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小祥子 » 资讯 » 创业 » 正文

吴烔:移动医疗核心就是解决医生和病人匹配的问题

时间:2015-05-22 编辑:佚名 来源:本站整理

5月22-23日,由创业邦主办的2015创新中国(DEMO CHINA)春季峰会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隆重举行。80多个最具潜力的创业项目和500名业界最顶尖的投资人汇聚一堂,进行创新和智慧的思想碰撞。本届峰会将有8个项目晋级23日下午的终极pk环节,还将进行由创业邦发起、一年一度的“四十位40岁以下的投资人”颁奖活动。

在22日下午的移动医疗专场中,风和投资董事长吴烔进行了主题演讲。什么互联网+医疗这个垂直领域这么慢?吴烔认为,第一个原因,是因为做医疗这个行业的人都很保守,这个全球都一样,不单中国这样,美国、欧洲可能也是这样,这是有道理的。为什么?医疗行业人命关天,你如果是零售行业犯了一个错误,最多付了钱东西不过来,但是医疗行业犯一个错误是要出人命的,所以大家都很谨慎保守,这是第一个原因。第二个原因,中国特有的原因,这个行业市场化程度最低,中国的公立医院仍然占整个医疗产业产值的80%以上,很多医生的行为都不是完全市场化的一些行为。这两个原因加在一起,使得医疗互联网发展相对于其他垂直行业发展更慢。

以下内容为演讲实录:

吴烔:各位朋友,各位移动医疗行业创业的同行,各位投资界的朋友,大家下午好!非常高兴又一次能够参加创业邦组织的活动,看到这么多踊跃的投资人和合作者,大家肯定都是对这个行业充满了期待,充满了美好的憧憬。我个人一直是做互联网,做IT的,我是学计算机出身的,一直对医疗健康这个行业来说是一个门外汉。直到2011年我首次投资了一家和医疗健康相关的公司,维亚生物,接着在2012年初投资了挂号网,成为挂号网的投资人和董事,并且在后面我也直接亲身参与了挂号网的管理和运营与执行董事长的身份。与此同时,最近几年我还有投资像微堂这样移动医疗创业公司,现在也算是行内人了。

那么医疗+互联网,互联网+医疗,从去年开始到今年一天比一天更热,是大家最追捧的一个创业领域。我们回过头来看,实际上互联网全面的商业化,我们从1995年算起的话,到今天已经有20个年头了,但是一直到今天,不管在美国还是在中国,都没有出现一个医疗互联网,可以称得上是巨头型的公司,这是什么原因?我举个例子,如果我们把互联网比喻成一颗结满硕果的大树,互联网可能是史上少有的创造巨额财富的一个非常难得的机会,有人说50年一遇,有人说100年一语。

