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小祥子 » 资讯 » 科技 » 正文

反乌托邦还是乌托邦:《明日世界》就真那么不靠谱么?

时间:2015-06-27 编辑:佚名 来源:煎蛋网

周末我(原作者)去了看《明日世界》,尽管自从看到片花此片就让我激动不已,不温不火的评论却令人略为扫兴。

《明日世界》不算精彩而且目标群体比我预想的低幼,但它明晰传达的信息很重要。

影片的中心思想是梦想家改变世界的能力。开场闪回展示了1964年纽约世博会上人们所拥抱的乐观主义世界观,及其与主角学校日常的粗暴反差。

日复一日,凯茜被灌输忧愁的厄运:相互确保摧毁、冰川消融和海面上升导致的地区失稳。

随着有关NSA监听的愤怒辩论,好像老大哥确实在看着你。但1949年奥威尔写出此书时他想像这一切发生在遥远未来的1984年——30多年前。我们肯定能把反乌托邦到来抗拒得更久。

甚至文学课讨论主题也是反乌托邦,引经据典的是赫胥黎的《美丽新世界》(正被改编成电视剧)和奥威尔的经典《1984》。

气候变化是真实存在的,战争是真的,贫穷是真的,推理小说流派里充斥的反乌托邦也是真的。

反乌托邦小说部分地受到一种可能未来的启发而来;如果我们不逆转这个趋势那么[a]我们得到这种未来,[b]这当然只是娱乐,但有时它也是个警告。

随着加州大旱屡创纪录这似乎要成真了,我能数出三本最近出版的关于水短缺的书(《水刀》,《舍伍德国家》和《水之记忆》),都是好书。

但电影想要强调的似乎是相信一切皆有可能相比相信灾难和争端的预测是更能引致正面变化的催化剂。

人性本恶。面对看似无解的压倒性难题,有些人会采取行动,但我们经常直接放弃或者拒绝接受。

就娱乐媒体来说,未来看上去很不美。就算有超级英雄和其他惊奇人物来救场,他们的行动仍然导致大规模毁灭(说你呢,超人)

我乐见写得好的反乌托邦,但是个人来说我渴望看到基调更充满希望的作品。


独眼巨人机能垂直起飞、悬停、无声,还能突破音障。不要告诉我这不可行,给我造个差不多的灰机也成。

尽管科幻文学有着对真实性和可行性的追求,很难否认1957年《汤姆·斯威夫特和他的超音速独眼巨人机》(内有“明日世界新发明的刺激故事”)带来的纯粹乐趣和娱乐。

诚然,一个故事需要有一个问题或者冲突来解决,但我乐于看到作家们能更多的挑战自我。在反乌托邦里发现问题太过容易,正如一旦相信前景暗黑无望就太容易陷入麻木。

我真心相信思考一切皆有可能更有可能激励人们去将之变成可能。

梦想家能够想象未来并将想象力分享他人,不管是通过书、电视还是电影。

受到这些想象中的奇迹的激励,愿意去相信的科学家、工程师、发明家和普通人们会弄明白如何变成现实。

试着克制一下犬儒主义,毕竟,对未来保持乐观就这么不切实际么?

《明日世界》也许不会卖座,但如果为了表示我相信乐观主义和建造美好明天的潜力,我会自豪的戴上这枚明日世界胸针。

[译者吐槽]这片出来时我直接哭了:“此生居然还能看到叶永烈《小灵通漫游未来》变成大电影,60年代乐观主义黄金年代要回归了。。。。”结果是票房毒药,不但直接导致《创·战记》续集被取消,预计至少十年内整个同类型流派就此黄了。此生还能再等来几个60年代啊。

[王丢兜 via GeekyLibrary ]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