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小祥子 » 资讯 » 创业 » 正文

6位投资人大咖分享:投资人和创业者的关系如何产生美

时间:2015-05-23 编辑:佚名 来源:本站整理

5月22-23日,由创业邦主办的2015创新中国(DEMO CHINA)春季峰会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隆重举行。80多个最具潜力的创业项目和500名业界最顶尖的投资人汇聚一堂,进行创新和智慧的思想碰撞。本届峰会将有8个项目晋级23日下午的终极pk环节,还将进行由创业邦发起、一年一度的“四十位40岁以下的投资人”颁奖活动。

在23日上午的投资论坛专场上,来自不同投资机构的6位投资大咖:元禾原点执行合伙人费建江(主持人)、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副总裁李剑威、乐基金董事总经理宋春雨、华创资本合伙人熊伟铭、DCM合伙人曾振宇先生、联想控股投资总监朱拥华,围绕“投资人和创业者之间怎样保持合适的距离”这一话题进行了激烈的探讨。

几位投资人不约而同的提到了三点: 信任、透明和坦诚,这三个词反映的都是一个意思,这是投资人的希望,希望创业者也能做到这一点,这样我们创业者和投资人之间的关系就能产生美了

现场实录如下:

费建江:很荣幸能做本场环节的主持人,我是元禾原点执行合伙人,我们元禾原点是元禾控股旗下早期投人民币的基金,单个项目大概是300万—3000万人民币,我的广告做完了,各位也允许你们做一个简单的广告,差不多在2分钟左右的时间。

李剑威:之前也上台演讲了,我是红杉中国的李剑威,投智能硬件方面。

宋春雨:我来自联想乐基金,乐基金是联想集团的科技创投,我们只专注在一个方向做投资,就是TMT领域。未来的世界是社会家服务的云时代,我们就是要通过扶持和支持创业者,加速联想集团云服务的转型,同时能够希望和被投企业共同成长,非常高兴和各位投资人来近距离交流,谢谢大家!

熊伟铭:我是华创资本熊伟铭,我们还是早期投资,我们也花了很多时间看企业应用、企业服务,加上最近说的O2O的一些管理应用。

曾振宇:我是DCM的曾振宇,我们是关注在早中期TMT领域的投资基金,我们是第七期基金,总共管理规模是35亿资产左右,每一期新基金是5—6亿之间,投资的阶段主要是早期和中期,更早更晚也都没问题,泛TMT领域是我们关注的,并且是十年一直关注的领域。

朱拥华:我来自联想控股,非常荣幸今天能参加论坛,感谢创业邦。我也简单介绍一下联想控股和自己的一个情况,其实在联想控股我算一个新人,加入联想也就几个月的时间。我以前在另一家基金,天图资本工作过八年,我对联想的了解还没到一个非常深刻的阶段,但是简单介绍一下联想目前的情况,很多朋友知道我来联想以后,就跟我说联想很多部门在做投资,就问我在哪个部门。

我简单介绍一下,联想整个的控股旗下四个投资主体,大约前端是联想之星负责天使,君联资本主要是在VC和PE端口的布局,弘毅是在并购和大P这一块,产投是联想总部战投,我自己在战投二部,负责一个组,主要负责投资的是消费服务领域,以前在天图我们那个基金主要是投资大消费,所以到这边我还是延续以前的投资风格,谢谢。

费建江:谢谢各位,我们这一论的主题叫“投资人和创业者合适的关系”,这个议题让我想到中国的一句话,距离就是美。美是怎么解释的呢?中庸之道讲是不欠不过,恰到好处为之美。可能就是一个合适的距离的关系,在台上的几位,虽然我们大多数是投早期的,但是对基金的理解可能还是有不太一样的地方。我就偏早一点和偏后一点各挑一个代表,站在你的角度,你理解什么是合适的,什么是美的,所以偏早一点的要不请熊总谈一下,你们偏早一点吧?

