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小祥子 » 资讯 » 创业 » 正文

中福在线被新华社记者举报违规运营彩票

时间:2015-07-27 编辑:佚名 来源:创业邦

昨日,一份《关于“中福在线”彩票严重违规运营的实名举报》的举报信在网上流传。举报信内容显示,新华社《经济参考报》首席记者王文志,以个人名义向财政部公开实名举报“中福在线”彩票严重违规运营,涉及彩票数据管理、中奖管理、投注资金归集等三方面问题。

“中福在线”被指成为个人“财富帝国”

资料显示,“中福在线”即中福在线视频彩票,是经财政部、民政部批准,在借鉴国外视频彩票经验的基础上,开发、研制和发行的新型彩票,由中国福利彩票发行管理中心发行。具有即中即兑、视频互动等特点。

今年5月,王文志曾在《经济参考报》公开发表《福彩曝黑幕 中彩在线高管涉数十亿利益输送》的报道中披露:“中福在线”独家运营商中彩在线公司,已由名义上的国有控股企业“暗变”为高管掌控的个人“财富帝国”。

而在此次举报信里,王文志称,通过对“中福在线”彩票和中彩在线公司历时半年的深入调查,发现被中彩在线总经理贺文个人把持的“中福在线”彩票在系统管理、销售数据和中奖管理、资金管理等方面,严重违反《彩票管理条例》等法律法规。

王文志将此形容为彩票业的一个“怪胎”,称这在我国彩票行业是绝无仅有的,更是妨碍彩票业规范管理的一个恶劣范例。

举报信列举“中福在线”运营三问题

王文志在举报信里指出,中彩在线公司全面把持“中福在线”彩票的“数据管理”、“中奖管理”、“投注资金归集”,存在重大隐患和风险。

其中提到,中彩在线公司及其独家运营的“中福在线”票种,事实上沦为贺文的“私人领地”。在这种高度封闭的环境中,“中福在线”大奖的产生和派奖,均由中彩在线公司自行负责。从理论上讲,中彩在线某个工程师完全有可能利用管理系统的工作之便植入木马程序,然后到销售厅寻机作案,给自己制造大奖;或者中彩在线公司实际控制人为达到某种目的,完全可以操控系统修改彩票销售数据做假账、坐黑庄。由此可能导致国家利益、彩民利益和彩票公信力受损。

昨日,记者致电中彩在线总经理贺文,其手机处于关机状态。

王文志曾因两次举报华润集团董事长宋林而知名。2014年4月17日,中央纪委监察部官方网站公布,华润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宋林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带走调查。

关于此次举报“中福在线”,王文志称在“举报宋林”后一度决意远离举报。但如今难以按捺心中义愤,为维护我国彩票公信力,决定以个人名义向财政部实名举报“中福在线”彩票严重违规运营问题。

举报信列举“中福在线”运营三问题(摘录)

一、中彩在线公司全面把持彩票数据管理,埋下重大隐患。

十余年来,中彩在线公司既负责“中福在线”系统开发测试和供应,又负责该生产系统的运营管理,集双重角色于一身。本该由中国福彩中心承担的系统管理和数据管理的重大职责,全部假手于贺文实际掌控的中彩在线公司。彩票发行管理机构把国家担保的彩票信誉转移给特定的公司,任由其“独立封闭”运行,与国家彩票交予个人“承包”有何不同?

二、中彩在线公司全面把持中奖管理,隐藏重大风险。

中彩在线公司以系统开发测试供应商的身份,既卖彩票,又负责开奖、派奖,在中国彩票业界只此一家,在国际彩票业界更是难以想象的。“中福在线”即开型彩票实行全国联网,共用一个奖池,每一注彩票均由全国唯一的一台中央处理器生成。在中彩在线公司那样由个人掌控且高度封闭的环境中,“中福在线”大奖的产生和派奖,均由中彩在线公司自行负责。长此以往,怎能保证该票种不重现类似深圳等地的彩票安全事件?

