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小祥子 » 资讯 » 创业 » 正文

刻薄者必败!——YC创始人的深度分析

时间:2015-07-24 编辑:佚名 来源:创业邦

随着80后逐步成为TMT行业的中坚力量,刻薄者越来越失去市场,因为:(1)刻薄者在重大事情的选择上往往逐利且短视;(2)员工不喜欢和刻薄者共事;(3)业务合作者不喜欢跟刻薄的人合作。为什么80后比我们这些70后的老家伙们对刻薄者的容忍度更低呢?因为80后的成长环境更加简单有序,商业规则已经成为了主流。

YC是硅谷最成功的加速器之一,其创始人Paul Graham在近十年阅人无数的投资经历中会如何总结这个问题呢?点击阅读英文原文。

最近我非常惊讶地发现:在我所认识的最成功人士中,刻薄的人是如此地少。虽然有例外,但的确非常少。

刻薄并不罕见。事实上,一直以来互联网向我们展现的东西之一就是人们可以多么地刻薄。几十年前,只有名人和专业作家可以发表他们的见解,而现在每个人都可以,所以我们都可以看到原来被隐藏起来的、大众刻薄的一面。

尽管确实有很多刻薄的人,但是在我所认识的最成功人士中,刻薄的几乎为0。为什么呢?刻薄和成功是负相关的吗?

当然,部分原因是样本选择偏倚。我只认识在某些特定领域工作的人:创业者、程序员、教授们。我也愿意相信其它领域的成功人士是刻薄的,也许有些成功的对冲基金经理是刻薄的,对此我了解不多而无法断言;很有可能大部分成功的毒枭是刻薄的。但是至少在这个世界上,有很大一部分是刻薄者无法主导的,而且这个部分看起来在继续扩大。

我的妻子Jessica(也是YC的联合创始人)是那种罕见的对于人性有X光般洞察力的人,和她结婚后就像站在机场的行李安检仪旁边一样。她从投行转行到了创业的世界后,一直都吃惊于两个现象的一贯性:成功的创业者总被证明是好人,而坏人创业往往总是失败。

为什么呢?我想有几方面的原因。一个原因是刻薄让你愚蠢,这就是为什么我讨厌争斗。争斗并没有足够的普适意义,因此你永远无法在争斗中做到最好。成功总是以环境和身在其中的人作为自变量的函数。争斗中,你不是靠想到伟大的创意,而是靠想到适用于某个特定情形下的小把戏来赢得胜利。而且陷于争斗之中和解决真正的问题需要同样多的脑力,这对于一些在乎自己大脑使用效率的人来说尤其痛苦:你的大脑转得很快但劳而无功,就像轮子空转的汽车。

创业公司不是通过攻击他人,而是通过超越来取胜。当然会有一些例外,但是通常而言取胜之道是使劲向前冲,而不是停下来陷于争斗。

另外一个刻薄的创始人会失败的原因是他们无法使最好的员工为他们工作。他们可以雇佣那些能够忍受他们的人,因为这些人需要一份工作,但是最好的员工都有其它选择。除非超级能忽悠,否则一个刻薄的人无法说服最好的员工来为他工作。拥有最好的员工对任何一个组织都有帮助,但对于创业公司来说却是至关重要的。

此外还有一个因素在起作用:如果你想有伟大的成就,以仁爱之心为驱动力会有所帮助。那些后来成为顶级富豪的创业者不是那些被金钱所驱动的人。几乎每个成功的初创企业都会在前进的路上收到并购的offer(注:与其说所有接受大额并购offer的创始人都仅仅是被金钱所驱动,不如说是那些没有接受的创始人有其它的追求。同时,被金钱所驱动的人也可以有乐善好施的动机,例如照顾家庭,可以自由地参与改善世界的项目),那些被金钱驱动的人会接受它,而那些被其它因素所驱动的创业者会继续前进。或许他们不会很明确地说出来,但是通常来讲他们是在尝试着改善世界。

换而言之,那些想要改善世界的人们具备天生的优势(不可能所有成功的初创企业都在改善世界。但是它们的创始人,如同父母一般,真心相信它们在改善世界。成功的创始人热爱他们的公司,尽管这种爱如同人们之间的爱一样地盲目,但还是出自真心)。

令人兴奋的是:刻薄和成功的反相关,并非是仅局限于初创企业的个例,这是未来的趋势。

在大部分历史过程中,成功意味着对稀缺资源的掌控。人们通过争斗而取胜,无论是游牧民族把采猎者赶向贫瘠的土地,还是在“镀金时代”中金融巨鳄互相斗争来形成对于铁路的垄断。对于历史中的大部分过程来说,成功意味着在零和博弈中取胜,在这其中的大多数情况下,刻薄不是缺陷反而很有可能是优势。

情况在变化,越来越多重要的博弈不再是零和博弈。越来越多的情况下,你不再是通过掌控稀缺资源,而是通过新创想、新创造而取胜(Peter Thiel指出成功的创始人仍然通过控制垄断来获得利润,只是这种垄断来源于他们的创造而非掠夺。尽管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对的,但是也意味着在成功者类型方面的巨大改变)。

人们可以通过有新创想而取胜的历史很长,公元前三世纪阿基米德即为如此,至少在一个入侵的罗马士兵杀死他之前是如此。这个故事展现了为什么这种变化正在发生:创意要发挥作用,需要有一定的社会秩序来呵护,仅仅只是避免战争是不够的。人们需要感受到一点:他们所创造的东西不会被偷走(公平地来说,罗马人不是有意要杀死阿基米德。罗马指挥官特地命令要放过他,但是他最终还是死于混乱之中。在足够混乱的时代里,即使思考也需要对于稀缺资源的掌控,因为生存本身就已经是稀缺资源)。

对思想家而言一直是以创造力取胜,这就是为什么这种趋势会从他们开始。当你去回想历史上那些成功但并非冷酷无情的人,你会想到数学家、作家和艺术家。令人兴奋的是这个范围看起来在扩大。在智者之间的非零和博弈也在走向现实世界,而这正在扭转刻薄和成功之间的传统关系。

所以我很高兴我不必再思考这个问题。一直以来,Jessica和我都努力地教导我们的孩子不要刻薄。我们可以容忍噪音、混乱和垃圾食品,但不容忍刻薄。现在,我既有一个严重反对刻薄的理由,也有了一个新的支持论据:做一个刻薄的人会让你失败。

关键词:创始人
本类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