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小祥子 » 资讯 » 创业 » 正文

校园社交卡位战:人人之后 谁来号令江湖?

时间:2015-07-15 编辑:佚名 来源:创业邦

tataUFO,11点11分,黑白校园,刻桌,课程格子,超级课程表,KIND,GeGe,乌鸦,酷岔……这一大长串名字恐怕熟悉的人不多,但他们正是眼下最热的校园社交APP。

这些APP的创业者们既兴奋又焦虑,兴奋的是移动互联网时代的人人网持续衰落,取而代之成为校园社交No.1的机会近在眼前,焦虑的是这条跑道上挤满了各个年龄阶层的创业者,如何先打败这些竞争对手、稳定仅次于人人网的老二位置,就成为最紧迫的问题。

跑道里都是车

21点55,北京,“匹配倒计时”的通知由tataUFO服务器发出,瞬间抵达东西南北,全国高校160万部手机先后屏幕一闪,信号清晰准确:再过5分钟,10点邂逅的活动即将开始。

一个小时后,再往南,杭州,11点11分的匹配对聊由“11点11分”系统牵引,80万同校、同城异性,将在算法的推荐下,有11分11秒的字句传情——时间可以更长,只要打动对方。

这时候,晚间的课程早已结束,哪怕有好学不倦的学霸,图书馆也已响铃熄灯。夜晚的热闹才刚刚开始,来自tataUFO,来自“11点11分”,也来自切换到匿名模式下的“黑白校园”,甚至是白天当做课程表的“课程格子”和“超级课程表”。黑夜不再给人黑色的眼睛,手机带来了双目范围内的“光明”。“光明”来自社交软件,他们花样百出,牢牢抓住每一个屏幕前躁动的心。这些心跳身处校园、正当青春。

然而,每一个心跳的主人,此时只有此地此身,这一刻,占据他们身心的有且只有一款软件,尽管手机允许他们装很多用更多——校园社交跑道里车型齐备,但司机分身乏术,精力有限。

巅峰失误的人人网

跑道越来越拥挤,领头的车却在减速。2011年登陆纳斯达克后,牢牢占据校园社交第1名的人人网已将油门踩到了底,速度却不增反减。移动互联网的兴起,弯道和坡度开始令车身老化、体量巨大的中国社交巨头越跑越慢,但即便如此,后面的车也难以望其项背。

截至2015年3月31日,最新财报数据显示,人人网拥有2.25亿激活用户,2015年第一季度月独立登陆用户为4600万。比起目前用户数量1500万的课程格子——后起之秀里有最多的用户数,人人网领先优势明显,更何况以工具切入的课程格子,社交转换率到底有多少?效果如何?还需要时间来给出答案。

关于人人网的减速,前员工杨泱认为是在2011年错失了“微信”这张移动互联网的船票。在那一年,PC端的人人已经无限逼近QQ,社区活跃,交流顺畅。但在智能手机汹涌而来的情况下,人人的手机版体验太差,腾讯却从手机QQ的思路出发,完成了颠覆和涅槃,移动版人人原本比微信更有可能,但历史拒绝可能。

更为致命的是,为上市冲业绩的人人大举推行游戏,相较于他们模仿的对象——Facebook,人人显得动作急切而且目光短浅。早在2006年,Facebook走出校园时,便将媒体接口打通,因为毕业而失去学校强关系的用户,照样会因为媒体而留存下来。但人人只是收获了上市时的风光,其后便每况愈下。

如今面对媒体,人人方面的说法是:“人人网的覆盖人群是有核心区间和辐射区间的,核心区间就是以在校学生为主,学生毕业之后因为同学情感纽带会使得他们还会继续使用人人网,但频率和热度肯定会不同,就属于辐射区间了。”说辞言不由衷,却又无可奈何。

前员工杨泱正是现'11点11分"的创始人,人人的没落让他看到了市场的机会。至少在“微信是通讯工具,陌陌进不了校园”的背景下,他觉得切中校园社交刚需的APP会脱颖而出、迎头赶上。

取代人人?先得脱颖而出

杨泱不是第一个看到机会的人,也绝非最后一个。他的“11点11分”以“校园脱单”切入,在匿名状态下保证同处一地的用户能够自由表达,释放渴望的那一面。而保障双方身份的方法,“11点11分”用了显示实时位置信息的功能,不看脸情况下的限时聊天,营造线上需要的神秘和暧昧,如果“情同意和”,线下能够延伸出爱情和友情。但真正的配对成功率,以及配对成功后的流失,比起用户的积累来说,还不是这个上线不足一年的初创项目最集中关切的问题。