三、中彩在线公司全面把持投注资金归集,危及资金安全。

中彩在线公司多年来承担着“中福在线”项目每年数百亿元的投注资金的归集,结算、解缴、划拨等,几乎脱离彩票机构和财政部门的监管,这严重违反了《彩票管理条例》的规定。

据反映,由于资金管理失范,中彩在线公司账户常年沉淀着数十亿元左右的发行费和奖池资金等重要彩票资金,贺文利用职权动辄调动数亿元资金,帮助相关领导干部的亲属揽储,使其从银行获取巨额利益分成。

■ 对话

王文志 举报信曝光我也很诧异

昨日下午,记者连线新华社《经济参考报》首席记者王文志,其称网上流传的举报信确实出自他笔下,7月15日已寄往财政部,但他并未将举报内容在网上公开。

未公开实名举报因考虑压力大

记者:今年5月,你曾在《经济参考报》刊发“中福在线”黑幕的报道,如今为何又向财政部实名举报“中福在线”?

王文志:做了那篇黑幕的报道后,我又收到了一些新的举报材料,于是继续调查发现,中彩在线公司还存在其他一些严重违规运营的问题,于是在7月15号,我以公民身份向财政部寄了份实名举报信,但并没有选择在网上公开,对目前举报信在网上的流出,我也很诧异。举报信写好后,朋友曾帮忙修改过,然后去打印店打印。可能是打印店没有删除文件,造成泄露。

记者:为什么没有选择公开实名举报?

王文志:主要考虑到公开举报压力会比较大,而且我本人对监管部门也有信心,没必要公开。7月15日给财政部寄出举报信,对方估计这几天才能收到,调查更得需要比较长的时间,我很理解。

寄举报信只是尽公民责任

记者:这次的举报内容和你5月份的彩票黑幕报道内容有什么区别?

王文志:区别在于违规的方面不一样。上次的报道主要披露了“中福在线”运营商已由名义上的国有控股企业悄然转变为高管掌控的个人“财富帝国”,公司高管利用职权隐瞒监管部门向“关联方”暗存利益输送,涉及金额数十亿元,此外还有中彩在线公司与天意公司签署独家供应合同的问题。这次则主要涉及彩票数据管理、中奖管理和投注资金归集等三方面问题。

记者:这次举报信“被公开”后,网上有人说你一直盯着这家公司,是不是有其他动机,你怎么看这样的声音?

王文志:上次的报道我们花了半年时间去调查,这次我接到新的证据材料后,自己又寄了举报信,这都是很简单的想法。我本人一直在做公司方面的调查报道,对这类选题比较敏感,目前监管部门对举报也很重视,我只是尽一份公民的责任。

■ 观点

中福在线运营权应尽快收归

广东财经大学彩票研究中心主任胡穗华表示,“中福在线”这类彩票产生于我国彩票法和彩票管理条例颁行之前,其运营管理等方面出现与现在的法律法规有不一致的问题,既是一个历史遗留问题,又反映出有关部门监管不到位。

“那位记者举报的情况是否属实还需要有关方面调查。但‘中福在线’在管理上出现的利益各方相互交织,监管和运营方没有完全剥离,以致在数据、资金管理方面出现问题,是有可能的。”胡穗华说。

胡穗华认为,“中福在线”运营权应该尽快收归至中国福彩中心。“按照现行法律对‘中福在线’的经营管理进行调整并不是什么难事。财政部作为监管方,民政部、体育总局下属相关单位作为运营方,都要明确各自职权。”

■ 背景

民政部曾表态调查福彩黑幕

自5月中旬起,全国多家媒体报道了“中福在线”的问题。新华社《经济参考报》5月15日报道称,作为福彩重要票种之一的“中福在线”即开型福利彩票,其独家运营商北京中彩在线科技有限责任公司,已由名义上的国有控股企业悄然转变为高管掌控的个人“财富帝国”,该公司高管被指利用职权隐瞒监管部门向“关联方”暗存利益输送,涉及金额数十亿元。

5月21日上午,在民政部新闻发布会上,民政部副部长宫蒲光针对记者关于“近期福利彩票中有涉嫌利益输送”的问题表示,有关中国福利彩票被媒体曝出黑幕问题,此事正在调查中,调查结果出来后,将做专项发布。不过,相关调查结果迟迟未见公布。

关键词:
本类热门