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小祥子 » 资讯 » 创业 » 正文

VC教父阎焱:京东模式很烧钱,赶上盛世,有钱烧出来了

时间:2015-06-27 编辑:佚名 来源:本站整理

阎焱解读“股市过热”

中国现在的股票热,我想有两个最直接的原因:第一个中国由于人民币不可兑换,所以现在我们银行大量的还在印钞票,一个是我们自己需要,另外一个我们进来1块钱,我们就要印6块多钱把它收了,所以这个钱就进入了经济中流通里面。另外一个原因,就是因为现在大量的钱从房地产走出来,走到资本市场,在中国跟其他国家又不一样,你又不能买地,又不能买山,又不能买河。

可以投资的地方非常少,所以大家都涌到资本市场。尽管每个人都在说股票市场太高,股票市场太高,但是每个人都恨不得把所有压箱底的钱都拿出来去投股票。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自己作为一个职业投资人的话,我们都不会把资本配置,都配置在这个股票上,我们会手里攒了大量的现金在那,因为只有这样的话,你才能够有弹药。

我的抉择

我们这一代人,基本上都是文革那一代插队。随着这个时代大潮,基本上是在每一个关节点上,都还是做出了一个正确的选择吧。在这个时代的大潮推动下没有落伍。

我们有很多时候是被动的。比如说我们当农民,这并不是我们自己选择,而是那个时代,那个时代的大潮就是你高中毕业以后,你如果不是独生子女都得插队。我们有主观选择的东西,比如说我们1977年高考,那时候我们插队的一块儿好多人,但是真正高考,真正去考试的只是少数。

84级我们整个北大社会学系只招了4个人,所以能不能考上其实是概率很小的,到了北大以后,确实是对我的人生产生了一个很大的改变。另外一个就是1986年出国,去美国读书。

那个时候的人我觉得如果回忆起来,就是有一个特别强烈的去改变中国,改变社会的这个愿望,也许我们这一代人说的修身平天下的这一套东西还是比较多,所以大家觉得到美国去读书以后,都是想回来的,然后有些人想进入体制内,方便一些,这也是可以理解的。但是这种状况可能到了1989以后有一个大的改变。改变以后,市场的力量,经济的力量,才开始有展现。

按说当时(世界银行)的待遇很好,还不用交税,所以我当时要辞职的话,我们老板说没有人辞过职,说你疯了,我说那是你今天见的第一个,因为其实很简单,我觉得特别不可以接受的就是,我觉得我在世行的时候,我可以知道我30年以后会是怎么样的。

投资这个玩意儿是,第一个它需要的知识比较全面,第二个每天都是新的一天,我很喜欢。

在人的一生中,你在不同的阶段,你是不是能赶上这个时代的大投资,所谓有影响力的、代表性的投资,确实有很多运气的成分在里面,对于我们来讲(最艰难的)可能现在是个很早的一个案子就是盛大,盛大我们是2003年投的,2004年上市,2005年退出了。

我们投了4千万美金,拉回来6亿8千多万美金,为什么这个案子按照投资回报来讲并不是最高的,我们都在提这个盛大呢?是因为盛大的案子是第一次让全世界资本市场认识到,在中国做风险投资能够赚钱。

我们做盛大的时候,第一次报上去的时候投委会给否了,我说这样,我个人放3百万美金,然后同样的条件跟基金一样让我投,后来第二次终于说服投委会,所以我们投了,结果赚了很多钱。

其实在这之前更重要的一个投资是中海油,那时候(2000年)我在AIG基金投中海油的时候,是1亿美金的投资,然后我们投委会也给否了,因为他们的问题就是说,中海油刚刚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纽约上市失败了,你为什么要投,这确实是很难回答的问题,正好我开会出来在新加坡。

基辛格在那,我跟他讲,我说基辛格先生,如果你是在美国有这么一个对中国,对全国的海洋有独家的开采权,有勘探权和开采权的公司值多少钱。这老头非常聪明,立马就明白了,他就跟我说,年轻人我来帮忙你。后来我们也批准的,我们投了以后,后来海油又成功的上市,所以我们也赚了很多钱,也成了一个非常经典的案例。

投资这个东西,你一定要心理上非常坚强,就是你要知道明白一点,全世界所有的好项目,不可能都让你投了,另外一个赚钱的机会有的是。你如果说错过了一个项目就睡不着觉的话,那你这个日子没法过。

如果京东今天再过来,还是他当年的那种情况我还不会投。我觉得京东走到今天,其实它是一个在特殊的时间里面,当然了京东有它做的过人之处,但是这种模式是需要大量的钱去烧起来,不是说几亿美金的事儿,是几十亿,上百亿的美金烧出来的。像这种模式其实是很难的,但是今天它赶上了这个盛世,有钱烧出来了,我觉得这也是挺好的一件事情。

对话创业者一: 洪泰基金投后管理经理郭欣

郭欣: 互联网金融、O2O、智能以及移动医疗这几个领域,您认为最终沉淀下来的模式也好,机会也好会是哪些?