熊伟铭:我们最早的时候还没有天使投资这个词,还是三个F中间的这个(FOOL),比较像傻子。十多年前大家做早期包括孵化,也是在学习美国在六、七十年代的做法,创新新品类。现在看起来早期投资不见得是在公司形成的早期,诺基亚刚成立的时候是轮胎厂,那时候投资可能还不如他做手机的时候投合适。刚才二海总也说了风口,它是不是真的有风这个其实挺关键的。所以有些企业,我们投的时候,有的是从零开始的,是很早的,恰好赶上了一个事,比如说2013年我们一直投资金融服务,我们也不知道这个行业叫互联网金融或者金融互联网。

费建江:在早期阶段跟创业者的关系,什么样的关系是一个美的关系?

熊伟铭:我们也是一样,也是创业者的一部分,只不过不天天处理运营的事情,但是也在思考他们思考的一些事情。估计在座的各位都不是那种资产投资型的,都属于从零到一的,爱折腾自己的那些人,而不是原来是十块钱,现在便宜的五块钱,这个跟我们没关系,我们不是造价值洼地的。从1998年看到现在,每年的IPO一直在涨,中间根本看不到2008年的经济危机,也看不到宏观调控,看到的是一路牛市从有统计到现在,所以我们这个行业做的都是无中生有的事。

费建江:以你投早期投的比较偏早的阶段来看,什么样的跟投资人,创业者的关系是比较美的关系。

熊伟铭:最开始肯定是朋友,因为特别开始的时候没有默契开始干这个事情,公司发展到一定阶段就要更加中立的看这个事情了,你可能要不断的拍砖,要有一些反方向的意见,是不是能比较积极的参与,同时又能在一些信任的基础上,你全是好好先生也不行,你就是我的铁兄弟我挺你也不行,因为这个事情最后还是非常客观的能不能成,因为只有成了之后无论是创业者还是我们才能获益,中间的关系并不是你跟他如胶似漆是铁兄弟就可以,或者你高高在上人家就会听你,要掌握一个度。

费建江:我们让联想控股也介绍一下吧,您是战略部的,做的应该是相对偏成熟的阶段投资,以您投后期的阶段,在后期阶段投资人和创业者的关系,和公司之间的关系怎么样才是美的,才是相对舒服的关系?

朱拥华:因为我是2007年入行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天图资本,以前那个公司主要是做A、B轮的,控股这边刚过来。

费建江:以前消费品方面投的也是比较大的。

朱拥华:对,我提前看了这个话题,稍微准备了一下,其实是这样。我自己感觉是分三个阶段,三个定位。第一个阶段应该就是投资之前的阶段,就是朋友的定位,投资人不能以一个甲方的身份出现这样的话你可能看到了山的一面,但是另一面看不到,但是以朋友的角度可以更多的交流,这是比较好的关系。投资之后分成两个阶段,在天图包括在联想控股这边,我们都讲投后100天,这还是蛮关键的。这个阶段刚投进来,但是实际上企业跟投资机构之间,其实还是一个相对还没有那么熟悉的阶段,我觉得好像定位上更像是婆媳关系,感觉像一家人了,但是还没有那么的亲密,大家在战略上,在资金的应用上,在人才的储备上,怎么把未来做的更好,实际上还是要有一个交流的过程。但是过了这个阶段,我觉得像一个船长和船员之间的关系,船长就是公司的创始人,大方向还是他来定,大家无论是哪一轮的投资人进来,都像是一个船员,大家一起使劲就行了,大概是这样的感觉。

费建江:朱总后面说到了关于创业和投资人之间是什么样的关系,我们之前也听到过有很多关系的定位,有也者和投资人说关系是情人的关系,恋人的关系,亲人的关系,师徒的关系,还有说是父子的关系,您刚才也说到了婆媳的关系,其他几位你们看看是什么样的定位,投资人跟创业者应该是什么样一种关系,你们的理由是什么?