如果他是一棵结满硕果的大树的话,有的在很低的树枝上伸手有可以摸到果子,有些果子可能在树的中间,你要爬到中间才可以采到,还有的果子在树的顶端,如果你爬上去摔下来很危险,有生命之忧。第一类果子伸手就可以采到,所谓的互联网媒体,最早成功的这批互联网企业,新浪、搜狐、网易,所谓的门户网站。2000年很多这样的公司就已经上市了,他们可能伸手就可以采到的。接下来,我们到2004年、2005年的时候,又有一批更牛的互联网公司上市了,代表人物百度、腾讯、阿里,今天的三巨头,都是在那个时候上市的。这些公司进入门槛就比较高了,可能要爬到树的中间才能采大那个果子。那么互联网+医疗,我把它说成是挂在树最高端的果子,可能是今天剩下的,还没有被人采掉的最大最诱人的果子,在树的最高端。为什么互联网+医疗这个垂直领域这么慢?20年,到今天才看出一点苗头来?我的看法可能有两个原因:第一个原因,是因为做医疗这个行业的人都很保守,这个全球都一样,不单中国这样,美国、欧洲可能也是这样,这是有道理的。为什么?医疗行业人命关天,你如果是零售行业犯了一个错误,最多付了钱东西不过来,但是医疗行业犯一个错误是要出人命的,所以大家都很谨慎保守,这是第一个原因。第二个原因,中国特有的原因,这个行业市场化程度最低,中国的公立医院仍然占整个医疗产业产值的80%以上,很多医生的行为都不是完全市场化的一些行为。这两个原因加在一起,使得医疗互联网发展相对于其他垂直行业发展更慢。    但是,我前两天查了个资料,最早的通过互联网寻医问药很早以前就发生了,两个案例都是发生在1995年,很早了。很多人把1995年看作是互联网全面商业化的元年,那一年网景公司上市了。那一年山东有一个女孩子手臂溃烂,找不到原因,从山东跑到北京就医。北京大医院的医生也一筹莫展,不知道为什么她手上的肌肉会溃烂,结果当时有一个看她病的医生,用英文叙述了一下,当时互联的BBS,医生交流的论坛,他发了一个帖子,就问一下国外的医生这个情况。结果他发了这个帖子之后,几天之后有一个英国的医生回复他,说你描述的这个情况非常像在英国发生的一个细菌感染。这是非常难见的细菌,这种细菌以前只在英国发现过,但是你描述的症状跟细菌感染非常想象。结果英国医生从英国寄过来药,解决了这个患者的病痛,把她肌肉溃烂的问题给治愈了。第二个例子,一个北大的学生也是一种莫名其妙的症状,头痛、恶心,送到医院。一开始认为是细菌感染,说这个学生就是感染。细菌感染科的医生花了很多时间也没有办法把这个细菌杀死,这个学生一直在昏迷中。结果这个学生有两个朋友,也是到互联网BBS上发了个帖子,向全球社区里的医生求助。有的医生提示了一下,这个症状听上去好像是一种化学品中毒的症状。结果赶紧转科,转到中毒毒理科,发现真的是化学品中毒,把这个学生从生命垂危中抢救过来了。这两个病例可能是最早的互联网和医疗相结合,帮患者解除了病痛,很多人会说,是不是中国的医生水平很差?细菌感染中毒也不是特别难的病,为什么就是没有有水平的医生可以正确的诊断出来?我的看法是这样,不是因为中国没有高水平的医生,而真正发生的情况很可能是这两个病人,他没有找到正确的应该看他们病的医生。这是一个病人和医生专长的不匹配。现代医学我们常常说所谓的西医,他的一个特点,我们之所以叫它为一个科学,他分科,分病种。分工协作是一个特点,把他按照不同的特点,不同的医生,专注不同的病种不同部委,术业有专攻,分工非常非常细。跟中医不一样,中医包治百病,很模糊的分工,有一些做针灸,或者开中药。有些人华佗在世,妙手回春什么病都可以治。但是西医不是,他在国际知名杂志上发表过论文,虽然他名气这么大,但是他真正擅长的疾病,很可能少到两、三种,三、五种,出了他这个研究范围你去找他都没有用。所以很多中国人冲着医生的名气去看病,这通常是很大的一个误区。我们非常切实的一个需求,是解决医生和病人匹配的问题。大家回头看一看,匹配的问题恰恰是互联网的拿手好戏,互联网到今天为止,我们看看它在各个领域里面起的最大的作用,做的最了不起的事情就是医生、病人匹配的事情。百合网做的是什么?找对象的匹配。阿里巴巴做的是什么?是消费者、零售商的匹配。百度做的是什么?是人和想找的资讯的匹配。信息匹配是互联网的拿手好戏,连接和匹配是互联网的精髓。互联网不同于以前其他的通讯网络,在于它能够智能化的,不断优化的解决匹配这个问题。在医疗行业,我们要做什么匹配?就是要把病人的病症,和专注于这项病症有专长的医生做匹配。用医疗的术语来说,我们说了这么多年,就是所谓的分诊导诊,对的病人找到对的医生。那么互联网怎么解决这个问题?挂号网在今年提出了一个解决方案,今年3月28号发布了一个产品,叫微医集团。微医集团主打的核心功能叫团队医疗,就是一群医生组织成一个医疗团队,在这个团队里面大家分享经验,分享病人,可以自由的让病人在团队的范围里面做转诊。转诊就是团队医疗里面的一个核心功能,为什么转诊能解决这个匹配的问题?互联网怎么做匹配?因为互联网有强大的计算能力,很多的匹配是通过机器自动做的。比如说百度的搜索,百度搜索依靠的是运算能力,依靠精妙算法,人工智能,机器学习,自动的把患者对信息的需求和信息本身做一个最优化的匹配。医疗行业能不能用这种方法把病人和医生匹配起来?