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小祥子 » 资讯 » 创业 » 正文

从产品经理的角度谈谈新版支付宝

时间:2015-07-15 编辑:佚名 来源:创业邦

本文作者:大驰,草根创业者,产品人。曾供职于新浪,后专于社交网络。2014年开始互联网金融创业,创立鼓腰包,2015年1月发起全球首款社交借钱应用——借点儿,3月产品初成,2小时获得中国顶级投资团队丰厚资本闪电天使投资。

这两天,支付宝9.0的更新在网上引起了很大的反响,新加入的“商家”模块和“朋友”模块,网友调侃支付宝要整合大众点评和微信。而作为一个产品人,碰巧也在社交金融版块,我来说说我的认识。

不用多说,支付宝这次的战略意图非常明显:一是场景、场景、场景,二是社交、社交、社交!(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先说场景,支付宝做本地服务,产品上是有可行性的。

首先,虽然商家和点评UI上很像,现行产品主体是折扣,先消费再支付(接着估计不会排斥先支付再消费)。从用户认知上,本地服务和支付场景可以连接,产品衔接紧密;(类比淘点点的失败,支付宝对本地服务的囊括远远大于手机淘宝,用户激活和应用场景相同,而淘点点则不然)

其次,用户的支付频率大于本地服务频率,加上支付宝本身拥有庞大的用户基数和口碑,几轮土豪式的补贴教育可能立竿见影。

然后,商家内容靠地推补足(蚂蚁60亿重启口碑网),有可替代性,不形成绝对壁垒。

对于用户而言,支付宝做本地服务减少了用户的操作半径,如果运营得当,两者结合提高了效率,产品角度确实是有弯道追赶“大众点评”们的可能。但是本地服务运营很重,其中大众点评,美团等都已羽翼丰满,后续高下难说。

来往失败,阿里还是想寄托支付宝的用户基数做社交,推导起来就很困难。

阿里的社交一直做不出好的产品,从旺信到来往,再到今天的支付宝,希望把一个工具强行打造成社交产品必然不行。

第一、社交频率是远高于支付频率的(其实支付宝最高频的是余额宝),增加社交元素可行,但是演化出社交平台不行;

第二、支付宝工具属性太重,关键业务太多,不能舍弃,“朋友”不可避免成为附属,沦为工具平台的“工具”,社交怎么强的起来呢?

第三、社交和支付的衔接不比本地服务和支付的衔接,本身不是强需求。但做本地服务就必然接着支付,社交则不然,因此影响有限;

第四、社交中的“内容”必须用户创造,现有微信,手Q等生态太成熟,用户的迁移成本太高。而且社交本身是不能创造出来的需求,一定满足某种普遍需求。

这次改版中最受关注的是——社交金融的场景延伸。像当初微信加入微信钱包引入支付一样,支付宝通过借条,收费群进入战场。就这次最受好评的是“借条”,我们在微信生态中也做了这个产品,进一步展开聊一聊。

究竟“社交+金融”还是“金融+社交”更顺畅?

借条本身也是工具属性,支付宝和借条还是很匹配的,加之天然的支付优势和庞大的用户基础,朋友之间支付完成后提供借条,通路。但是,想象的场景或许不太能如愿……

关键又回到社交!支付宝希望用户在“朋友”里聊天,然后形成借钱场景,随后发起借条……显然,这个场景有点一厢情愿。现实中更多的会是用户通过QQ或者微信聊天,甚至电话短信,在确认了借款意向后,再使用借条。同样是借条产品,在微信生态上加借条显然强于支付宝上加借条。

另外,为借钱贴了标签、加入凭据和还款提醒,配合芝麻信用分提高借款人违约成本,一定程度上会解决还款的问题。但这还是仅仅是传统玩法,社交金融最具想象力是社交介入后的去中心化,而凭证只是出借人痛点中较弱的一环,微信社交链具备天然的口碑环境,产品上融入社交负担可以衍生出全新的风控机制。

社交金融更多的需要社交去反哺金融,而很难是金融来反哺社交,这个是我们推演过很多次得出的结论。这也是我们为什么选择服务号+H5的框架深度绑定微信,而不是自己做APP,也没用支付宝服务窗的最重要的原因。

最后再侃两句:就借条产品本身解决借款尴尬和习惯而言,出借人的痛点还很多。初期还需要更多的服务和付出,所以我在做借点儿时把服务做得更重一些,除了凭证,提供更全面的到期提醒服务,从微信、短信再到呼叫中心的人工提醒,到成立法律援助基金,提供从律师函、取证以及标准化的诉讼支持。为社交中借贷行为建立准则,从而改变借钱方式。当然这一切并不是说我们比支付宝更厉害,只是因为我们专心只做这一件事情所以想得更透,投入更大。

那微信上面的借条又会是什么样一种用户体验呢?发个截图感受下。

关键词:支付
本类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