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小祥子 » 资讯 » 创业 » 正文

紫薯家装:一手抓标准化 一手抓个性化

时间:2015-07-03 编辑:佚名 来源:创业邦

线上渗透率低的行业,在互联网人看来都是蓝海——家装行业就是如此。单是硬装就被认为有着万亿级市场,却因为存在长节点、长价值链、产品链较多、服务周期较长等问题,一直无法真正切入互联网。

从2014年年底开始,局面开始打破,大量硬装O2O企业出现,通过实现F2C(factory tocustomer工厂到客户)模式省掉中间成本,用互联网的白菜价、圈用户、盈利模式不确定等特点,切割入局。

紫薯家装是其中的一员,由来自中国移动的产品经理郑于锷,家装行业专家高韶阳,来自诺基亚的标准化工程师鲁鹏共同创立。2014年10月产品上线,坐标北京,提供硬装O2O服务,在官网、公众号呈现全程线上数据,目前每月平均100单,今年年初拿到腾讯天使投资人刘小松的千万元天使轮投资。

对工人标准化 对用户个性化

紫薯家装CEO郑于锷向创业邦介绍了自家不同于其他竞品的两大特点:产品层面的个性化、工人层面的平台标准化。

“在硬装实施当中,其实是有四方——设计师、工长工人、监理、用户。设计师和监理是我们自有员工,工人和用户是两大痛点。”郑于锷表示。

工人直接决定着工程的质量,如何在质量和服务体验上做到标准化,一直是行业难题之一,做自有工人模式太重,做平台工人模式,又面临管控难题。紫薯的选择是做平台,并通过培训和考核机制,达到严格管控。

对工人实行入职培训制,对工长实行定期培训制,并引入“游戏奖励”制——对工人进行定期考核,依据考核结果进行奖惩。

目前紫薯家装平台共有100多位工人,多为5-8年工作经验,60%自有。为什么平台策略还会有这么高比例的自有工人?郑于锷解释道,装修有淡旺季之分,持有一定基础量的工人后,旺季再按需增加。拥有核心队伍,可以保证标准化体系的推进;建立弹性平台,可以做到季节性成本规避。

在产品层面,硬装O2O企业,大多采用“全包”模式,即施工、建材一起,打包出售。紫薯的做法是将二者进行独立拆分,施工包是施工包,建材包是建材包,施工包是216元/平米,68平米以下统一价,68平米以上按平米收费。

建材包则是,用户可以选择紫薯提供的统一产品,紫薯在每一个品类,都有一家固定的供应商。而在地板、瓷砖、吊板、木门等6个品类中,用户也可以自己选择购买心仪的品牌,实现对主材的自由选择。

郑于锷表示,从经验来看,有用户会图省事选择统一产品的,且统一产品也确实会更便宜,然而更多的用户,更喜欢自己选择品牌,且乐在其中,享受装修过程。

“0毛利 0增项 0事儿”

紫薯这两个字听起来很好玩,虽然没法让人一下联想到家装业务。郑于锷表示,起这个名字,是想到互联网企业都喜欢起粮食的名字,像苹果、小米、土豆等,就在自家的口号“透明家装,只属于你”中,选了“只属于你”的谐音“紫薯与你”。

据创业邦了解,家装与互联网的交互过程中,可分为三个层次:家装论坛、家装撮合平台和家装O2O。论坛仅为信息功能;撮合平台通过给装修公司和用户撮合业务,已触及装修的业务层次;而家装O2O,则是更进一步的互联网化。

郑于锷介绍到,紫薯把大量节点放在了线上,施工、项目、户型图、建材、预算、配置、过程、哪天做什么事儿等所有数据都在线上呈现。这样就可以在后台整理出整套的装修数据,发给工长,可以很快做出项目评估;用户通过URL进行查看,可以了解项目;还可以进行方便的线上流转,随时调度给监理。

值得一提的是,紫薯并没有开发app,仅支持官网和公众号、h5、微信群,“家装是低频需求,并没有做app的必要,至少在这个阶段并非重点,对于成交决策并无影响。而且app也需要推广成本,不如省下这个钱来让利给用户。”郑于锷认为。

在客群认知上,紫薯认为顶端的精装修和下端的毛装用于出租的房子,都不是自己的目标客群。真正的目标客群是80后,自住,新房,对设计并没有太强的付费意愿的这一拨,紫薯方面调查显示,在7大城市,这样的目标用户需求为50万套/年。

紫薯用户户型多为90——120平米,客单价以8、9万元居多,每月北京平均单量为100单,“传统装修企业如果每个月做100单就很牛了,传统领域较为分散,第一名也仅占市场份额的百分之零点几,而在线上的话,因为有统一流量入口,可能会出现几家巨头企业。”

此外,在工期上,紫薯是35——45天交工,“我们不追求急速短期交工,是因为这个并不是痛点,真正的痛点是价格、材料和装修本身的细琐麻烦事。”

“智慧家庭在技术上已经完全可以做到”

整个硬装O2O行业,还处于一个培养用户使用习惯的阶段,大家走的都是“烧钱路线”,盈利模式是一个大大的未知数。

智慧家庭、智能家居被认为是未来硬装变现的一大方式。硬装可以从隐蔽线路铺设等方式,从源头上抢占智慧家庭的入口,智能网关、门窗磁传感器、水浸传感器等诸多传感器设备已在跃跃欲试。

“技术上智慧家庭所需的所有技术上,都已经完全可以做到。什么时候落地的关键是这个智能,是不是足够好用。”郑于锷表示。他认为,就像微信的功能,语音聊天、在线视频等,在7、8年前,技术上已经完全可以做得到,但是仍得等到足够好用,才能为用户所接受,真正形成风口。

据创业邦了解,目前硬装的模式多是“流量+价格”,用大的流量入口和零毛利白菜价来吸引用户。之后,有的平台会接入“服务+设计”,附着设计师费用、软装家居来获得利润。

然而郑于锷却认为,就目前阶段来讲,最重要的东西要先做好,软装、家具不是重点,需要先把硬装的标准化、口碑等做好,把硬装做到极致已经很难,是否接入软装则是后话了。

紫薯关于未来盈利点的一个想法是通过金融来盈利。To C端的话,可以通过贷款来实现;to 工人端的话,蓝领金融是一大方向,会通过“装修宝”、P2P等方式来提供金融服务。

“互联网装修还需要一个时间阶段,我们就是要从一个信息在线透明的装修公司做起,然后做到一个提供B2C装修服务的家装平台。”郑于锷总结道。

关键词:标准
本类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