我们研究的结果是,可能还不到这一步。为什么?你说可能我们给医生打标签,每个医生的专长是什么,病人进来也搜索一下,输一个病种的名字。但是我们尝试的结果是这个方法不太好用,为什么?医生打的标签通常会模糊,通常会夸张,越多越好,我尽量把标签多打一点,这样可以有更多的病人找到我,有些不是那么实在的。那么每个医生的专长适合看哪些病人的病,只有谁最清楚?我们思索的结果是只有他的同行最清楚,只有其他的医生才最了解。为什么会这样,同一个医院的医生同事会经常交流,不同医院,跨医院、跨地区经常有医生学术会议。很多医生他们在医学院曾经是同学,同学和同学之间知道对方的实力和专长,只有医生才知道某某医生毕生精力致力于研究这两三种病。如果你得了这个疑难杂症,我知道我的大学同学他毕生精力,过去20年就在研究这种病,他非常有动力把这个病人转诊给大学师兄。如果我们能够把医生发动起来,才能够切切实实的做好移动医疗的匹配。这个信息匹配优化的问题,这就是我们挂号网今年推出的微医集团这个产品,想要做的一个核心工作。到今天,我们已经在上海和北京许多的中心医院展开了这个实践。今天有一个新闻,刚刚说有超过100名的医生,建立了以他们命名的医生团队。这个怎么操作呢?举个例子,最初微医集团的微医团队,我们先找一个领头人,这个领头人通常是在某一个领域,某一个病种的知名大专家,所谓的大咖。我们以大咖命名这个团队,比如说华山医院的周医生,他是乳腺癌方面的专家,我们就成立的周强医生的医疗团队。第一步先是他院内,和他协作的医生,徒子徒孙线上线。第二步周强医生的团队,会在互联网上公开招募其他的医生,来加入他的医疗团队。其他的医生可以是跨医院,可以是跨地区,通过互联网这个医疗团队会不断的壮大,通过医疗团队的方式,别的医生可以把病人转诊给周医生。你如果是另外的医生在苏州,苏州的一个社区医院,可以通过这个方法,把你在苏州碰到的疑难杂症的病人,你认为是适合周医生的把他转到上海华山医院。这样的机制有很多人会有疑问,华山医院会不会有意见,我告诉你华山医院没有意见,非常支持这个事情。为什么?大医院,大医生他们不需要更多的病人,他们需要匹配的病人,每一个大医生他都希望每一个看他门诊的病人,是适合他专长的。通过团队转诊的机制,他真正获得了和他匹配的病人。那么社区医院,非中心医院,偏远地区的小医院是不是愿意把病人转走呢?他也愿意。因为很多的小医院,有的医院设备很少,条件不错,但是缺病人。他一旦和上海的顶级医院,北京顶级医院结成医疗协作团队,他可以通过华山医院、协和医院品牌,来宣传他自己的品牌来获得更多的病人。对病人的好处我就不说了,他找到最适合看他病的医生,这个好处不言而喻。还有政府是不是支持这件事情?政府太支持了,政府过去医改十几年一直想推的一件事情叫什么?层级转诊,正是和我们想做的是同一件事,医生和医生之间的转诊是核心。在这个环节里面,病人、医生、大医院、小医院、政府再加上互联网企业,这是六方共赢的一个结局。医疗这个行业是结在树最顶端的果子,进入的壁垒是最高的,难度是最大的。为什么会这样?重要的原因是因为它牵扯的环节非常多。它整个产业的生态比其他的产业要复杂得多。最最重要,我们这件事情能不能做成功,关键在于是不是在这个产业链里面的每一个环节,每一个参与者,他都觉得我在这个新的体系下,是能够实现我的价值诉求,我是一个受益者。如果这个环节里面有一个环节,他认为我不是受益者,我是一个受害者,我的利益损失了,他就会不加入这个新的体系,就不跟你玩儿了。有些环节是关键的,如果在一些关键环节上有人不跟你玩儿了,你这个体系就构建不起来了。我们希望通过团队医疗这种方式,把每一个人的利益都照顾到。我们挂号网有一个企业文化,里面讲一条是合作共赢,合作共赢是医疗互联网成功的必要条件。很多创业企业他们今天打出一个招牌,打出一个口号,叫所谓颠覆医疗,颠覆医疗这个提法我认为是要很小心的,如果我们今天这个场合你为了吸引投资人的眼球,吸引资本,为了融资讲颠覆医疗未尝不可。但我要提醒一句,千万别到医院里面,医生面前,尤其是院长面前谈颠覆医疗这个口号。为什么?因为颠覆这个口号,所谓颠覆是一个破坏性的举动,我把你掀翻了,颠覆你,谁也不愿意被颠覆的。尽管你出于好意,为了改善生存状态,所以你在医院里面和院长、医生面前,我告诫大家千万不要跟他说我要颠覆医疗,一定要用合作共赢的态度,大家协作做这个事情。很多人用颠覆的口号,起源于一本书叫《颠覆医疗》,美国人写的,但是很大程度上害了大家。这个让人天然产生了对你的防范和抵触心理,我也希望大家都能够考虑到这一点,也不至于连累到你在医院里面想要做的一些踏踏实实事情的同行和创业者。最后我想讲,我们作为移动医疗行业的创业者,我们的心愿是让每一个病患,他本来有可能是颠沛流离,全国遍访名医一些凄惨的就医故事,把它变成一个个温暖人心的成功就医的体验。我们为一个又一个患者切切实实解除他的病痛,改善他的就医体验,这应该是我们每一个移动医疗行业从业者的心愿。如果我们能够实现这个心愿,我们赚到钱那还不是自然而然的事情吗?谢谢大家!    
关键词:移动 匹配
本类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