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小祥子 » 资讯 » 创业 » 正文

王岑眼中的VC投资:王连锁还是算了吧 不谙奏弄亦枉然

时间:2015-06-04 编辑:佚名 来源:本站整理

2013年下半年迈过而立,至今已打发过两个夏天,我期间曾数次在堆满花生毛豆和竹签的酒桌上涨红着脸拍对方大腿,嚷着说自己比10年前那个大学没毕业,20出头的傻逼强多了。

10年前我什么德行?十个手指甲都是涂黑的。

所以我一度十分不喜欢创业圈里吹捧90后的人与事,甚至放话“一次泡沫破裂能毁掉一代人的黄金时代。”

这种思维可以这么理解,“痴长几岁”这种话我可以嘴上说说,你可别当真,不能够。

一个年代的时间被消磨掉之后,你留下些什么?放在工作范畴内简单讨论的话,原《中国新闻周刊》的波波夫老湿告诉我,文章尤其是人物文章,有点年纪之后写起来会更从容。

去年采访德勤中国成长企业合伙人周锦昌,他也曾从这个角度去解释问题,“老头有老头的好处,见过很多失败的人才可能做好咨询师。”

王岑同样很典型,他前阵子在一个会议上感叹自己年过不惑,“十年前写报告到三四点,第二天一点事都没有,现在不行了。”但从天图时代到转投红杉至今,他投资的大部分创业家都是有一点年纪的人,比如对与自己年纪相仿的好彩头董事长陈忠实就十分推崇。

起码在事业上,功夫不亏人,不论你做媒体,投资还是咨询,今年30,40还是50岁,这也是一个自我实现的过程,在马斯洛的需求层级理论中,自我实现是人在满足低层次需求之上,十分重要的部分。

早几年在天图资本任职,跟投中同在一个写字楼,甚至还在楼下食堂遇到过,今天撒把黑皮是要谈谈王岑,浅谈。

早年他的个人品牌在天图资本比较突出,在各种会议谈话场合常有一个标志性表情是两边嘴角向下,下巴上胡子微微上翘,眯起眼睛,形象在业内相当出挑。

某年CV北京年会一个Panel,作为主持人的王岑因为外部大堂人声嘈杂,当场在台上中断嘉宾谈话,转身要求服务人员关门,气场感人。时任投中网站总监Jimmy在旁边冲我咧嘴一笑,“牛逼啊!”

但去年转投红杉后,他身上有一个直观转变——开始把自己藏得更深。早年在天图资本,每年都会定期在第三方机构年会露面,个人访谈也维持稳定曝光度,但跳槽之后的一年之内,王岑连续两次在投中会议召开前夕临时因故退出,与媒体的关系也若即若离。

外界甚至曾有猜测,哥们是不是在红杉“混得一般”?

市面零星披露出过一些消息,年初王岑在某科技媒体的颁奖活动上领了个奖,披露了几个项目,春节前夕笔者跟他通了个电话,证实的消息是去年大半年在红杉完成案子不少于7个。

红杉一年投资项目总数在100个上下,他在消费服务这条线下的数据说得过去,尤其是考虑到其中多数项目投资额度较大,这些项目包括猎上网,韩后化妆品,泰迪洗涤,好彩头食品,艾德伟宣,以及刚刚宣布的觅食等。

王连锁?算了吧

王岑绝对是一个聪明人,如何借势于媒体,他完全懂,但现阶段很多事实属介于“不说憋屈”和“说了矫情”之间。

你比如,去年做的案子,居然没有连锁项目…“那根本都是圈里人给我胡定位出来的”。在某些阶段,“王连锁”这个简单直接的称号一定也曾令他获益,但如今,甭管是否显得矫情,王岑也是打定了主意要摆脱这个标签。

“移动端手机出来之前消费领域的商业模式就两种,一个线下一个线上,线上就是互联网电商,而线下线下的消费品服务类项目为了铺设渠道,大部分是连锁业态。

表象看我投了很多连锁企业,但核心还是围绕消费,吃喝玩乐衣食住行来的。因为这些企业的商业模式都必须具有可复制性,线下的表现一定是连锁。另外连锁这个词比较泛,ChinaVenture上海北京深圳都有分公司,你是连锁不?”

投资,不谙奏弄亦枉然

他对自己此前半隐身状态的解释是“时机未到”,蛰伏近一年后,才开始逐渐在一些公开会议上出现。

为什么?自我实现是一个相对高层次的需求,只有当人的潜力充分发挥出来,才能感到属于这一层级的满足。王岑在转会红杉过程中备受瞩目,压力必然随行,他显然需要一个自我实现的过程首先来给自己一个交代。

木心先生有一句话:钱财如乐器,不谙奏弄亦枉然。

这在投资人的认识里,就是你投项目不但能赚钱,还得深谙“奏弄”之道,即投资理念。关于这一点,王岑在红杉初期这个转型过程中需要在一定程度上重新给自己定位,他曾数次谈到过对徐新的认同,“我跟她的投资方法确实有点像。”

他曾跟徐新进行过一次6个小时的马拉松聊天,这种时长的深度沟通,要么会达成大量共识,要么根本就是基于很多共识。

其中最直观的一点是深度调研,重拳出资。在年初投完好彩头食品这个项目后外界发现,这一单红杉就放了2亿元进去,而且是独家的A轮。

做天使有大数法则,做PE算财务模型,所以在王岑的观念里,风险投资最难的正是A轮豪赌,“可是徐新就敢,贝贝网投了一个亿美金,很见功力。”

“我才不投一两千万呢,撒芝麻似的,那就是根本没搞明白投资怎么玩。”

关键词:投资
本类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