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小祥子 » 资讯 » 创业 » 正文

创新工场:投资90后 投资变化

时间:2015-07-08 编辑:佚名 来源:创业邦

写在前面的话:一个有特质的“亚文化”更像是味精,它要到主流中去,改变主流的口味与特点,同时稀释自己的浓度与特质。当它足够壮大时,就有能力颠覆,成为主流。

创新工场目前在内容娱乐这条产业链里已经布局了近10家公司。在二次元领域,创新工场可能是国内产业链布局最深入最多最完整的VC。那么,其投资逻辑是什么呢?当互联网革命完成以后,大量劳动力将何去何从?作为互联网原住民的90后,其特征反馈到投资领域,又将带来什么改变?本文将会带给你一个新的视角,再一次认识创新工场。

(本文原载自《瞭望东方周刊》)

无论是政府导向还是民间共识,中关村已经成为科技、互联网、创业的象征,位于中关村核心地带的鼎好大厦由此成为地标。

鼎好大厦的楼层布设像是一个隐喻,暗合着产业链条。十楼是创新工场——由李开复创办的专注于互联网领域的早期投资机构,而地下楼层密布电脑手机等数码产品的维修店。

早期投资在于变化

创新工场此前最为人称道的项目是安卓应用分发平台“豌豆荚”、安卓的手机系统“点心”,包括后来投资的“美图秀秀”,“智明星通”等,而现在则是少女歌唱组合SNH48、暴走漫画、“有妖气”动漫平台,在创新工场创始合伙人汪华看来,这一切都来自于变化。

“早期投资,本质上投资的就是变化。”汪华对《瞭望东方周刊》说。

2009年创新工场成立,大面积对安卓方面进行投资,包括点心桌面、应用汇、豌豆荚、魔图精灵、涂鸦移动等。这些应用遍布于整个安卓系统,从底层系统到中间分发平台再到场景应用。

“2009年投资安卓,2012年投资娱乐新内容,都是因为这个市场发生着变化。”汪华解释说,从内容需求、分发渠道、受众人群方面都在改变,作为早期投资人,势必要有这份敏感。

汪华说话轻声细语,逻辑明晰,他往往从“哲学”“趋势”这样形而上的角度讲起,然后落到实际操作的项目。

他分析说,互联网+是新一代的工业革命,必然会大大提升效率,结果就是“不需要那么多人干活了”。

农业社会向工业社会的演进,让多数人开始从事现代服务业、工业制造业。

按照相同的逻辑,当移动互联网革命演进完成后,人类从事的行业,包括制造业和服务业,只需要20%~30%的人去做。

“接下来的时间人类要做什么?我设想的一个方案就是,大量的人将会生产和消费虚拟世界中的精神产品。”汪华告诉本刊记者。

随着中国人均GDP达到7000美元的水平,内容和文化消费会逐步放大,人们不再满足于物质的数量,开始关心“质量”以及“消费体验”。

尽管认为人们将为虚拟精神产品付费,但汪华也认为,即便是未来必将发生的事,做得太早也可能死得很惨。他知道,创新工场需要找到切入的节点。

这个节点的起点正是“扩散性百万亚瑟王”。

互联网调性

“2013年下半年,扩散性百万亚瑟王作为一款二次元文化的游戏制作谈不上优秀,但很快升到当时的游戏榜单第二,我们敏锐的感觉到这个行业的商业化开始崭露头角了,作为早期投资人就应该关注。”创新工场投资总监高晓虎对《瞭望东方周刊》说。

价值的体现依靠的是商业模式的搭建,完成了ACG方式演变。“有妖气”平台上的“十万个冷笑话”就是最典型的例子。

ACG方式演变:ACG即Animation、Comic、Game的缩写,意为一个IP在动画、漫画、游戏3种媒介之间的转化。

早在2006年,作者寒舞开始在“有妖气”动漫平台上连载《十万个冷笑话》,因为符合互联网吐槽的调性,很快成为重点推介内容。

然而正如高晓虎所言,“有妖气”的价值在此时并没有被人发现。作为一家动漫平台,也找不到变现的渠道。于是,“有妖气”开始着手把平台上的漫画做成动画,试图在扩大受众群的同时找到盈利方式。