阎焱:每一个行业里面,都可能有出现很优秀的企业。比如说夕阳行业农业,农业里面有做的很好的,养的猪就是好吃,养的牛就是好吃,都有。一个行业能不能留下来,主要还是取决于你一个企业,而不是行业本身。

郭欣:像O2O的赛道您肯定也已经布局投出了很多,所以您觉得您投完的哪些模式,或者哪些方向,您比较看好?

阎焱:其实我投了蛮多的,最近比较火的一个企业叫洋码头,洋码头是做这个,从国外通过互联网从国外买东西的,然后给你送到家。这个O2O成长的很快。由于不同的税收体系,美国什么都便宜,中国啥都贵,中国人多,所以极有可能,我们会做成全球最大的食品和饮料土特产的供应商,完全有可能,所以像这种O2O的话,就是蛮有生命力的,因为人每天都得吃饭,每天都得吃菜,主要就是刚需。

郭欣:我听您提到的一个很好的观点,大众创业是一个伪命题。

阎焱:我可从来没说大众创业是个伪命题,我不敢说。我就说这个创业成功是个小概率事件。年轻人激情来的快去的也快,但是创业是一个马拉松的过程,它不是跑百米。我觉得大家都在忽悠,都忽悠90后创业什么的,但是我觉得还是得有人告诉他真实的情况,让大家做好这个思想准备,不是不鼓励大家创业,而是要提醒真实的情况怎么样,所以最好是量力而行。因为创业不是适合于每一个人的,在中国其实创业不是每个人都能拿到钱的,第一个烧的钱是谁呢?就是你爹妈的钱,可能爹妈存了一辈子给你做嫁妆,或者是给你买房子的钱,就被你糟蹋掉了。

郭欣: 互联网金融、O2O、智能以及移动医疗这几个领域,您认为最终沉淀下来的模式也好,机会也好会是哪些?

阎焱:每一个行业里面,都可能有出现很优秀的企业。比如说夕阳行业农业,农业里面有做的很好的,养的猪就是好吃。一个行业能不能留下来,主要还是取决于你一个企业,而不是行业本身。

郭欣:像O2O的赛道您肯定也已经布局投出了很多,所以您觉得您投完的哪些模式,或者哪些方向,您比较看好?

阎焱:其实我投了蛮多的,最近比较火的一个企业叫洋码头,洋码头是做这个,从国外通过互联网从国外买东西的,然后给你送到家。这个O2O成长的很快。由于不同的税收体系,美国什么都便宜,中国啥都贵,中国人多,所以极有可能,我们会做成全球最大的食品和饮料土特产的供应商,完全有可能。

郭欣:我听您提到的一个很好的观点,大众创业是一个伪命题。

阎焱:我可从来没说大众创业是个伪命题,我不敢说。我就说这个创业成功是个小概率事件。年轻人激情来的快去的也快,但是创业是一个马拉松的过程,它不是跑百米。我觉得大家都在忽悠,都忽悠90后创业什么的,但是我觉得还是得有人告诉他真实的情况,让大家做好这个思想准备,不是不鼓励大家创业,而是要提醒真实的情况怎么样,所以最好是量力而行。因为创业不是适合于每一个人的,在中国其实创业不是每个人都能拿到钱的,第一个烧的钱是谁呢?就是你爹妈的钱,可能爹妈存了一辈子给你做嫁妆,或者是给你买房子的钱,就被你糟蹋掉了。

对话创业者二:积木盒子CEO董骏

董骏:如果一个创业公司面临这种战略投资抉择的时候,应该怎么去选择?

阎焱:对于战略投资人,我觉得一个企业在中国这个环境下,如果这个战略投资人占的股份不大,我觉得还是蛮好的。我个人的建议在中国历史上我们投资的话,也发生过好多不愉快的事情,建议还是不要占太多。

董骏:对于一个创业公司,最后不管是为投资者,还是创业者,也会寻求一定的合理退出机制,但是应该在什么程度上面去考虑这种资本市场上面的纷纷扰扰?

阎焱:第一个,取决于你一个创始人对于企业未来发展的信心有多大,你要了解你竞争对手的情况,你要了解这个行业的政策风险有多大。第二个因素就是说,你一定要考虑竞争,在你跟你的竞争对手对比的时候,你手上有多少子弹,比如说我对手已经融了5亿美金,你现在手上只有5千万人民币,那你这个就得考虑了。像我们当年58和赶集打的时候就是这样,大家就是比着劲儿来融资啊,因为最后大家都知道,都是砸钱,谁手上钱多,谁就砸出来了。你上市的真实目的是什么?最根本来讲,一个企业上市,是为了在竞争中获得更有利的资本优势。

关键词:京东 烧钱
本类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