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钱  客户端  or  密码  PHP  匿名  检测  投稿

您所在的位置:小祥子 » 资讯 » 创业 » 正文

深创投大佬靳海涛:设百亿创投母基金,马蔚华做合伙人

时间:2015-07-23 编辑:佚名 来源:创业邦

从多名知情人士处获悉,刚刚卸任中国最大创业投资公司——深创投(深圳创新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的靳海涛,早已安排退休后的新工作——设立前海股权投资母基金。

据一名知情人士透露,从去年下半年开始,靳海涛就在安排退休和新工作的相关事宜。目前,该股权投资母基金的管理公司已经成立,基金正在募资过程中。公司的注册地将在前海,但具体名字未定,需向国家工商总局申请注册。

据记者了解,该基金管理公司注册资金将在1亿元左右,计划募集基金规模100亿元。目前,马蔚华、熊晓鸽、沈南鹏都在加盟人选之列。另外,前海管理局拟出资15亿元,其他地方政府也在受邀出资之列。

“关键还是靳本人在投资界有号召力,所以这个事可以比较快做起来。”一名熟悉靳海涛的人士表示。

靳海涛1954年2月出生,已经年满61岁,在创投行业名望颇高。此前的7月13日,深圳国资委发布消息,靳海涛卸任深创投党委书记、董事长。

深创投由证券界大佬阚治东于1999年创立。2004年,靳海涛出任国有创投公司深创投董事长,任职整整10年。而在这期间,深创投更换了三任总裁,分别是陈玮、李万寿和孙东升。

深创投也是中国最大创投企业。据靳海涛2014年12月披露的数据,深创投投了500多家企业,其中五分之一(94家)上市,比第二名高出一倍以上。

靳海涛军人出身,1969年-1976年任解放军24军班长、文书、新兵营书记;1976年-1991年任国营电子工业部761厂办公室主任兼书记;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行为科学研究所所长助理。

1991年-1993年,靳海涛任中国电子工业总公司系统工程局综合处处长兼计划处处长、中国电子工业深圳总公司经理及总经理助理,此后担任深圳赛格集团公司董事、常务副总经理兼党委副书记,深圳赛格股份有限公司副董事长兼总经理,国发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

2001年-2004年,靳海涛担任全球策略投资基金驻中国特别代表;2004年至今任深圳创新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

2015年4月26日,在苏州举办的2015杜克国际金融论坛期间,昆山杜克大学顾问委员会成员、时任深圳市创新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靳海涛接受了澎湃新闻的专访。以下为专访全文:

谈前海母基金

你要创立一个前海母基金,现在这个母基金情况如何?

靳海涛:还在筹备之中,今年年内应该能够设立起来。

金额是你当时说的100亿吗?

靳海涛:对,具体金额还没定下来,但是最后应该会超过100亿。

这个基金具体准备怎么做呢?

靳海涛:这个母基金出资人里边肯定是有政府的,也有机构的、个人的,钱的来源是方方面面的。我个人认为,作为一个母基金,在西方是比较发达的,私募基金供应方面占比比较高,可能接近50%,但是在中国,特别是商业化的寥寥无几。

(现在)有一些是政府背景的,但是按趋势来看,母基金的春天即将到来,所以我本身认为我有这个责任,去把母基金的市场,能够在中国引导出来。所以我就做了两件事情,一件事情是推动各级政府设立政府引导性的母基金;第二,我本人在实践尝试建立一支大规模的商业化的母基金,我认为政策引导的母基金和商业化的母基金整合联动,威力巨大。

政府引导的母基金特点:一是规模大;二是点多,从中央到地方;三是有政策的引导,就是有一些利益的,就是政策引导有优惠。而商业化母基金肯定它的优势是在于专业化管理和市场化运作,(与政府引导的母基金)两者是可以取长补短互补的。如果这两个方面能够联动的话,对中国整个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威力巨大,也可以解决合格投资人建设的问题。

中国整个私募基金行业募资非常难,募资难的一个重要原因是缺乏合格投资人队伍,最重要的是建立合格投资人就是建立母基金,我们是做这么一个事情,所以我现在只能说正在筹备之中,预计年内能够设立起来,规模应该是在100亿以上。

谈新三板

你对新三板发展怎么看?