第一个“试验品”就是《十万个冷笑话》,TV版于2012年7月播出,在视频网站和新浪微博等社交网络的推动下,很快成为话题。高晓虎留意到,在2014年第一季度结束后,《十万个冷笑话》的点击量超过17亿次。

“它不是低幼产品,成年人占很大比重。”高晓虎认为这个产品极具互联网气息,投资就要投这样的产品。

有妖气这笔投资完成用了十个月,最终结果是文化产业基金领投,创新工场跟投。

在看《十万个冷笑话》TV版时,高晓虎特意看了片尾字幕,导演卢恒宇这个名字进入了他的视线,但那时他并没有主动去结识,因为动画制作方在产业链里当时并不很值钱。“变形金刚很值钱,但幕后做CJ设计的并不值钱。”

不过,当高晓虎见到卢恒宇之后,他的想法变了,在短短两个月内完成了投资。

因为卢恒宇会掐着秒表统计《火影忍者》、《海贼王》和徐峥黄渤电影里的“梗”出现的频次和幅度,会留心每一个细节。打动高晓虎的还在于,他有着组装工业机器的热情,这种对行业体系的认知可以快速批量产生优秀产品,实现工业化。

创新工场2014年11月完成对卢恒宇与李姝洁工作室(后面简称为“卢恒宇工作室”)的投资之后,由其制作的《十万个冷笑话》大电影于2015年元旦上映,最终赢得1.19亿元票房,在国产动画电影领域仅次于《喜羊羊》和《熊出没》。

高晓虎认为卢恒宇有机会成为未来中国的宫崎骏,像宫崎骏的吉卜力工作室的方式在中国还没有,“他有可能做到。”

光线传媒曾经以3.8亿元人民币收购动画制作公司蓝弧文化,高晓虎认为,卢恒宇工作室的成就可能超过这些前辈。

二次元世界

投资“有妖气”之后,创新工场开始大面积进入二次元、游戏、娱乐内容领域,投资这些领域在汪华看来是一种从边缘到中心、从新兴到主流的策略。

“老的有价值的公司不会马上消失,变化总会从小处开始启动,最容易变化的是年轻人。”他说。

以游戏、动漫为代表的“二次元文化”正是年轻人的最爱,投资看中的正是人口红利。

创新工场另一位投资总监陈悦天举了这样的例子:如果去线下的动漫展放上一首“Butter-Fly”(数码宝贝主题歌),现场的90后都会一起大声合唱。

而在知名弹幕视频网站bilibili上,以日文书写的“Butter-Fly”歌词“在无限延伸的梦想后面,穿越冷酷无情的世界”,遍布整块屏幕。

人口红利暴涨的同时,商业模式也开始成熟。

越来越多的动漫IP以手游形式进行最直接的商业变现。高晓虎认为,如今手游市场已经是“无IP,不手游”,手机游戏对动漫的依赖程度达到25%。

另一方面,线下娱乐市场也与内容无缝对接,电影、舞台剧等各种呈现形式让IP的价值继续膨胀。高晓虎相信,在中国,五到十年之内一定会出现像漫威那样的动漫整合公司。

某种程度上,投资一个好模式,远高投资于一个好产品。

在TFBOY尚未走红时,创新工场曾经特意研究过这个组合,最终他们并没有投资,反而投了一个现在并不当红的组合——SNH48。

SNH48是日本女子组合AKB48的中国版,其优势依然在于模式。在高晓虎看来,这样的模式突破了艺人与经纪公司之间的产业传统问题,不会因为个别艺人的解约而丧失活力。

SNH48:是由上海久尚时尚集团打造的中国本土化大型女子偶像团体,取“上海”的拼音缩写定名为“SNH48”,于2012年10月14日正式成立。有79位正式成员,分为SNH48 Team SII、SNH48 Team NII、SNH48 Team HII、SNH48 Team X四个队伍。

