东西大多是半埋在森林地表的碎砾里。

贯穿全书我们会知道为什么猪和人发展了联姻关系,为什么猪能被放养,为什么一些文化喜欢猪肉而另一些人为猪污秽不能接触。我们同时会遇到我们想知道的关于猪的趣事,以及几件我们从未想到的事情。这里我们能找到罗马人做猪的菜谱,他们最喜欢吃猪肉了。(他们喜欢用无花果养肥的猪的肝脏经过发酵鱼酱腌制后抹油烧烤。)一个研究者发牢骚道他关于猪聪明的研究没有火起来因为人们都知道猪聪明。

然后添油加醋的是一个农夫的故事,他出去喂猪就再也没有回来,后来人们只找到他的牙齿。

如果你吃猪肉,读此书时你会想要一盘在边上。如果你不吃猪肉,读了你可能想吃,但你也会觉得不吃是有理的。了解猪使你仰慕他们。猛烈的野猪,贫瘠的生猪,森林猪的部落,故意填肥的肉猪都是猪的大范围适应性的栗子。本书会给你一种对曾经同时漫游野外和被人食用的多个品种的猪的怀旧。

读到不可避免的大规模生产和工厂化养殖的一章时你不可能不感到悲伤,残忍和缺乏个性被同时展示。幸运的是,这不是最终篇章,Essig谈到当发展中国家转向工厂化养殖以期高效地把美味的卡路里投向市场,发达国家(大多数已经有了足够的卡路里提供)正在缓慢的转向更好的猪肉养殖方式,和更好的肉质。

聚焦于猪肉作为受欢迎的食物而不仅是一种必需品的第一章全是关于罗马的纵欲。尽管很少有人会想像古罗马人一样饮食,这不失为一个很好的模式——不是它的穷奢极欲,而是把猪肉视为一种盛宴。现我们食肉吃货们知道猪的品种那么多不是只有两头乌,而且他们的风味变化多端,我们也许会受启发去吃遍所有不同养殖方式产出的不同种类的猪,而不只是一成不便的麦香猪柳蛋三明治。

via io9 http://io9.com/pigs-are-much-much-weirder-than-you-ever-realized-1714092745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