李剑威:你刚才提的那个问题,包括什么样的距离美,什么样的关系。我觉得最终的关系只有一个,就是这种关系能不能使得这个企业持续的获得成功。我个人更倾向于投资人跟创始人,更多的是驾驶和副驾驶,或者这么讲好的投资人更好的是一种心态,当然他非常支持投资者,这是建立在相互信任的基础之上的。但是也不是一味的附和,比如说你做时间就做什么,他更关键的作用就是比较客观,比较明智的判断目前的市场格局怎么样,机会在哪儿,我们下一步更聪明的步子是什么。

尤其是早期的创业公司,大家都在挑战一个不确定性,大家不知道未来是长什么样的。一般投资人可能也是因为认可才会进来,但是最终所谓的目标,这个道路是怎么完成的?可能有三年、五年甚至十年,比如说美国红杉投资某个公司的时候,中间有无数的转型,另外要根据市场的变化和市场机会的情况审时度势,大家一起讨论。整个创业过程,我个人更倾向于一种假设的过程,我们假设客户的痛点在哪里,真正满足客户需求的产品应该长什么样。当然我们是一起讨论,把决策做了,我个人的感觉更多的可能是驾驶和副驾驶的关系,要互相切磋,互相去探索不确定性,最终能够打造一款伟大的产品和服务的过程。

宋春雨:我的观点是这样的,正常的关系和和投资人的风格和创业者的风格有很大的关系,这两个人必须得是配合在一起有化学效应,才应该是最完美的,所这没有一个固定的模式。

费建江:起化学反应的话应该是恋人关系吧。

宋春雨:那么对乐基金来说,我们是战略加采购两个都会看,所以我们要求我们的投资总监必须懂业务,就是看得懂项目,我觉得只有看得懂一个项目,真正懂项目才能够有可能和创业者产生化学反应,如果没有的话是不可能的。具体的话,我们是比较信奉和我们的合作伙伴,是联合创始人的风格,我们会比较强调在战略BD这两个方面,还有结合联想集团,因为我自己是做业务的,联想集团的各种业务资源对它的支持和扶持,降低他在早期创业时候的整个业务风险,所以这是我们的一个风格。

第二个我们是高精准的,这也跟我们做业务和整个看产业和方向相关,我们现在投资的大概有40多个公司,超过70%的公司都进入到下一轮,就是过亿美金的公司大概有10家。像乐都游戏我们早期投入他三年的时候,他就IPO了,还有几个都已经到IPO阶段了,基金只成立三、四年的时间。高精准度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我们比较信奉在早期的时候,和被投企业是联合创始人的角色。比如说乐都游戏,他早期拿游戏抬头,现在有水果忍者,但是早期没有人信他。他开始是拿到愤怒的小鸟,觉得可以信赖,包括现在中国聚合平台的Zuck,我早期投他是电子杂志模式,投完之后我们觉得以它的平台整个的出版发行能力,应该转型,所以我们花了两个星期的时间去分析整个的核心竞争力,把它的模型彻底变了,这些如果投资人是不懂业务,不懂方向,不懂产业,实际上是没法做到的,我们信奉的逻辑是能产生化学效应的。

曾振宇:我个人理解刚才费总讲了很多形容词,我觉得没有这么大的戏剧化,我自己对投资者和创业者来说就是伙伴关系,怎么样是一种好的伙伴?是应该双方有信任和欣赏的,并且被长期利益所驱动。从第一天开始,大家在投钱,应该了解对方、相信对方,同时有一个共同的长远的目标。

第二条更重要的,一定彼此要非常的透明,并且在这个透明的过程中,双方逐步的增加信任感,这一条非常重要。因为创业者和投资者在每一端的信息,对对方来说都是有信息优势的,特别在早期,我相信完全信息的透明,想法可以不一致,但是彼此完全信息透明是非常重要的,一定彼此不要有最后一分钟的保留,大家随时保持在一个畅通沟通的状态,这样在关键的时候才可以互相支持。

第三条,彼此要有一个议事的边界,所以我不是特别相信所谓的恋人的关系,因为有一些事情是创业者要做决定的,比如说公司的决策,比如说人员的招聘或者跟业务有关的,有一些事情可能是需要投资者一起帮忙的,特别是涉及到整个公司全体股东利益的时候。在一个健康的有边界的议事框架下,大家彼此透明,时间越长反而化学反应越好,我们从一个有清晰边界的地方开始,谈的越久,彼此兄弟的感情和化学反应就会越深,长期来说对公司的发展也最有利。