依旧是用户积累,这个前拥后堵的跑道里方法各异,但模式相同:要么切中需求,要么营造场景。

需求的一种是工具需求,以课程表切入,课程格子和超级课程表都已经拥有了1000万以上的用户,但转换到社交,仍在摸索;以二手闲置交易切入,微求为代表的社区不温不火。

需求的另外一种是异性吸引,但这种需求更强调场景,正如”请吃饭“创始人赵刚强所说:“异性是最吸引人的场景。”

这也决定了校园社交匿名制和实名制的分流。匿名社区场景表达需求释放得更为彻底,外延型关系圈影响更广,用户积累更快,大部分项目,喜欢以此切入,但等待他们的,将是优质用户不易沉淀的难题;实名社区场景天然有“礼仪”要求,用户质量更高,但内敛型关系圈下,数量积累缓慢且依赖于活动运营。2012年上线的tataUFO,3年来累积160多万用户,还需要不断依靠线下的“荧光跑”活动来实现品牌影响和用户导流。

竞争激烈,跑道不够宽

如果不是有人离去,人们可能会忽略“跑道是否够宽?”

据公开资料,这个市场有3000万用户,但比数字更具诱惑的是,这还将是一个垂直入口,市场的潜力、延伸开去的想象空间,使得一批又一批创业者蜂拥而入,众声喧哗,多音复义。

喧哗与骚动的背后,是低门槛问题。每一个涌入者都以为自己可以快速累积用户,完成市场抢占,但实践才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上线于2014年的刻桌通过匿名爆料吐槽切入校园社交,本以为高校学生时间多,爆发点足,但在累积到80万用户的时候,还是选择了转型。“最后发现高校学生时间挺有限的,越好的学校越是如此,而且90后,特别是95后这一代人思想更自我,个性更强。”徐舒告诉新浪科技。如今,刻桌只做维护,整个团队已经转向了礼物平台“非礼”——一个与校园社交毫无关系的领域。

即便对用户群体了如指掌,这个领域可能也会有另外的问题。酷岔是景博勋团队推出的声音情绪社交APP,希望依靠声音打造一个“段子手”和“矫情狗”的情绪社区。但运营起来才发现,声音社交的时机尚未成熟,团队只好进行方向调整。而这个94年创始人原以为的“学校资源”和“用户心理”,还未验证,便已失去机会。值得注意的是,这并不是一个年轻而缺乏经验的创业团队,不然也不会获得众海资本的天使投资。

此外,关于跑道的宽度,一定程度上受到资本因素的影响。盛大资本的投资人林颖表示:“我们投社交软件,模式方向上想要寻找哪些通过真正的模式创新,重塑了社交关系,或者把线下存在的强社交需求通过某种社交形式反映到线上来。现在很多的社交创业项目,都在做一些形式上的微创新,这样的新意可以初期短暂吸引用户,但是如果没有在社交关系、社交机制上做本质创新和改进,给用户带来社交变革体验;或者是没有极强的运营能力,能保证不断产生好的内容,是很难留住用户的。”

但从根本上来说,跑道的宽度只是决定创业这场马拉松里的第1、2公里的排名,正如凯鹏华盈的投资人所说:“最终还得看团队分析问题和解决问题的能力。”而据tataUFO创始人郑玹宇回忆,在2012年,当时他们只有1000多用户,还在北大校园里创业,“师兄帮帮忙”的清华创始团队曾对自己过万的用户数,以及匿名社交下的累积速度洋洋得意。“但他们现在已经OVER了,他们太过追求速度,太喜欢刷量了。”

校园社交是鸡肋?

再狭窄的跑道也会有冲出重围者,但风景真的会好吗?

业内投资人表示:“可以做年轻人的社交,但校园社交是个鸡肋,他绝不投专注校园的社交,人人就是最好的前车之鉴。”

作为韩国留学生的郑玹宇可能不会认同。虽然多次强调tataUFO创业是基于解决跨系跨校交流而出发,但无论是用户前景还是市场前景,都空间很大。郑玹宇2006年入学北大,同学多为80后,月均生活费800元。但到2011年,当他3年兵役结束再次回到学校,同学已经换成了90后,他们的月均生活费,提高到了2000元。更让他感到明显不同的是:“90后有更多接触社会和职场的机会,他们在工作前就已经经历过好几次实习,不再会有80后从学校到职场的落差。经济上也更加过渡自然,毕竟工作后的90后,能够支配的月资金也接近2000元。”他相信困扰校园社交的毕业留存问题将因此解决,演说时还用手在空中缓缓平滑——表明校园到职场的过渡将更加顺畅自然,而校园社交也可以将触角延伸到社交领域的下游。

当然,社交红利还在于产生的大数据。无论是关于个人信息的,还是基于个人行为的兴趣和喜好,都能够在广告、招聘、O2O服务,电商等领域实现盈利,如果一切顺畅的话,这就是一个无所不能的垂直入口。

然而,没有谁敢打包票。至少目前来看,这场校园社交卡位战里,首先得跑出一个老二来。

关键词:
本类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