这符合创新工场的投资标准,新的商业模式,新的商业路径。总结起来就是:崭新商业、年轻人、颠覆式或品牌化。

高晓虎非常喜欢《海贼王》与《火影忍者》,它们就如同中国的三国演义,有着宏大的世界观,梦幻阵容(像五虎上将),人物性格清晰,这些要素决定了它可以衍生出更大的商业价值。

互联网原住民

“内容的扩散程度有多大,往往在于地铁、学校里的人认不认可。”高晓虎说,扩散的路径往往是年轻人群体,想要准确洞察投资机会,必然需要了解这些潜在的年轻用户的特征。

一个无法忽略的事实是,随着互联网的发展,人群间不是越来越融合而是越来越割裂,族群特征日益明显。

在陈悦天看来,这种环境给了“亚文化”最好的崛起土壤,在90后95后的小范围中进行核心传播,随之慢慢进入主流,产生更大的共鸣,从而剧烈引爆。

汪华把90后群体称为互联网上原住民。“90后孩子跟我小时候没有本质的区别,内核是一样的。他们同样渴望被认同,渴望爱情与友情。不同点在于他们的情感被互联网工具展示出来,带着包装被无限放大了。”

他们是互联网时代下的独生子女,没有经历过物质匮乏,“想要拥有,就要获得。”

然而,“互联网的本质是孤独的”,本身是独生子女的他们没有安全感,希望抱团,渴望认同和共鸣,“这就是他们喜欢弹幕的原因。”汪华分析道。

但矛盾在于,他们每个人从小通过互联网接收到大量信息,认为自己是独一无二、与众不同的。

这种特征会反馈到现实的投资领域。高晓虎认为,90后甚至95后有着很强的解构能力,当雷军用蹩脚的英文说出“are you ok”时,率先做出解构视频的是BiliBili弹幕网,主流用户多是90后。

同时,他们天生就愿意为互联网内容付费,“在动漫展上,一些孩子的消费会让你感到费解。”高晓虎说,但那已经是他们生活的一部分。

陈悦天还记得当初见BiliBili弹幕网 CEO徐逸的场景:在一家拉面馆,徐逸和他的同事们穿着短裤T恤,而陈悦天却是衬衫西裤皮鞋、背着ThinkPad双肩包。这让他觉得自己“格格不入”。

“做二次元创业的同学往往都有这些特征,只是会更有商业意识与自制力。”汪华看重自然是后者,“商业素质是必须的。”

一切刚刚开始

“在汪华看来,内容消费是一个万亿级别的市场,创新工场的投资才刚刚开始。

汪华把他的投资对象称为“同学”,而被投资者把创新工场看作一个“家庭”。

IMBATV联合创始人张哲晞告诉《瞭望东方周刊》,创业初期,他在半个月里见了30多家投资机构,发现创新工场对于内容的理解与他最为契合。

“汪华与其他投资人的不同在于对内容行业的理解,沉得更深也更有前瞻性。”张哲晞说,公司在制定战略决策时,都会主动询问汪华的意见。

在汪华看来,内容行业是万亿级别的市场,现在发生变化的都在外围,电影电视剧市场还没有完全打开。

“实际上,乐视、阿里做影业也是在投内容,只是他们成本更高,方式更激进。我们作为早期投资机构会从更新更边缘的角度去做。”汪华说。

目前,创新工场每期基金容量约为2.5亿美元和10亿人民币,目前已顺利投资完两期,这样的基金容量也决定了他们更看中早期投资。

投资人往往喜欢讲:抓住年轻人,等他们长大就好了。但现实不止于此。在汪华看来,年轻人更像是试验品,产品经过测试,很快就会从小白鼠传播到主流人群。

一个有特质的“亚文化”更像是味精,它要到主流中去,改变主流的口味与特点,同时稀释自己的浓度与特质。当它足够壮大时,就有能力颠覆,成为主流,就像《十万个冷笑话》那样。

汪华预计,在内容领域,发行公司,剧院等等都可以发生变化——类似“猫眼”这样的电影信息及购票平台,购买量超过一定数额时,它是否就可以决定院线排片?“现在的内容创新就像是2004年、2005年的电商,你觉得已经够新了,但更新的还在后面。”

关键词:投资 90后
本类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