费建江:谢谢各位,我感觉我们的这些投资大佬都是思维不受控制的,我给他们的命题作文没有一个人按照这个作的,每个人都想跟创业者的关系搞的越复杂越好。实际上我理解的创业者和投资人的关系,就是民主氛围下的家庭父母和孩子的关系,为什么这么说?刚才几位说到的信任、透明在父母和孩子的关系上,是天然具有的,我们创业公司一开始就像一个小孩子刚刚出生的时候,刚出生的时候需要很多的关心、照顾和帮忙的,随着孩子不断的长大,父母关注的事情会越来越少,慢慢越来越放手让他做,后来给他一些意见建议,但是总体的路上要孩子自己走的,所以随着他能力的增强他路越走越远,他关注的会越来越多。

时间也差不多了,刚才你们也说了,基于你们自己理解的跟创业者之间的关系,你们有这样一个关系的定位,你们希望你们的对方,就是我们的创业者他是怎么样来做,或者怎么能互相配合好,能把你们这种关系有一个化学反应,或者是互相的信任架构,你们对创业者有什么样的希望,能把关系搞好?

李剑威:这个关系投资那一刻基本已经确定了,如果一个创业者足够的睿智的话,他其实会选择跟他有信任,有化学反应的,他会选择这样的投资。所以我感觉在投资那一刻,你成为他股东,成为他董事会成员的那一刻,这已经决定了。

费建江:但是这个东西,也有看走眼的时候,你说这已经定了,但是后面还是希望把关系改善,关系维护,换一个问题,你之前有没有碰到过跟创业者关系碰到过最尴尬的情况?

李剑威:至少对人的认知上,方向性的把握上没有出现过问题,但是最后发展的没有这么好,可能是团队能力和市场格局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至少从我个人的经验来讲,还没有碰到过特别尴尬的情况。

宋春雨:我觉得信任还是第一位的,只有信任,而且双方深刻了解才可能最终同道创业,一同走下去,我觉得在早期把双方投资人,还有创业者的关系能够互相换位思考的做好,我觉得是蛮重要的。因为创业是一个很长期的过程,对创业者和投资人来说都要有很强的耐心、忍耐力和爆发点,双方的信任,志同道合,一个是通过自己的战略、资金还是业务资源帮助他成长,另一个快速的执行,通过不断的自己的发展或者是并购这两点,必须要很合拍能做到最好,也挺不容易的,我为什么喜欢化学效应呢?实际上爆发式增长是需要化学效应的,非常不容易。

熊伟铭:从量化的角度来讲首先是透明,这些东西可能都是信任的底下的,包括你的沟通、交流,这都是信任的一部分,但是我们要的是互信,或者创业者们能够体会到我们对他们的支持,同样我们也希望创业者能够愿意跟我们多交流。

曾振宇:我想原则大家都是一样的,我分享的一点就是刚刚投钱进去的时候,在刚刚合作的一段时间里面的标准和流程的建立会比较关键,不是只建立一个繁文缛节的流程,而是刚开始我们怎么样彼此信任,彼此透明,怎么样议事,在最初的一段时间里面,决定了后面整个公司生命周期里面的交流方式。作为我个人,我愿意在这个时间点里,把我所有的想法,包括我们的资源,我们的忧虑或者是担心毫无保留的跟创业者交底,也希望能首先赢得他们的信心。

朱拥华:我觉得好像还是坦诚非常重要,因为其实投资一个项目之前,选择是双方的,而且非常好的项目坦率的说,虽然我们是投资人,但是有的时候甲方、乙方是很难辨清的,经常变成一方了。那么有时候我们的项目是被挑选的,也许是我们挑别人,也许是他们挑我们,所以我觉得很难用几个月的时间,对这个人做一个背景的个性调查,更多的是希望对方能坦诚,所以我觉得坦诚是非常关键的。

费建江:谢谢各位投资人,其实从他们刚才的话里面,我们也听到了几个关健词。不管我们投资人跟创业者是什么关系,有三个词是很关键的。信任、透明和坦诚,这三个词反映的都是一个意思,这是我们投资人的希望,希望我们创业者也能做到这一点,这样我们创业者和投资人之间的关系应该就能产生美了,谢谢大家,这一场对话就到此结束。

本类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