靳海涛:我觉得新三板现在的发展还是出乎我意料的,突然火爆了。我个人认为,新三板是丰富了整个多层次资本市场,因为一个资本市场是要有社会的关注,如果死气沉沉谁关注呢?

如果挂牌企业人家兴趣不浓厚也不行,现在很多挂牌企业,包括我们深创投估计年底70、80家都去挂了,估计弄不好上百家,这是企业反应很好。老百姓方面,也不能说全体老百姓,至少对股票、资本有一点感觉的老百姓都知道了。还有就是有一定流动性,至少不是完全死气沉沉了,我感觉很好。

当然发展过程当中,这个市场将来做到什么程度,这个还是需要观察,观察标准是什么?如果一批比较好的企业,都去新三板挂了,他们纷纷发定增的产品,数量比较多的时候,供需之间的矛盾就可以得到一定解决,这时候对整个定增的估值,包括挂牌价格的估值会比较理性。

为什么有的人愿意挂,挂了对他的融资,对团队的这种信心的提振,还有企业知名度的提高,企业和社会各个方面信息的这种沟通,都有很大的帮助,所以新三板还是受到创业企业的热烈欢迎,这首先是好事情,至于整个估值的体系,还要随着时间和量的增加,以及好的企业增加来做调整,这也是正常的。

谈深创投

你提到深创投已经投了600多家企业,这个行业分布是什么样的?

靳海涛:是这样,深创投实际上是投高技术、高科技企业的,过去投的企业比较多的是高科技制造业。因为我们是有国有背景的,我们应该把我们的投资和履行社会责任结合起来,所以我们认为,高科技制造业是整个高科技产业的基石或者是基础,我们应该给这个基础添砖加瓦做一些事情,所以应该讲,深创投从过去一直到现在,最核心的能力还在于投高科技制造业。

高科技制造业就是战略新兴产业,并没有哪个产业投哪个产业不投,都可以投。如果一定要按产业的排序来讲,信息技术是最大的,因为它规模大,企业多,尤其是在深圳本来就是搞电子起家的,企业数量最多,IT信息技术这个领域,或者包括通讯、计算机、各种的电子设备或者是产品这类的,这个应该是最大的。

当然其他方面也占有一定比例,比如互联网。互联网不能完全看成信息技术,互联网有时候是商业模式的问题,你不能说它是信息技术的企业,有的不能完全归类,至少它不是个制造业,有一些互联网相关也有制造业的,有的不是制造业更多是服务业,互联网的比重我们在加重。现在我们互联网的投资,都在30%甚至是35%左右,这个比例这两年提升到这个幅度了,但是高科技制造业一直是我的看家本领,我们是不投高耗能易污染的,除了前面说的75%集中在高科技包括互联网,剩余的25%投消费者、农业、服务业,是这样的比例关系。

谈互联网+

现在有全民创业的热潮,整个社会资本也在往互联网+的创业领域涌入,你怎么看这一波的潮流?

靳海涛:现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是社会各个方面、各个层级、大家谈论的话题,我们觉得也是一个趋势,因为国家在调整经济结构和产业结构,中国的产业结构和经济结构是传统型的,是高耗能易污染,给资源和环境带来不堪重负的这样一个现状。

所以我们要改变这种结构,就要发展新兴产业,这种新兴产业一个是要靠国家的投资拉动,而更多的,我觉得还是要靠大众创业和万众创新。

另一个大的背景我认为就是互联网+。

其实我认为应该是(行业)+互联网,而不应该叫互联网+(行业)。互联网和传统产业的结合,我记得大概7、8年前,在很多场合有人问,看好互联网什么行业?

那时候没有互联网+,我其中说了非常重要的,第一个是互联网和传统产业的结合,这里面孕育了大量的机会,所以大众创业和万众创新,你理解起来可能创新的事就是做互联网+的事,创业的事就是各种各样新技术新的商业模式。

这个氛围是需要有人支持的,这个支持应该是什么体系呢?

