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小祥子 » 资讯 » 创业 » 正文

仁仁分期,阿里系创业者做校园分期的另类做法

时间:2015-08-10 编辑:佚名 来源:创业邦



黄剑炜是阿里系的创业者,他以另类的姿态进入互联网金融行业校园分期市场,后续的做法也大多与其他校园分期平台相反,他以另类的做法打造仁仁分期的核心竞争力。

雷军疑问“零利率”

利差几乎是目前校园分期平台最主要的盈利模式,但2014年9月“仁仁分期”一推出的时候黄剑炜就把这个免了,推出分期借款零利率。他的想法很简单,就是用这个方式快速形成口碑,吸引用户,获得市场份额。投资人评价,黄剑炜老实。

黄剑炜去拜见小米CEO雷军,雷军直接问他,这件事情的利润空间在哪里?做一笔预算,他们投入这么多钱想要达到的效果是什么?

仁仁分期的做法当时看起来让人唏嘘。虽然互联网公司都是烧钱换市场份额,以舍命狂奔的节奏跑马圈地,力争以速度压倒一切,其他校园分期也确实几乎都在巨额融资的支持下以补贴的方式抢夺市场,但他们并没有谁敢推出零利率,最低的借款利率水平也是10%多一点。仁仁分期推出零利率,那个资金投入量可想而知就太大了。

黄剑炜想过持续的问题,做互联网金融,必须是一个有进有出的模式。他已经想好了对策,只是那时还没来得及推出来。他的做法是,一手零利率借钱给学生,一手给学生做兼职工作的推荐,让学生可以做兼职还款。

仁仁分期做的兼职工作推荐,不光是推推信息那么简单。这个事他们摸索了快一年的时间。

“关键是时间、地点、及人与工作要求的信息匹配。”黄剑炜说。要做到这一点,不仅需要学生和兼职工作的信息库,以及与兼职单位的信息对接。还需要搭建一套对学生、对工作机会的评分系统。除此之外,还要建立线上和线下的管理制度。

待这一套系统运转有效的时候,黄剑炜觉得仁仁分期以后可能的发展机会和方向中已经可以增加一项了,就是人力资源的输出。但这是后话,眼前可见的一个好处倒是很明显,很大程度上缓解了目前许多校园分期平台都会遇到的一个主要问题,就是资金成本高。

目前,大多校园分期平台在给大学生做分期的过程中,需要前期垫付大量的资金,而其中很大一部分运转资金来自P2P等渠道,这都抬高了平台获得资金的成本。仁仁分期通过兼职对接,使得借款人有明确的可预期的资金收入。一方面,实际是进一步提高了借款人的优质度,直接有助于降低借款的利率。另一方面,平台完成了有进有出的资金闭环,而且平台还可以从兼职服务中向学生收取一定的服务费。

但有了兼职对借款学生的资金供给,并不代表不需要风控了。仁仁分期的扩张路径也有讲究,体现出的是风控方式的不同。

先从上海做起,这是仁仁分期通过自己的风控模型分析出来的。原因是,首先上海高校的助学贷款的坏账率非常低,这从一个侧面反映出这里学生的还款能力和信用程度。而且,上海的大多数高校符合仁仁分期考量的三个主要特征:18-25岁的人群居多,这些人是主力消费人群;居住方式主要是群居;违约成本高。以上海为起点,仁仁分期以画圈的方式扩张。采用一对一面访,同时以班级为单位的综合考量,再在学校组织之间做交叉审核,提取优质学生资源。

品类扩张做减法

与许多校园分期平台为了保证高频消费而在3C之后迅速扩张商品品类不同,仁仁分期在扩张之后迅速对产品品类做了减法。

“我们之前其实已经几乎把所有产品品类都做了一圈,但之后迅速做了缩减。”黄剑炜说。仁仁分期最终把平台自营的商品品类缩减到了8款。这样做的原因,一方面与风控有关,另一方面与仁仁分期的品类扩张方式相关。

风控的考量标准其实都是变量,借款人的还款能力和还款意愿其实也与消费商品有很强的相互作用关系。所以,扩商品的依据首先是基于借款人的信用数据。

黄剑炜做了一个5年规划,将一部分商品品类列为自营范围,另一部分则是通过合作的方式提供。这样区分的依据,则是自营商品必须是平台对商品本身有集中批量采购的优势,而商品本身够标准化不存在诸如售后服务等太长的供应链。

黄剑炜曾在阿里巴巴美妆频道工作8年,仁仁分期的团队是从电商开始搭建的,团队中绝大部分来自淘宝美妆等频道,长期的 B2B工作经验,使得他们对供应商非常了解,有自己的货源通道。自营产品产生的利差也是仁仁分期的一部分收入来源。

但除了价差收入和为了保证品质之外,在商品供应商坚持自营和合作并存的方式,黄剑炜还有另外一层考虑,就是数据沉淀。“知行合一。”黄剑炜这样形容对平台数据的要求——既要有数据沉淀,还要知道是怎么形成的。这是他对仁仁分期的另一个未来设想,做信用数据的输出。

从大学生分期市场切入,分期金融服务的利差、人力资源输出、信用数据输出,是黄剑炜对仁仁分期未来可能发展方向的规划,而贯穿其中的一条主线是大学生用户现在和将来的刚需。“对目前的大学生来说,我认为最大的刚需是兼职。”黄剑炜说。

本类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