一定要有这种创投基金的支持。创投基金,其实天使基金也可以看作是创投基金的一部分,所以从天使到初创,到成长到快进入资本市场的成熟,乃至进入资本市场以后继续的支持,比如说上市公司要并购,也是需要这些资本的支持。

过去一直说全民PE,有多少钱在干这件事?这个钱是远远不够的,你看起来增长太快,人家觉得是有全民PE的感觉,现在没有人讲了,讲全民PE的钱现在的投资量比那时候大多了,现在基金的总量也比那时候大多了。所以我觉得基金的存在非常重要。

另外,必须有好的资本市场,有好的资本市场基金才能退出,这些创业的人才看到证券化给他带来的好处,不光创业本身成功了,通过证券化加大了杠杆,使我的成功更能够体现出商业价值。所以必须要有一个好的资本市场,这个好的资本市场是多层次的,我们看这些年中国的资本市场,也在这个整体上是向良好多层次资本市场方向发展,原来最早只有主板后来有了中小板,加了创业板就有新跑道,现在又到新三板,新三板下面还有各种股权的交易中心,就形成了一个多层次资本市场,再加上资本市场的改革,就是注册制的改革。

所以这个就使大量的企业有了资本运作的平台,所以反过来又刺激到创投,刺激到创新、创业。所以我们也希望现在中国股市出新牛市,牛市估值更高就更加鼓舞了,所以当然是很多资本就进来,中国其实民间是孕育大量的财富。以前这些财富我个人觉得就是寻找投资机会的是比较少的,所以现在如果有了这样一个新的大众创业和万众创新,他们也找到了寻求投资机会的一个环境或者是一个渠道,所以我大概是想钱是源源不断的,所以创业创新也是源源不断的,资本市场通过扩容越来越好。

我始终的观点是,我觉得过去有一种舆论媒体都说这样,由于IPO的扩容会导致股市的下挫,这是作为一个看空的观点,我觉得这是完全的悖论,这就是让人家给忽悠起来了,到现在还这样讲。

我举两个例子。

第一个例子2005年开始的股权分置改革,它是把不流通的变成全流通的,一下子流通量增加那么大,大家记得股权分置改革取得决定性胜利,股市由熊转牛,而且上升到6000点,那就是在增加了了一个很大的流通量的情况下,股市由熊转牛升到了6000点,你怎么能说是流动造成了股市的不好。

再举一个例子,去年整个资本A股市场定增是6800亿,IPO是680亿,定增是IPO的10倍,没有一个人讲定增影响了股市,都讲IPO影响股市,对于资本来讲,资本市场都是增量,但是我们媒体还是要这样讲,我觉得很奇怪。对我们这些专业人士来说就是无知,他受到了一种习惯性思维,思维定式了,这个思维定式怎么来的?我一路是纠正这个观点,股市好不好是你对股市有没有信心的问题,是你规范不规范的问题,越规范股市越健康,越内幕操作的东西越多,别人就越不愿意进去,当然股市就不好了。这是题外话。

谈创业团队

你更青睐什么样的创新型人才?怎么挑选管理团队?

靳海涛:其实我觉得创业团队第一要有理想,这是最重要的,因为我们看到所有成功的企业家,成功的第一要素就是要有理想,失败第一要素就是没有理想。

什么是没有理想?没有理想就是把钱看得太重,就没有理想了,没有抱负就是没有理想,船到码头车到站,一个小成功以后贪图安逸就没有理想了,有理想我觉得是最重要的。

第二,团队要有悟性,就是人比较聪明,不明白的事情很快就明白了,别人不太明白的时候你先明白了,所以不怕不懂。昨天我跟杜克的校长交流,大学教育的方法,真正大学生你学的专业和你干的事完全对口的,只有5%左右,剩下95%不对口放在那个岗位上也做得很好,所以这是悟性。

第三,要有一个良好的组合,这个团队有的人是偏管理的,有的人是偏搞技术的,有的人比较内向,有的人比较外向,气质上也有不同的特征,这个也是非常重要的,也是很好的组合。

第四,有一个领袖,其他的主要团队成员也有股份,这是我们认为最佳的,有一个领袖,如果三个人股份全平均,这个三个人之间长时间当中就会造成一些矛盾,会影响效率或者是影响公司的发展,一个是领袖地位,但是又不完全是他的,其他团队也有,这是最好的。

当然我们还有一个重要经验,总结失败教训得出来的,也跟这个相关,如果这个经营管理团队少于30%的股份,这个风险就比较大了。

大致上就是这几条,也可以说很多。当然,还要分析过去你的精力,你的成功和成败,有失败不可怕,失败是成功之母,你一路都成功了也不行,你没有跌过跟头,一跌就跌大的。

有很多的因素,最重要的是要有理想。

关键词:
本类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